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二哈救命 > 第二章 第五纪元文明
    然而,顾运很淡定,淡定到举起折椅的时候还摆了一个很帅的pose。

    折椅不愧是《食神》中被誉为打架神器的武器,咣当一声,那狗子就被拍到地上了。

    狗子疼得大喊,“哎哟,你来真的是吧?孙子哎,你等着,等老子能量恢复你死定了!”

    “哎哟嘿,都这会儿了还敢顶嘴!”

    顾运冷笑一声,又冲上去一顿狂拍。

    嘭嘭嘭!

    “诶,还来?你、你、你住手!疼啊!”

    顾运可不理他,反正是做梦,就照死了拍。

    噼里啪啦!

    “拉塞斯的愤怒是吧?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共青团的惩戒!少先队员的光辉!”

    ……

    一时间鲜血四溅,血肉横飞,简直惨绝人寰丧心病狂。

    狗子惨叫地更大声了:“住手!否则你就死定了!老子真是从外星来的!”

    “外星?那我就是外星他爹!”

    “爹!别打了爹!疼啊!”

    顾运:“……”这货反应够快的啊?

    收起折椅,问道,“你狂不狂了?”

    二哈龇了下牙,不服地说道,“要不是我能量耗尽流落地球,你现在早已死七回了!”

    “有种!我敬你是条汉子!”

    顾运说着又举起了折椅。

    “等下,我可以帮你!我可以帮你牛逼啊!”狗子急的大喊。

    “呵呵,你一只哈士奇能帮我什么?”

    “你特么是不是真的是个低能儿啊!”狗子快急哭了,“老子特么会讲话,诶,会讲话啊看到没?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看到会讲话的狗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哪怕给个惊讶的表情也行啊!”

    此刻,这位坦纳斯河畔的智者、乌图里山的启蒙者打死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地球人在面对一只会说话的狗时,第一反应竟然是殴打!

    普通地球人起码会认为那是妖精或者狗仙之类的吧,应该怕都来不及吧?

    他竟然上来就打!

    这货到底什么脑回路?!

    顾运此刻的脑回路是这样的:

    “我在做梦,梦中狗说话了。”

    “狗还说要帮我。”

    “咦,难不成是狗仙托梦来指点迷津了?”

    “好不科学啊!”

    “可是很想听怎么破?”

    身为穷鬼中的机灵鬼,贫穷是不可能限制他的想象力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于是他说道,“好吧,那你说说看,能帮我什么?”

    “哼,告诉你也无妨。地球即将进入第五文明纪元,在新的秩序没有建立之前将会非常危险!”二哈昂起狗头,语气又变得倨傲起来,“而本大爷对地球上的一切无所不知,如果你肯跪下来求本大爷,本大爷可以保证让你活,而且活得飞起!”

    顾运被气笑了,“卧槽,为了让我跪下你是煞费苦心哪?还第五纪元,我特么还侏罗纪公元呢!”

    说着又拿起了折椅,但不巧的是手指不小心卡进了折椅的某个缝隙中,俗话说十指连心,被这么一夹疼得他差点飙泪。

    “卧槽!”

    他放下折椅甩了甩手,可还是生疼。

    这种疼痛如此真实而猛烈,让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这特么不是在做梦?!

    他还是不敢相信,于是飞快的跑进卫生间,对着镜子仔细地看自己的脸。

    书上说过,如果做梦是看不清细节的。

    但是,他现在能清清楚楚地看清脸上的每个毛孔!

    ......

    “卧槽!狗会说话了!”

    “卧槽!外星来的狗!”

    卫生间里,终于响起了顾运那本该在十分钟前就发出的惊叫。

    严重懵逼的顾运从卫生间出来,看着同样也在懵逼中的二哈。

    人眼对狗眼地瞪了好一会儿。

    二哈寻思,卧槽这货终于表现出应有的惊讶了,可为什么到现在才表现出来?这么一算他的反射弧长大约是树懒32.53倍的样子!所以他真的是低能儿?可为什么原先的数据记载他是正常人?

    顾运寻思,卧槽这真的是外星狗吗?这样算不算获得金手指了?可我刚刚是不是差点把金手指打死了?

    过了好一会,顾运终于回过神来,问道,“你……真的是从外星来的?”

    “低能儿,你要老子说多少遍?”

    “那、那你刚刚说的第五纪元文明,是什么意思?”

    “简单说,就是地球的灵气即将全面复苏,随后进入一个以灵气为能源,以个体修炼为主导的文明。”

    “什么玩意儿?!”顾运眼睛睁得铜铃大。

    如果不是眼前的一切都太真实,他差点又以为自己在做梦了。

    但是想起狗都能说话,好像灵气复苏也没那么不合理。

    他又不禁想起最近网上几个比较火的视频。

    视频里有人一跃几十米,简直跟飞一样,还有人在房间弹古琴,结果琴弦一拉一放,竟然直接把一个玻璃杯截成了两半,极为恐怖。

    他一直以为那些不过是后期制作,难道会是真的?

    狗子在地上打了个滚,又说道,“虽然你是个低能儿,但是鉴于本大爷仓促之间附身在你家狗子身上,所以就冲这缘分也得帮你,谁让本大爷心软呢。”

    站起来抖了抖毛,此时它身上的伤口竟然已经痊愈了,甚至连伤痕都看不出。

    然后又换了严肃的口吻说道,“但是,你必须听本大爷的,否则不光你很危险,连本大爷都危险了!”

    顾运马上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那我现在该怎么做?你是不是要教我修炼灵气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