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学魔养成系统 > 200 王权没有永恒
    跨年夜,李峥的家中依然如往常般寂静无声。

    该动刀的动刀,该出差的出差,该学习的学习。

    从外人的视角来看,这个家庭的状况似乎有些凄凉。

    谁如果有这种想法,那只能说,他们不懂这家人。

    这一家三口,并不需要跨年。

    在他们眼里,甚至连“年”本身存在的意义都是虚度的。

    在时间的长河中,所谓的跨年夜,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与此前的每一刻没什么变化,与此后的每一刻也没什么不同。

    只是人为规定了公历在此刻翻篇,人们才寄托了继往开来的夙愿罢了。

    然而这一家人,并不需要依靠这样的节日来寄托。

    每一天,都在三省吾身。

    每一天,都在展望未来,

    当然,兴致来了,贴吧水一句总是可以的。

    【今日难得休息,你走后,为父便去市场买了条鲈鱼,本欲伴上青椒、黄瓜、豆腐和松花蛋,做几个拿手小菜,开壶平日不舍得喝的小酒,与汝共酌跨年夜。】

    【然,遥想2o19,为父却也提不起兴致。】

    【无世界杯,无欧洲杯,亦无奥运会。】

    【单数年,要它何用,不如从公历上删去。】

    【为父思罢,正欲提鱼刮鳞之时。】

    【疾讯传来——】

    【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父亲的老领导,突发疾病入院。】

    【呜呼哀哉!】

    【本·帕克有曰: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1ity】

    【刀客很多,但毅,唯有一个。】

    【为父去也,汝可自食。】

    【另,汝已成年,金句复生,今起皆为负能量金句,助汝闯荡社会。】

    【马克·吐温:保持身体健康的唯一办法,就是吃点你不想吃的,喝点你不想喝的,以及做点你不愿做的事情。】

    【作为医生,我很同意他的观点。】

    【——李毅】

    【,16:o9】

    李峥回帖——

    【嘿,我亲爱的老爹。】

    【我只想说,你的古文水平尴尬得像是一个去参加化装舞会的律师。】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用古文之类的东西恶心我,那么抱歉,我一定会给你点颜色看看。】

    【我敢打赌,你看到这张留言的时候,一定恨不得冲进屋朝着我的屁股踹上一脚。】

    【就是这样,求你了,看在上帝的份上,今后别再用这种腔调了。】

    【下面开始我好好说话……】

    【2o19年很充实的,有物理竞赛、生物竞赛、信息竞赛和数学竞赛,还有Ipho,IBho……】

    【这种“金句”也请不要再发了。】

    【我知道你舍不得让贴吧凉掉,有的没的都想水两句,但……】

    【王权没有永恒的,李毅同志。】

    【——李峥】

    【,17:55】

    确实,现在的贴吧,有些流于形式了。

    比如说,李峥刚回完贴,就给老李发了条微信。

    【李峥:几点回家?】

    【李毅:八点前吧。】

    【李峥:那我帮你把鱼和菜处理好,你回来下锅。】

    【李毅:mua!】

    放下电话,李峥沐浴更衣完毕,如往常一样坐在了写字台前,少见地打开了电脑。

    没办法,这次的无双任务比以往更加复杂一些,【老程序员】需要自己选择到底要精通哪三门程序语言。

    这件事已经超出李峥的认知了,只好搜寻一下资料。

    从热门程度上来说,c++、python与Java似乎是最正统的选择。

    掌握这些,必须是个老程序员了。

    但李峥为保稳妥,还是选择咨询一下认识的大佬。

    几分钟后。

    “什么?你这什么问题?写作文要讨论这个?”欧星灼在电话里很不冷静,“你再说一遍?”

    李峥咳了一下说道:“如果我得到了一个程序员神灯,擦了擦,里面冒出来了一个老程序员的灵魂,告诉我可以瞬间教会我三门程序语言,我该怎么选?”

    “……你不是准备物理竞赛呢么?”

