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二哈救命 > 第三章 好吊的工作
    狗子冷哼道,“这你就别想了。你既没有远古血脉,而且也从来没有专注过任何事情,所以根本产生不了精神力,也就不可能觉醒能力了。”

    顾运懵了,“什么远古血脉,什么精神力?你意思是我没资格修炼?”

    “你这种低能儿还修炼什么!”二哈昂起狗头,明明是仰视却气势很盛地说道,“反正你就好好伺候本大爷,本大爷可以保证让你活下去,而且活得好好的不就行了?”

    顾运很不甘心,毕竟明知道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时代即将来临,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滋味任谁都不好受。

    而且他总觉得二哈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瞒着自己。

    别的不说,就说以这狗子的暴脾气,自己痛扁了它一顿后竟然还会不计前嫌的帮自己就很不对劲了。

    想了想,他决定先以不变应万变,看看这狗子到底想做什么。

    于是问道,“那好,你先说说打算怎么帮我吧?”

    “看在你快要饿死的份上,本大爷可以先帮你找份工作。”

    “什么工作?”

    说实在的,顾运现在连饭都吃不起,确实需要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

    “一份钱多活少离家近,不需要任何专业技能而且还可以随便迟到早退的工作,有没有兴趣?”

    顾运当时就震惊了。

    这种工作跟抢钱也没区别了吧?

    摸了摸下巴,他怀疑地说道,“不对,你不是让我去做小鸭鸭之类的吧?我做人有底线的。”

    二哈讥讽地笑了起来,“呵呵,那种工作光是早退这一条你就不合格。”

    “靠,你哪只眼睛看我早退了?”

    “再强调一遍,本大爷对地球上的事物无所不知,包括你在内!废话少说,总之你想去的话,今天下午一点去顶晨大厦面试。”

    “顶晨?!”

    顾运更惊讶了,嘴张得能吞下灯泡。

    顶晨集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集团公司,工资待遇各方面都非常好,是很多人心中的理想雇主,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头地想进入这家公司。

    而他因为之前是富二代,老爹又天天惯着他,导致他现在不学无术,干啥啥不会。

    更何况他现在还在读大二,连毕业都没毕业,要说他能进顶晨,他自己都不信。

    不禁问道,“你确定我真的有戏?”

    “凭你这干啥啥不会吃啥啥不够的低能儿,就一定有戏!记住,到那之后他们问你什么你都说不知道,保过!”

    “what?什么都不知道就能过?!”

    “对,而且还要记住一点,他们给你开的工资会很高,到时候你一定要压到两千一月,否则就会出大事。但凡他们敢开更高的工资,你就立即甩脸色走人!”

    “what fu*k?工资开高了就甩人家脸色?!卧槽,这特么……这球这么打就很不合理了啊?”

    “哪来那么多废话,你照做就是了!反正我保证你能活得飞起!”二哈不耐烦地说道。

    顾运彻底懵了,他第一次觉得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

    何止是限制,简直是被囚禁、被虐待、被按在地上来回摩擦了啊!

    到底什么工作这么叼?

    ……

    虽然还是很怀疑,但为了验证真假,顾运还是决定去顶晨大厦试试看。

    顶晨大厦离顾运住的地方不算远,花一块钱坐公交车就到了。

    到了之后,差不多正好一点半。

    进去之后,保安仔细盘问了半天,最后让他在一张表格上登记好姓名电话,这才放他上楼。

    不得不说大公司的规矩就是多。

    到了三楼人事部办公室门口,他看到前来应聘的人已经排了长长一溜,整个走廊都快排满了。

    顾运拍了拍前面一哥们的肩,打听道,“哥们,里头面试的是啥职位来着?”

    那哥们戴着厚厚的眼镜,看上去比顾运至少大了五六岁。

    他用一副见了鬼的眼神看着顾运,心说这货连什么职位都不知道就来应聘了?

    不过还是说道,“实习助理。”

    顾运纳闷道,“不过一个实习助理,怎么这么多人来啊?”

    那人推了推眼镜,哼了一声,“底薪八千,奖金另算,另外车马费全报,一年发15个月薪水!而且你别忘了,这家公司叫顶晨。所以你说为什么这么多人来?”

    “我槽!太夸张了吧?”顾运郁闷了,“实习助理就底薪八千?公司大也不用这么撒钱吧?”

    眼镜哥看着顾运那没见过世面的表情,不禁轻蔑一笑。

    土包子,八千块钱的底薪就吓成这样了?

    也对,瞧他这混不吝的样子,来面试也不穿正装,而且居然还两手空空什么资料都不带,哪像是混过职场的人?

    根本就是来凑数当炮灰的嘛!

    他打死也想不到,这位“炮灰兄”不但不是被八千月薪吓到,而且还真心地嫌弃这个工资太高了!

    二哈说过,如果月薪超出两千就会出大事!

    所以明明是八千一月,难不成一会儿要跟人事砍到两千一月?

    这样自己的良心会很痛的!

    顾运在外头足足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眼看着外面的人一个个都信心满满地进去,然后垂头丧气地出来。

    不少人在轻声抱怨,说面试考官出的题太刁钻了。

    很多人都有好几年的工作经验,而且还抱着一大堆的证书进去的,但全部都被当场淘汰了。

    排他前面的眼镜兄甚至进去之后不到三分钟就灰溜溜地出来了,一脸气愤地说,“哪有这么面试的,简历都没看完就让出来?哼,莫欺少年穷!”

    “下一个!”

    终于轮到顾运了。

    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面试官有一男一女。

    男的是秃头,一副精明而油腻的大叔相。而女的则相对年轻些,一头短发脸上无肉,典型的职场“白骨精”。

    “白骨精”低头看着简历,连头也不抬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顾运。”

    “顾运?没见过你的简历啊。你接到我们HR的邀请电话了?”

    顾运愣了下,说道,“没有,不好意思我忘记发简历了。”

    “白骨精”的声音当时就尖了,“没投简历你来干嘛?出去!”

    顾运郁闷了,怎么还没开始就被轰出去了?

    二哈不是这么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