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二哈救命 > 第十一章 林远军的反击
    事实明摆着,如果林远军真想揍人出气,那揍的必然是他顾运了。

    谁让他没权没势没后台,打了他不也是白打?

    难道林远军会去打秦雪晴?除非他傻了!

    摆明了吃亏的事情,顾运当然不干。

    不过现在要是溜了,不但很没骨气,而且恐怕以后晨茗厂都别想再进来了。

    想了想,他决定打电话叫人,有备无患。

    如果搁半年前,他一个电话叫来三五十人一点都不稀奇,不过他现在能叫的也就只剩下王大头了。

    不过,现在的王大头可能很能打!

    于是马上拿起电话拨通了王大头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不过王大头是压着嗓子说话的,原来他正在上课。

    “喂,顾哥?你今天怎么又没来上课?”

    “先不说这个。大头,有人要弄我,你赶紧过来。”

    听到这个,王大头的语调马上就提高了,问道,“顾哥,谁要弄你?要劈友吗?”

    顾运愣了下,“劈友?”

    王大头突然用粤语轻声哼唱了起来,“论劈友我不言败!刀光剑影……这歌你没听过?劈友就是砍人的意思啊!”

    “卧槽,现在唱你吗的歌啊!有人要弄我,你来不来?”

    “废话,你有事我当然来!”

    王大头马上挂了电话,然后噌地从座位上站起来,飞奔出教室。

    教室里所有人都看呆了,老师扯着嗓子问道,“那位同学,你干嘛去?”

    王大头头也不回地说道,“去劈友!”

    顾运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脸的黑线。

    特么这货知道我在哪么?

    ……

    给王大头发了个定位之后,顾运为了避免过早地挨揍,就先悄悄地溜出了工厂,躲到不远处的一家网吧里。

    顾运对王大头的战斗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猜测这家伙很可能已经觉醒了,要不然那天绝对不会说那些话。

    一想起这个,顾运又好奇王大头觉醒的是什么能力?

    按照二哈的说法,能觉醒的那批人,要么有远古血脉传承,要么曾经专注于某件事情。

    而获得远古血脉传承的人是极少极少的,王大头大概率是因为专注于某件事才获得了觉醒。

    可平常也看不出这货在专注什么事情啊?

    不想了,还是先开一把撸啊撸再说。

    一局英雄联盟刚刚撸完,王大头就到了。

    见面就问,“顾哥,对方人呢?”

    顾运起身把他拉到外边的楼梯间,然后递给他一根烟。

    两人都点上烟,顾运抽了一口问道,“大头,如果对方有好几个人你怕不怕?”

    王大头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然后说道,“顾哥你问这话就没意思了,你有难我二话不说就来了,你说我怕不怕?”

    “可我们就两个人。”

    “我知道,以前那些王八蛋看你现在没钱不理你了嘛!没事的,你还有我一个兄弟!到时候我冲前面你跟后面就行!”

    顾运拍了拍王大头的肩,现在他确信王大头已经觉醒了,心底多了几分把握。

    看了看表,已经11点多了,于是对王大头说道,“走,先吃个饭去,吃完饭我们再进去。不过说好了,这顿我请。”

    王大头笑了笑,“行,过来的时候有点急,正好也没带钱包。”

    ……

    离晨茗厂不远处的某辆商务车上,林远军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正在打电话。

    “小鹏,现在叫了多少人了?”

    那边回答道,“放心吧姐夫,我至少联系了十几个供应商,都是本市的,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林远军低沉地笑了一声,“好。告诉他们,今天谁吵得最凶,我就第一个给他结欠款。叫他们尽管闹,保安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怎么闹都不会有人来管的!”

    “姐夫,您就放心吧。对了,我那八十多万的款子,您到时候是不是也给我尽早安排?可已经小半年了!”

    林远军不耐烦地说道,“行了,你才八十多万怕什么,人家老何还有六百多万在公司账上呢,都没你催的勤!”

    “姐夫,那可不一样啊!老何那六百多万,实际上他才供了两百多万的货,他当然不急了!”

    林远军连忙下意识地捂住手机出音孔,但是一想到车上坐的都是自己人,又松了口气。

    但还是怒道,“你个小王八蛋,胡说八道什么!麻利的把事情办了,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挂了电话,林远军点上了一根烟,然后问坐在后边的财务总监张力。

    “张总监,公司账上现在还有多少资金来着?”

    张力笑了笑,说,“满打满算也就八十来万。咱们光是本地的供应商就欠了至少一千两百多万。呵呵,她秦雪晴除非把厂子卖了,要不然打死她也拿不出这些钱来。”

    孟山谄笑道,“还是厂长这招高啊!这么一闹,姓秦的还不得乖乖请您回去主持大局?”

    张力又冷笑了一声,说道,“要是秦雪晴不肯就范,那咱们就让供应商去起诉公司,到时候公司账号一冻结,就直接等着破产完蛋吧!”

    孟山马上说道,“对,反正到时候集团会把我们调到效益好的大厂去的,是吧林厂长?”

    林远军阴沉地笑了笑,“哼,就凭她个黄毛丫头,还想跟我斗?”

    秦书淮和王大头在一家小餐馆里吃了午饭,然后两人走进厂里。

    一直走到办公楼底下,也没发现什么人来揍他,秦书淮稍稍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王大头说道,“顾哥,你现在真在这家工厂上班?看上去这厂子要黄啊!”

    “连你也看出来了?”

    王大头指了指办公楼的大门说道,“当然了,你看那里写的什么?”

    顾运抬头一看,发现大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条白底黑字的横幅,上面写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不禁皱了皱眉头,要债的上门了?

    这时,他又听到楼内隐约传来一阵激烈的叫骂声。

    赶紧跑上去一看,发现秦雪晴的办公室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十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

    这些人紧紧地围着秦雪晴,情绪十分激动,其中以一个剃着光头、满脸横肉的大汉为首,他直接指着秦雪晴的鼻子大骂,甚至动手将她按在了座位上,让她起都起不来。

    秦雪晴身为华夏顶尖财团的大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威胁?要是放在平时她早就叫保镖来教训这些人了,但是这次她有赌约在先,不准动用任何家族资源,所以她只能耐着性子和这些供应商谈判。

    “各位供应商,大家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目前要公司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偿还欠款,确实不可能。我可以答应大家,我会重新梳理债务,做出一个合理的偿还计划!你们都是公司的老供应商,在这个时候更应该和公司同舟共济、共渡难关!但是如果你们一味地逼公司,那只会导致公司破产,到时候你们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我相信谁都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对吧?”

    秦雪晴的语气非常坚决,因为她相信这些供应商不可能真的希望公司破产。公司一旦破产,那么他们当中的大部分钱都别想拿回去了。

    不得不说,秦雪晴的内心远没有看上去的那么柔弱,即便在遭遇这么激烈的围攻时,她依然冷静而理性,丝毫没有手足无措。

    她的判断当然是对的,没有哪个供应商希望工厂倒闭,血本无归。

    但问题是,这些人是林远军叫来的。林远军已经答应他们,只要他们使劲闹,把这个新总裁给逼走,那么等他回到厂长的位置,就会马上卖掉部分厂区,来偿还欠款。

    林远军在厂长位子上干了十几年,这些供应商又大都跟他沾亲带故的,大家当然信他。

    光头马上吼道,“放屁!这话你们都说了多少次了,哪次是真的?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还钱,我先把你办公室砸了!”

    “说的对!砸了她的办公室!”

    “没本事当什么总裁,赶紧滚回去吧!你把林厂长叫过来,让他跟咱们说!”

    “对,林厂长人呢?把他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