    “我在写跨年作文,题目是《我的愿望》,假设出了一个得到程序员神灯的环境。”

    “呃……别闹了,新手的话,从c++入门吧,信息竞赛考的也是这个,先把这个学透了再考虑别的吧。”

    “我没问新手应该如何学习,我在问如何回答老程序员的灵魂。”

    “你丫的……”

    “帮帮忙,不要浪费老程序员的一片好心。”

    “……那我想想啊……假设我在啥都不会的情况下,能瞬间掌握三门计算机语言……

    如果是我来选的话,大概会根据语言的应用方向、难度、差异性等等属性进行分类赋值吧,然后作个表格出来,给每一个语言打分,最后计算一下学习成本,综合评定……

    这么一说,突然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等等我做个评分模型……

    别挂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峥有些后悔了。

    随便在知乎上问个老程序员就好了,问这个吹毛求疵的人,只会把问题搞复杂。

    一小时后……

    “决定了!”欧星灼兴奋得好像真的得到了程序猿神灯一样,“c++、haske11、sca1a。”

    “等等……你说慢点,怎么拼?”李峥慌了。

    于是欧星灼又用慢语速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不要问为什么。”

    “为什么?”

    “等等……我试着用你能听懂的话来解释。”欧星灼沉吟许久后才说道,“c++是绝对经典,而且其实很难精通,搞定了这个再学python什么的都是分分钟;haske11是另一套思路,纯函数式编程语言,或者干脆说,这根本就是一门数学语言,玩haske11会有一种做超难数学题的感觉,而且逼格最高;最后sca1a,其实不是必须的,纯粹是为了跟前两个互补,而且还难。”

    “haske11……听起来很妙啊。”

    “嗯,它可以说是最妙的了,不过使用度不太广,毕竟要考虑大多数人,数学没拿个14o真不好学这个。”

    “可以了,感谢,我知道怎么写作文了。”

    “……妈的,这一个小时我在干什么?挂了!”

    “等等,还有一个小请求。”

    “啥?”

    “能不能把这三种语言最新版本开发手册发我一份?”

    “自己下载去。”

    “帮帮忙……”

    “挂了挂了。”

    “这样,我给你3个老梗,绝对能笑得吴数直不起腰。”

    “……”

    “5个?”

    “成交!”

    ……

    二十分钟后。

    李峥完成了学习。

    而后十分不确定地抬起双手看了看。

    我,老程序员?

    完全没有这个信心……

    别说编个程序出来,就连程序应该码成什么样子他都没概念。

    仅仅是单纯的记忆了各种语句、命令,理解了各种关系罢了。

    该有的知识都有,但还完全不懂得如何组织串通。

    就好像记下来并理解了无数物理公式,做几道物理题大概会很有思路。

    但让他造个核弹,只有一脸懵逼。

    不慌,就算是造核弹的大佬,也是从小人跳车题练出来的。

    先搭个环境,搞两套信息竞赛实战题找找感觉……

    ……

    李毅是卡着八点回到家的。

    刚一推门……

    便听到了里屋恐怖的声音。

    咔吧咔唧唧吧咔唧……

    这声音断断续续的,偶尔还会传来几声怪笑。

    “终于……开始打游戏了?”李毅心头一喜,反身关上了门。

    与其他家长不同,他完全支持李峥打游戏,并且完全不怕他上瘾。

    只因李峥的生命中只有一种瘾,学瘾。

    李毅小心地换上拖鞋,一步步走到李峥门前,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也有今天?你也要放松?你也想和同学们打成一片?

    唧吧咔吧咔……

    键盘声愈发剧烈。

    然而,李毅却突然眉头一紧。

    在他的印象里,只有一个游戏,需要敲这么快,这么狠——

    《劲舞团》!

    这游戏竟然还活着?

    林……林逾静好这口?

    李毅不敢多想,只侧耳贴在门上。

    咔吧咔唧……

    “哈哈哈,信息竞赛也不过如此么。”

    吧咔唧……

    “不行,太无聊了,找两道决赛题……”

    咔唧唧吧……

    “艹……”李毅暗骂了一句。

    到头来,还是在学习?

