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仙歌 > 第八十四章 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咄!”

    罗嘉梁毛发戟张,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紧张与惊骇,不顾一些地祭出元神。

    几乎不分先后,他的洞天霍然打开,与元神融合为一体。

    “呜——”灰色的风凭空肆虐,蒙蒙雾气弹指间淹没半边大雄宝殿,将其沦陷为一座充满灰败死亡气息的森罗炼狱。

    他的洞天绝学来自罗华严,名为“无常海”,洞天笼罩之地一片混沌万物成灰,甚至有逆转崩溃洪荒大道之能。

    可惜罗嘉梁纵使仙根超卓,也只不过掌握到了无常海的三两分皮毛,对此罗华严很是不屑,勒令他不得使用“无常海”三字命名洞天。

    罗嘉梁不敢违抗罗华严的命令,但又不愿此事传开来惹人耻笑,于是灵机一动耍起了小聪明,在“无常海”之前加了两个“小”字,如此改头换面便成为了“小小无常海”。

    有人将此事偷偷禀告罗华严,这位天魔教教主置之一笑,暗地夸赞老九鬼机灵。

    从此后罗嘉梁愈发嚣张无忌,在众多兄弟姐妹里也逐渐开始崭露头角,隐隐有问鼎“天魔六子”的气势。

    这回他自告奋勇对付傅柔嘉,本是打好了手到擒来的如意算盘,兴之所至还玩儿了一手“千里送人头”的把戏。这才彻底激怒了陆叶,产生令他意想不到的后果。

    小小无常海灰色的波澜汹涌,甫一出现便稳稳压下风林火山天魔四侍和傅柔嘉的剑气长河,但看见崖山桃晶剑在漫天华光灰雾里若有若无,掠过一道淡淡的痕迹,如羚羊挂角鱼翔浅底,直斩他的元神。

    罗嘉梁吃了惊,他的元神此刻已完全隐藏融合在了小小无常海中。不要说陆叶这样的辟海封山阶,即便是与自己同等级数的归元阶巅峰高手,也不可能在眨眼间锁定自己的元神。

    他无暇细想,使出搬山运海之力,将大雄宝殿中的那尊数万斤重的纯铜佛像挪移进来,以泰山压顶之势当空砸落!

    孰料陆叶掣动崖山桃晶剑不躲不闪,如风行水上从落下的纯铜佛像当中一掠而过。

    “铿”的轻响,铜佛竟不能迟滞陆叶分毫,转瞬间被远远抛在了身后。

    紧跟着佛像自眉心往下,迅速裂开一道青铜色的精光,沿着口鼻咽喉,胸膛腹背一分为二霍然向两旁倾倒。

    ——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游刃必有余地。

    陆叶心如明镜空照大千,登时升起一缕明悟,进一步体会到“养生主”剑意真谛。

    前方的灰白色云海跌宕起伏,凝铸成一波又一波厚重如山的狂澜层层截杀,假如是陆叶自己恐怕连第一道都扛不住,但当下的崖山桃晶剑如有神助摧枯拉朽,看上去好像完全没费什么劲儿,便轻轻松松地穿透重重封堵。

    任他涛生云灭,任他山呼海啸,在崖山桃晶剑下不过是过眼云烟。

    罗嘉梁终于骇然变色,到这时候他要是还看不出陆叶的木剑上有一道天界神仙剑意加持,几十年算是白活了。

    然而看出来又能如何,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无论罗嘉梁怎样变幻小小无常海的洞天法则,竭尽所能地向陆叶发动反扑,在那道青铜色的剑意之下,统统成了小把戏。

    罗嘉梁甚至绝望到认为即便此刻换成自己的老子站在这里,能不能挡住崖山桃晶剑中蕴藏的那道可怕剑意也未可知。

    此念一生斗志尽消,罗嘉梁的心中再生不出丝毫抵抗之意,只想赶紧抽身远遁,越快越好。

    从两人遭遇,到他战意消融胆寒欲逃,仅仅只是一呼一吸间的事情。

    快到罗嘉梁做不出别的反应,快到傅柔嘉和风林火山天魔四侍完全没有回过神来。

    众人之中,风侍与林侍距离罗嘉梁最近。二女正在全力驾驭各自的洞天苦苦对抗漫天挥洒的养生主剑意和傅柔嘉愈战愈勇的剑气长河,冷不丁灰蒙蒙的小小无常海涌动过来,一下子将她们卷裹了进去。

    “九公子!”两女惊异地呼叫,还来不及再说一句,就见到崖山桃晶剑佛光磅礴光芒迫在眉睫!

