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二百六十三柴房惊魂
    【“谢谢你们的帮助。”萨拉对仆人们说,等他们离开房间后,她坐到书桌前,翻开笔记写下第三次仪式的过程。】

    佩特拉询问的目光落在管家露露身上,露露看向站立一旁的中年女仆长:“我们离开后罗拉怎么了?”

    【“因为没有流失血液,这次的复活比上次结果好一些,但还是不能说话,也没有思考的能力,只能像是个木偶一样听我的命令,是因为缺少什么材料吗?”】

    “他像是中毒倒下了,然后被……拖进卧房,一阵时间后他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动作僵硬地走出房间去了外面,走进柴房旁的地窖。”女仆长的叙述和晦涩古老之音交替响起。

    现实世界,树屋对应的位置只是一片曾经的草坪,不过柴房与地下室确实存在。

    管家露露点了点头,让她把午餐带到走廊上,退回到男爵身边。

    【“或许有什么环节被自己漏掉了。”萨拉心想。那本古书被她放在地下室,她望向阳台,和女仆艾琳说了一声,前往后园的地下室。】

    晦涩之音伴随萨拉离开而不再响起。

    “我们或许该跟上去。”佩特拉缓缓开口。

    戴维和罗拉的死让他感觉到不安,迫切的想要做什么。

    “我不建议你们这么做。”

    忽然开口的文森引去众人的目光:“别忘记这是个故事,有一个全知全能的存在在帮助主角。如果我们做出什么多余的行为,运气好一些会被故事无视。”

    众人等待片刻,文森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管家推了推酒瓶底般的厚圆眼镜问道:“如果运气差一些呢。”

    “就像我们看过的那些故事一样,想要偷偷跟随主角的蹩脚角色总是会愚蠢的发出声响被察觉到。”文森继续说道,并告诉众人他们陷入了一个误区:“这是个故事。主角不管遇到什么麻烦总是会化险为夷的,倒霉的只可能是其他的人。”

    文森的提示让众人陷入思考,佩特拉认同,但有他自己的想法:“但我们总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然后呢?”文森摊开手掌。“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故事必然会按照它的道路行进,直到结束。”

    他们能做的只有勉强自保。

    佩特拉短暂沉默,带着询问意味的目光落在陆离身上。

    这大抵就是守夜人与调查员的区别之处。

    “都有道理。”陆离平静说道。

    文森取出烟斗,笑了笑说:“我们可不想听你嘴里说政客才会说的话。”

    陆离继续道:“那么都采纳,我们靠近但保持距离,只要听到‘声音’”

    “我没问题。”男爵对陆离说,装扮和神情让她看起来像是邻家女孩在对心仪的人交谈。

    嗤——

    划着火柴点燃烟丝,文森甩灭火柴揣进口袋里,无所谓地说:“既然雇主都决定了,就按你说的做。”

    他们走进府邸里最靠近柴房的一间房间,住在房间里的几名女仆已经提前离开。

    靠近窗边,磅礴雨幕和闪烁的雷芒中隐约显露出柴房的轮廓。

    晦涩古老之因不曾响起,不知是此刻没有剧情,亦或是他们离得还是太远……

    站在窗前等待几分钟,直到玻璃上的雾气笼罩整扇窗户,远处的小木屋仍没传来任何动静。

    佩特拉看向众人:“我们或许该靠近一些。”

    文森收起熄灭的烟斗:“外面的雨很大,我的年纪生病后能不能再起来是未知数。”

    这当然是借口,有男爵作为后院他想生病都很难。

    “那么我和陆离靠近柴房。”佩特拉征求陆离的意见,没有被拒绝后说道:“男爵和文森留在这里。”

    不能穿戴雨伞和雨衣,陆离和佩特拉在一名女仆的带领中走出府邸,迈入雨幕中。

    雨水瞬间打湿他们身上的仆人服,积水沿着小径流向地势更低的玛瑙湖畔。

    二人靠近模糊显露轮廓的柴房,出现在女仆房间的几人的视线中。

    陆离和佩特拉在柴房门前停留片刻,令他们感到奇怪地推门走进昏暗的柴房。

    “他们发现了什么?”管家低语一声。

    事实相近,他们听到了晦涩古老之音。或者说,因为他们到来,晦涩古老之音才再次响起。

    【萨拉已经钻进柴房很长时间。奉子爵命令跟随萨拉的仆人陆离和仆人佩特拉对视一眼,悄悄推门走进柴房。】

    【浮尘在门边飘荡,仆人陆离和仆人佩特拉环视柴房,并没有发现大小姐的身影。“大小姐人呢?”仆人佩特拉疑惑地道。“看地面……”仆人陆离忽然指向地板,杂乱崭新的脚印从他们脚下向前延伸——】

    提线之影将他们的行为合理化。

    照做之后,剧情开始有新的变化。

    【但是突然间,一大片灰尘簌簌落下,迷住仆人佩特拉的眼睛。佩特拉慌乱的跌跌撞撞时,一道身影忽然在仆人陆离身后浮现。】

    【站在门边的萨拉挥舞起铁锹,砸向仆人陆离的背后。】

    “小心!”

    耳边传来安娜的惊呼声,一股柔和的力量伴随着阴冷气息在身后浮现,将陆离推出,让他向前跌出几步,同时躲过砸落的铁锹。

    呼——

    劲风在脑后吹过。

    “你在这里做什么。”站稳的陆离回头说道。

    昏暗地柴房门口,一团漆黑的萨拉手持铁锹站立。

    勉强揉开眼睛的佩特拉警惕看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惊魂未定的仆人陆离喘息道。“帮我拿一下……真抱歉,我差点砸到你。”萨拉连忙把铁锹递给仆人陆离带着歉意说道,“我想要拿个铁锹修理花圃,看到你们过来想打个招呼但不小心……佩特拉你还好吧?”】

    【萨拉精致的脸庞上满是无辜之色,看起来像是意外。】

    【“当然没事,只是些灰尘而已。”仆人佩特拉咧起嘴角,不在意的说。仆人陆离瞪了佩特拉一眼,无奈的和萨拉说:“大小姐,花圃可没办法用铁锹修理。这种事您可以交给园丁去做,不用亲自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