    你怎么就知道学习。

    就不能玩一会儿么?

    咚咚咚!

    李毅直接敲起门来:“都这点儿了,还学习呢?”

    房间内,李峥一个抽缩。

    听这敲门的气势,老李似乎很生气。

    虽然李峥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但听到这个口气,不由得又回想起初中时,被老李逼着出去玩的恐惧。

    李峥不及多想,“wIn+d”切回到桌面。

    顺手点开浏览器,输入了他唯一知道的游戏网站。

    4399小游戏!

    顿时,五颜六色的小游戏图标挤满了屏幕。

    还没来得及点开哪个,李毅已气汹汹地推门进来了,第一眼便扫向屏幕:“学多久了?”

    “没……没学习……”李峥眼神游离,迷乱地晃着鼠标道,“打游戏呢。”

    “呵,还打游戏?”李毅上前一把抢过鼠标,扫着主页上的图标骂道,“黄金矿工,连连看,就这?还打游戏?这都多少年了,每次都是4399,真当我没见过王者荣耀?”

    “……”李峥无从狡辩,惭愧地低下了头。

    “哼。”李毅攥着鼠标往下一划,便点开了被李峥至于后台的Linux虚拟机。

    霎时间!

    各色的编码糊了他一脸。

    “好啊!”李毅登时就上头了,“你学物理化学也就罢了,还学编程?你才十几岁,就学起二十几岁的东西了?就这么急着当码农?”

    李峥慌张道:“不是……你听我解释,就碰巧了……”

    “别来这套,学习这种事没有碰巧,只有蓄谋。”李毅手一撇,转瞪着李峥骂道,“你平常学也就得了,跨年夜就不能玩会儿么?出去玩玩,约个会什么的也都可以啊,又不是没给你钱。你现在这么搞,是嫌自己头发多还是想跟编码结婚?”

    “玩一天了都。”李峥挠了挠头,有点委屈,“就学这么一会儿。”

    “得得得,我管不住你。”李毅一个甩手回身,向外走去,“也不帮我洗菜腌鱼,你就学吧,学死你算。”

    “好了好了。”李峥忙关上掀起时跟了过去,“给你打下手。”

    “哈!”李毅一乐,扬眉回头,“为父装得像不像?有没有找回初中的威严。”

    “……”李峥脸一寒,“刚刚找回了,但今后永远失去了。”

    ……

    父子俩一通忙活,快九点才吃上晚饭。

    李峥虽然嘴上不说,但精神上依然沉迷编程,一边吃鱼,一边嘟囔着“break”“return”“goto”一类的口型。

    话不投机半句多,李毅孤斟自饮,感觉比自己喝酒还要难受。

    老子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家伙出来?

    还好,安宁及时打来一个视频,这才制止了李峥的空气编程。

    然而安宁也很可怕,她并不是送上跨年祝福的,而是通报消息。

    是她的另一个同事老周,听说李峥报考物理竞赛后,推荐了一个菁华物理系主办的拔高培训班,1月3号到9号为期一周。

    视频里,安宁躺在酒店床上,在电视里跨年晚会的背景音中闭目养神,嘴却没停。

    “这是全国最有名的培训班,授课的都是菁华物理系的老师。”

    “老周托了关系,才把你塞进去的。”

    “你爸卡里正好有钱,我就给你交了学费。”

    桌前,李峥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安排是很抗拒的。

    李毅只是单纯的拿起手机,丧着脸检查自己的账户。

    “我不是说了,需要培训班我自己会报么?”李峥摆弄着筷子道,“这钱瞎花什么,能买多少书了。”

    安宁摇头笑道:“嗨,老周也没跟我商量,听说你报物竞就去托人了,报都报了,踏踏实实去吧。”

    “一礼拜也太长了。”李峥依旧不爽,“我在学校自习挺好的,所有任课老师都默认我可以自习。”

    安宁扭脸冲着镜头劝道:“可不是什么事都能自学的,实验总需要辅导吧?”

