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二哈救命 > 第十三章 林远军给跪了!
    就在这时,却听顾运又话锋一转,说,“不过嘛,在这之前我想找林厂长过来聊聊,毕竟以前欠的这些钱,他是最清楚情况的。”

    这下这些人都安静了。

    咦,这意思是要把林厂长请回来了?那大伙儿的任务不是完成了?

    赵小鹏心里也是一喜:看样子这小子也是外强中干,也怕咱们起诉!也好,只要姐夫回来了,咱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秦雪晴当即说道,“顾运,你要干嘛?”

    她现在也猜到这是林远军安排的了,所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叫林远军回来,如果这么做就是服软,以后这公司上下还是林远军一手遮天。

    顾运冲她微微一笑,示意她稍安勿躁。

    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林远军的电话,并且开了免提键,以让所有人都听到。

    “喂,林厂长吗?现在有很多供应商聚集在公司,我想跟你了解些情况。”

    电话那头的林远军不禁得意地一笑,心想这个秦雪晴终于撑不住了。

    随后,他冷声说道,“你是谁?”

    “林厂长贵人多忘事啊!我是顾运,总裁实习助理啊!”

    林远军不屑地哼了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话?”

    顾运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道,“那我先说两句,你再看我配不配。”

    清了清嗓子,他又道,“去年三月五日,你从你小舅子赵小鹏开的博大面粉厂进了30吨面粉,进货价比市场价高了20%,而且在入库的时候你只入了10吨,另外20吨就这么不翼而飞了。第二天晚上,赵小鹏向你侄女的账户上打了10万块钱,而那个账户其实是你在用的,是不是有这回事?”

    这话说完,电话那头立刻一阵沉默。

    林远军震惊了。

    他自认这件事办的天衣无缝,知道这事的人除了他只有财务总监、库管、赵小鹏。但是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心腹,而且当时也给他们利益了,他们怎么会说出去呢?

    这小子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连这种事都能知道?

    而赵小鹏也是震惊地两只眼睛瞪得铜铃大,张着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他怎么也想不通,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而且知道的这么详细,连数字都说的分毫不差!

    秦雪晴同样震惊了。

    她不知道顾运是如何得到这些消息的,但是看起来他好像没有胡说!

    他真的有林远军的把柄在手里?!如果有,那这局就彻底翻盘了!

    可是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么隐秘的消息?

    而且,他不是四叔派来的人么?为什么要帮我?

    过了几秒,林远军底气不足说道,“你胡说八道!你这是污蔑!”

    顾运呵呵一笑,继续说道,“好吧,那我再说一件。长兴机械的王总在这么?去年12月初,林厂长以二车间一条产线过于老旧为由,将它拆了以30万的低价卖给你。而12月末,你又以170万的高价卖了一条所谓的新产线给晨茗公司。事实上,那条新产线就是之前你收的老产线,只不过你维修并且抛光了一下,对吧?”

    在场的长兴机械的王总顿时后背一湿,他打死也没想到自己那点事情竟然也被这小子知道了。

    虽然嘴里连忙否认,但谁都能看出他底气不足,甚至额头上还有汗。

    顾运又说道,“林厂长,关于你的事情,我手里有厚厚的一大本资料呢!电话里也说不清,你看你要不要回来当面说呢?”

    林远军再也没了刚才嚣张的口气,慌忙说道,“好!我马上过来!”

    他现在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因为如果对方报案,那自己这些年贪的钱,加起来足够坐二十年牢了!

    他可没幼稚到认为对方找不到证据!别的不说,光是查下银行转账记录,就足以证明他收了大笔来源不明的钱!

    就算他做了假账,但是假账真不了,参与作假的人也不可能全都是铁板一块,牢不可破。

    说白了只要有心查,这世界上有哪种贪污案是查不清的?

    况且人家掌握的情况是如此之详细,再查不出他来就有鬼了!

    而在场其他供应商。此刻也都开始人人自危。

    这些人为了和林远军打好关系,谁没有给他送过钱?而林远军为了投桃报李,谁的好处没给过?

    可以说,晨茗公司之所以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以林远军为首的管理层集体贪腐的因素至少占了一大半!

    顾运挂了电话,然后笑吟吟地看着众人,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

    耳畔,传来了二哈的声音。

    “低能儿,这回你装X装大了!回来怎么谢谢爷爷?”

    这个声音当然只有顾运能听到,因为他的意识和二哈捆绑了,所以两人可以用意识远程交流。

    刚才顾运其实就是复述了二哈说的话,要不然他哪知道那么多?

    要说林远军贪腐的证据,二哈的资料库里可有大把,要说起来能说上一天。

    顾运用意识对二哈说道,“行了,知道你立功了,回来给你带牛排!还有,能不能别低能儿、低能儿地乱叫,尊重下我这个主人行不行?”

