橘子小说网 > 大时代之财运亨通 > 第1章 2005年高考前
    “隋安!”

    “到!”

    趴在桌上睡觉的隋安,一听到自己的名字,本能地腾地站了起来,并高声应道。

    站在他身边的班主任何锦亮被吓了一跳,老何黑着脸盯着站得笔直的隋安,问道:“睡够了吗?”

    “……”,隋安的脑袋一清,迷蒙的眼睛立即睁大,“睡醒了!”

    “哈哈……”,班上的同学都尽量地压抑着笑意,但有几个同学还是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你啊,你啊……”,老何指着隋安,念叨了几下,“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你还有心情睡觉,还在课堂上!”

    “对不起,老师!”,隋安捂着脑袋说道:“昨晚看书看太晚了,可能是感冒了,头痛,所以就睡了一小会!”

    “唔……”,老何脸色稍霁,看在隋安平日里还算是个乖学生,这还有大半节课要上,也就不再训斥,他摆摆手,“坐下吧!下课后来我办公室。”

    隋安脸色一苦,去老何的办公室可不是喝茶品咖啡,而是要上一堂至少半小时的思想教育课。

    “安子,你睡得真沉,叫都叫不醒!”,同桌黄杰在桌子底了比了一个大拇指,赞扬隋安睡觉的勇气。

    “……”,隋安眨了眨眼,他跟黄杰同学三年,算是死党了,老何下来,黄杰肯定会弄醒他的,看情况,他刚才真的睡得很沉。

    隋安坐下后,眼神有些惊疑不定,他刚才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可是梦里的人物和事情,醒了之后,就如同一个戳穿的气泡,在脑海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黄粱一梦?!他暗自掐了一下大腿,痛,这不是做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坐正一点,老何又看你了!”,黄杰蠕动着声带,发出了低声的警告。

    隋安急忙坐正身子,认真听课。

    过了一会,隋安放松下来,环顾四周,看着那一张张熟悉而认真听讲的面孔,才算是真正地清醒过来。

    “离高考还有30天!”,黑板上的漂亮一行字提醒着他,2005年的高考,对于他这个高三学生来说,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即将到来。

    高考对于隋安这类成绩不好不坏的学生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压力,报好学校好专业吧,不太敢报,报差学校差专业吧,又不甘心。

    最近几次模拟考,他的成绩还算稳定,在600分上下沉浮,运气好一点、努力一点,也许能摸上一本线的脚跟,佛系一点、正常发挥应该稳居二本线偏上。

    他无心听课,只是任由神思飞扬到天际之外,飘飘荡荡的没个着落。

    下课后,老何一反常态,没有把隋安叫去办公室,而是留在课室里当场开训!

    “隋安啊,虽然你这几次模拟考的成绩还可以,但不能放松,有些知识点还是要牢牢记住……”

    老何一开腔,时间如飞梭般消逝,足足说了十多分钟,中间就没歇下来过。

    隋安心里不断哀鸣:“偶滴神啊,救命啊!!!”

    “隋安……”,老何一口气吐得干净之后,才慢条斯理地拿起不锈钢保温杯,喝了一口水后,问道:“想好报哪个大学没有?”

    “嗯……还没想好!”,隋安老实答道。

    “唔……”,老何沉吟了一会,“你以后想做什么?”

    “……”,隋安真不知道怎么答了,因为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小时候那些当警察、当科学家、当军人的梦想还真就是个梦想了。

    这倒也不怪他,虽然说是二十一世纪了,但他出生成长于苏省南部一隅的建业县,对比一二线城市的学生,在学业见识上始终有着较大的差距。

    梦想对于家庭经济条件一般的隋安而言,太过沉重,他更多的是考虑哪个大学的学费便宜,所读专业是否容易就业。

    “老师,我想读金融方面的专业。”,隋安想到县城里面体面的职业除了公务员、老师外,就是银行的人还捧着金饭碗。

    “金融啊……”,老何摸着下巴,想了半晌,“学金融倒是个好专业,不过这是个热门,以你的成绩,去重点大学有点难,只能看看二本的院校。”