    “学校有实验室。”李峥道。

    安宁见李峥的样子,也只好叹了口气:“那算了,你要实在抗拒,那我就退了吧。”

    “唉!”李毅挥着手打起圆场,“李峥,报培训班拔高一下实验,也是陶老师的意思,她没俞鸿那么大能耐找老师单独辅导你,学校也没什么实验环境,总要练一下的。”

    李峥这次倒是没说话。

    没办法,老李这话太在理了。

    实验无疑是自己的弱项,但学校的客观条件又无法提供多好的培训,眼下有菁华物理系的营地,还是该去的。

    只是,好不容易回到学校舒舒服服待着,这又要去什么营地憋一个礼拜,李峥情感上无法接受。

    “呵呵,你也知道实验是弱项?”李毅一见他这副模样,心下立刻就稳了,吧唧着嘴笑道,“我知道,你是有点‘营地恐惧症’了是不是?特别怕跟一帮人关在一起做题,喜欢在学校待着是不是?”

    “是吧……”

    “那好说啊。”李毅双掌一拍,扬着眉头道,“你蹿腾考物竞的同学一起去营地不就得了?”

    “!”李峥眼儿一瞪,“妙啊!”

    与同学结伴去!

    这么一想,就好多了。

    即便是营地环境,有同伴一起也能接受了。

    看着兴奋的儿子,李毅也兴奋起来。

    不就这么点事儿么?

    还是你老子算无遗策啊。

    屏幕里,安宁忙问道:“那我赶紧再让老周托个话?”

    “别急,先让他问问同学。对了,费用也得说清楚……”李毅继而道,“从我卡里刷了多少?”

    “8ooo。”

    “……”李毅这就不兴奋了。

    李峥这边,顾不得吃饭,赶紧抓出了手机,拉了一个小物竞群。

    【李峥:菁华物理系的拔高培训营,一星期,1月3号开,机会难得,我们一起去?】

    【林逾静:不。】

    【李峥:谁问你了?a江青华spring is comming。】

    【李峥:你这个Id……】

    【江青华:嗨,这不快立春了么。】

    【江青华:这个……李峥,你这不是个拔高营么?还抓实验,我记得要复赛前几十名才有实验资格的吧?我差太远了……还有,多少钱啊?】

    【李峥:8ooo】

    【江青华:打扰了。】

    【江青华退出群聊】

    【李峥:……a林逾静,听我的,你得补一下实验,陶老师那两下子罩不住咱们。】

    【林逾静:我妈她们大学有实验室,我去那里。】

    【李峥:你吃独食?枉我想着你!】

    【林逾静:~~~~我在参加航天跨年,明年见~~~】

    【李峥:明年见……】

    李峥狠狠拍下了手机。

    想多了,纯粹是想多了。

    这么好的机会,我想着你,你却早就开起了小灶。

    女人呐,全是小脏招。

    不行……

    就这么在学校傻学,实验确实会落下。

    你不仁,那我也不义。

    “3号是吧?我自己去。”李峥大口吃起了米饭,“明天开始准备实验理论。”

    李毅只傻兮兮问道:“吵……吵架啦?”

    “没。”

    “你听爸爸的,跟女孩子相处呢,要让着点。男生生来强壮,不是为了欺负人的,是为了保护人的。正如本·帕克……”

    “行了,行了。”安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这套别再往下传了,唯一的作用就是被媳妇踩在头上。”

    “啊?有么?”

    “没有没有,挺好的都挺好的。”安宁一笑,这便冲李峥道,“别听你爸的啊,跟同学该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谁也不欠谁的,谁也不比谁卑微。加油儿子,需要培训班就说,你爸有的是钱,拜拜。”

    “拜拜。”

    视频结束。

    李毅又回到了孤斟自饮的状态。

    这酒,比刚刚更苦了一些。

    什么叫唯一的作用就是被媳妇踩在头上……

    首先你也得有个媳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