    “主人?呵呵,低能儿,我对你嗤之以鼻孔。”

    “我对你嗤之以胃穿孔。”

    二哈大怒:“我对你嗤之以盲肠炎!”

    顾运呵呵,“你最后一个字没带孔,你输了!”

    ……

    没过多久,就躲在不远处的林远军就赶到了。

    那些供应商看到他,一个个都一头冷汗地迎了上去,尤其是长兴机械的王总和赵小鹏,两人现在后背都湿了。

    林远军指了指窗外,示意他们都先出去等消息。

    等所有人都出去以后,林远军对秦雪晴说道,“秦总,果然好手段!”

    秦雪晴到现在才完全确信,原来顾运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不知道顾运是如何得知这些的,但既然台子给她搭好了,她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

    于是她平静地说到,“林厂长,你那些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报警么?”

    林远军稳了稳情绪,然后做出轻松的表情。

    说,“呵呵,既然这样,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秦总之所以不敢报警,大概是因为知道我是秦烨秦总裁的人?”

    秦烨,就是晨茗集团创始人秦昱收养的大儿子,自从秦雪晴的父亲入狱后,秦烨就成了集团的新总裁。

    现在,秦烨是林远军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为之前下来跟他打招呼,要把秦雪晴逼走的人,就是秦烨的一个心腹,所以林远军认为秦烨一定会保他。

    秦雪晴听完,心中升腾起一阵凉意。

    但还是不动声色地说,“这么说,指使你来为难我的,也是他了?”

    林远军呵呵一笑,“您觉得呢?”

    秦雪晴一阵恍惚,心中凄凉。

    她知道二叔秦烨、四叔秦奇都不希望自己执掌集团,但他们当时给出的理由是自己能不足,贸然进入高层会影响集团业绩,甚至影响股价,所以才提出要跟自己对赌业绩,如果自己能证明能力,他们就支持自己进入集团。

    当时,她信了,因为她觉得这个理由是从大局考虑,无可指责。

    但是现在她终于明白,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让自己进入集团高层,甚至为了让自己尽快出局不惜暗中下黑手。

    如果是这样,那还对赌什么?

    对方可以用集团的资源来打压自己,而自己能拥有的只有这一家即将倒闭的小厂,总共才五六十号人,自己还能赢么?

    当这种凄凉和绝望即将蔓延至全身的时候,秦雪晴忽然振作了一下。

    不,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一定要赢!

    想到这里,她强撑起精神,然后轻描淡写地一笑,看上去一片风淡云轻。

    “是么?所以你觉得秦烨能救你?林厂长,如果我要把这件事闹大,我可以先报告董事会,然后再报案,你觉得秦烨有没有这么大本事,在你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为了保你而不惜对抗整个董事会?”

    顾运一听也跳出来说道,“秦总说的很对。我给你翻译下,你不过就是秦烨的一条狗,而且以你的级别,貌似还是一条平常都见不着他的面的狗。所以我很奇怪,你哪来的自信认为这位秦烨大总裁会豁出一切来保你?”

    秦雪晴的话一针见血,而顾运则用大白话更加赤果果地重新翻译了一遍。

    果然,林远军听完如梦初醒,他一下子发现自己着急忙慌想到的救命稻草,其实细细一想,根本不能救命。

    秦烨贵为华夏顶尖财团的总裁及董事长,而他林远军只是个集团下属一家上市公司的下属食品厂的厂长,由于业绩差平常连参加集团总部年会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想见到秦烨了。

    再说董事会那里,世界上哪个公司的董事会,在集团旗下出现这么大的腐败案时会不要求彻查?那亏的可都是他们的钱哪!

    就算董事会能干,所有股东也不可能会干!

    而秦烨登上集团总裁的位子还没多久,正急需博得董事会以及各大股东的信任,怎么可能为了保他这个小卒而去对抗整个董事会?

    说白了,他算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他就再也没法掩饰心里的恐惧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抛掉所有尊严,苦苦哀求道,“秦总,秦总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秦总!”

    秦雪晴微微松了一口气,无论怎么说,现在她完成了第一步,不再是个有名无实的总裁了。

    但接下去,她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如何让这家债台高筑、业绩连年下滑甚至连工资都发不起的公司起死回生。

    她不禁用余光看了眼顾运,心情很复杂。

    他,真的是来帮我的么?

    可是他明明是四叔招进来的人,又怎么会帮我?

    但……如果今天没有他,自己可能早就已经败了不是么?

    他到底是谁?有这么大能量查到林远军的黑料,他的背景一定不简单吧?

    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帮助,只有永恒的利益,所以他究竟是敌是友,接近我的目的又是什么?

    表面上集美貌、财富与一身的秦雪晴,远没有看上去来的那么让人羡慕,至少她连轻易相信一个人的勇气都没有。

    或许,处在权力斗争风暴中心的人,本身就比常人更加理性和警觉吧,更何况她刚刚发现,连小时候肯给自己当马骑的叔叔们,都在算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