    “嗯……”,隋安点了点头,他也知道金融专业是相当不容易考,而且许多大银行,通常都是招重点大学的毕业生的。

    “为什么想读金融?”,老何问道。

    “嗯,好就业吧?”,隋安的语气不太肯定,现在不同往日,上个世纪金融专业的毕业生还包分配呢,一转世纪,就到了拼爹拼祖宗的自主择业时代了。

    “……”,老何沉默了,学生拼命读书不就是为了以后找个好工作吗,尤其是县城里的学生,条件一般的学生,还真是靠着挤上高考这条独木桥来换个光明的未来的。

    一想到自己爸妈前几年双双下岗,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真要考上大学,对家里可是不小的负担,隋安一想到这,就觉得一阵憋闷。

    老何注意到了隋安的神不守舍,不过也没急着说话。

    直到看到隋安的五官不再扭曲时,老何才说道:“读师范吧,学费也不高,毕业后出来做个老师,安稳,你看这两年,我工资也在加,在县里面供套房子也容易。”

    “……”,隋安正当年轻气盛之时,问道:“老师,一辈子站在讲台,拿着一样的教材,你不闷吗?”

    “臭小子!”,老何忍不住在隋安头上削了一记,厉喝道:“说的是你,说我做什么?”

    “呵呵!”,隋安摸着脑袋,看见老何瞪得比铜铃大的牛眼,急忙满脸堆笑道:“老师,就是问问,我觉得吧,我做老师会犯错误,我太帅了,怕女学生飞扑过来,我挡都挡不住!”

    “啪、啪!”,老何朝隋安脑袋上又打了两记,“混帐!”

    隋安左躲右闪地闪开老何的毒手后,“老师,我错了!我错了!我一定好好学习,努力考个好大学,一定不让爸妈和老何您失望……”

    老何目瞪口呆,过了一会,才说道:“你小子,皮了啊!”

    “呵呵!”,隋安身子后仰,“再打就会被你打笨了!”

    老何虽然上课很严肃,但下了课后,跟学生能打成一片,所以班里的学生在下课后,也能跟老何没大没小地说话。

    老何问道:“有想过考那个大学没有?”

    “嗯,老师,你说金宁商学院的金融系怎么样?”

    苏省省会城市金宁市的商学院,是省属院校,名气一般,但这几年金融专业很是火爆,所以金宁商学院这家二本院校的去年录取学生都是按一本分数线录取的。

    “以你的成绩,可以试一下一本院校。”

    “一本,心里没谱,二本的话,应该没问题!”

    “嗯……金宁商学院,我了解得不多,你在网上多查些资料,比较一下,读金融,就业或许不错。”

    “嗯……”

    “你自己考虑一下,读二本不如读一本,读专业也未必要读热门的,还是要选一个自己喜欢读的,只有你喜欢做的事,你才会专注去做!”,老何见隋安还在思考,便提醒了一句。

    “明白了,老师!”,隋安重重地点了点头,现在高考改革后,是看了分数再填志愿,这样就减少了先报志愿的盲目性,不过竞争可能会更激烈了。

    老何站起身来,说道:“离高考只有一个月了,要珍惜每一秒,以后不要在课堂上睡觉了!”

    “是!”,隋安跟着站了起来,嬉皮笑脸地敬礼。

    目送老何离去后,隋安一个人在课堂里呆坐了半晌。

    隋安想过不考大学,但父母不同意。累死累活地供自己读书自己也不能让他们失望。

    隋家不是什么富裕人家,隋安父母前五年前下岗之后,在县城的菜市场租了个小摊位卖小百货,每天夜里六七点就要出门开摊,晚上八九点才能收摊回家,全年无休,连大年初一都要去摆上半天摊子。

    两口子在下岗前也算是有个体面工作,但企业效益不好熬了几年才倒闭,所以父母一年累到头就是希望隋安能考个好大学,以后找个好工作,过上安稳日子。

    考一个好大学就是隋安第一个要做的,学费最好不要太贵,专业的就业前景还要不错了,隋安有个想法,既然读大学了,那学费生活费就要自己挣了。

    至于怎么赚钱,他现在也没有太好的想法,不过暑假去金拱门、啃得起去打工,赚个几千生活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2005年做什么赚钱?

    股票?彩票?炒房?做生意?

    隋安想了许多赚钱的法子,好像除了彩票投入小之外,其他的都得有本钱,他想着自己不到三百的存款,心态就有些崩了。

    “还不走?”,同桌黄杰站在门口喊道。

    “走了,走了!”,隋安看到最后一抹斜阳已远高了教室,背起书包往外走。

    “摸一把吧?”,黄杰搂着隋安,问道。

    2005,正当是魔兽游戏引爆华夏大地的时候,连建业县里的网吧也挤满了玩魔兽的学生。

    “不玩了,不过要去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