    风侍和林侍立刻明白过来,罗嘉梁是拉了两人当替死鬼,帮他挡住崖山桃晶剑。纵使抵挡不住,也能够争取到一丝缓冲的空隙,给罗嘉梁挣得逃跑的机会。

    不管她们是否愿意,业已置身在浪尖风口。

    风林二侍的心底里不约而同涌起一丝悲凉愤恨,这就是弱者与下位者的无奈和悲哀。

    当有一腔热血孤愤,却只能强忍;当有满腹委屈不甘,却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不能反抗不能呼喊,甚至不能流露出丝毫的嫉恨与不满,这是怎样的痛苦与绝望!

    “唿——”金色佛光青铜色的剑意,如滚滚的长河从她们支离破碎的洞天中奔流而过,没有迸溅起一片浪花。

    二女的洞天瞬时幻灭,她们的身影也随即在强烈的流光中快速消淡幻灭,宛若江河里的一点泡沫,转眼消逝得无影无踪,再也不会有谁记起。

    火山二女目睹此景花容惨变,她们杀人时从未多想,可当某一天亲眼看见自己的姐妹被人从世间抹去,这才真正意识到死亡的可怕与痛苦。

    她们不是不知道,只是杀人太多,慢慢地变得麻木,渐渐地忘记了对血腥的恐惧。

    此时此刻,埋藏在心底里的惊恐如被春雷惊蛰,登时苏醒过来,再也顾不得其他,两女齐齐收缩洞天往大雄宝殿外掠走。

    “废物!”罗嘉梁惊怒交集,终于无法保持住天魔教少主的风度,凝聚元神真身一闪,包裹起自己的肉躯全速远扬。

    然而陆叶不会放过他,此贼必杀!

    他根本不管火山二女,任由傅柔嘉处置,眼中之敌唯有罗嘉梁。

    “铿!”崖山桃晶剑又解一层禁制,佛光禅意凝成一束真身显露,剑锋刺入罗嘉梁元神眉心。

    罗嘉梁的元神一晃,脸上流露出不可抑制的惊异之情,仿佛至死都想不明白,陆叶手中的这柄木剑为何能轻而易举地刺中自己。

    他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绝望呼吼,元神扭曲崩碎,如千百片灰色的花瓣闪烁黯灭。

    四周的小小无常海随之崩塌,一块块如岩石般寸寸碎裂,逐渐露出了大雄宝殿的一角。

    陆叶伫立在原地,手握崖山桃晶剑犹如一尊雕塑,衣袂飞扬器宇飘逸,双目须臾不离地注视着罗嘉梁一簇簇幻灭的元神碎片,不容有任何的遗漏差错。

    傅柔嘉徐徐收起剑气长河,没有追赶火山二女。

    她开始仔细端详陆叶的背影,兀自不敢相信他只用一剑便杀死了祭出元神洞天全开的罗嘉梁。

    大雄宝殿外响起两声惨叫,傅柔嘉只是心神恍惚了下,隐隐猜到应该是陈斗鱼赶到截杀了火山二女。

    她轻轻咬了下下唇,眼前的景象无疑令她震撼,甚至抑制了绝处逢生的欣喜。

    太不可思议!

    在她的印象里,陆叶不多话,喜欢安安静静地独处。如果他不是那么喜欢挑刺、不是那么喜欢与人作对,倒也能让人如沐春风心里踏实。

    而现在,似乎有奇迹出现,如在梦中。

    四周仿似一下子从隆隆轰鸣声里变得异常寂静,大雄宝殿徐徐恢复真容,那尊万斤铜佛被一劈两半歪在殿中。

    虽然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大战,由于参战众人差不多都开启了洞天,等于是挪移了空间,因此整座祥福寺甚至大雄宝殿,几乎没受到严重毁损。

    这也是为什么世上不乏剑仙争雄,却并不会动不动毁天灭地的原因之一。

    “傅师姐!”

    “小陆!”

    陈斗鱼和游龙走进大殿,看到陆叶和傅柔嘉完好无损地站着,不由愣了愣。

    陈斗鱼的目光四下搜寻,就看到铜佛旁血泊中卧着一具锦袍青年男子的尸首。

    “罗家老九!”游龙也瞧见了,低声叫道。

    陈斗鱼娇躯一晃来到尸首旁,探手一搭罗嘉梁的脉门,禁不住面露异色道:“死了。”

    游龙看着陆叶又看看傅柔嘉,问道:“谁干的?”

    傅柔嘉看陆叶还沉浸在刚才石破天惊的掣剑一击当中,好像并没有听到游龙和陈斗鱼说话,于是答道:“他。”

    “他,他是谁?”游龙颇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想追问傅柔嘉,猛地打了个激灵道:“小……陆?”

    惊骇之下,他险些叫出了陆叶的小名。

    傅柔嘉一脸复杂难言的神色,轻轻地点了点头。

    游龙呆若木鸡,抬手往自己的脑门上“啪”的来了记响亮的巴掌,道:“完了完了,跟这家伙在一起,还让人怎么活?刚有人被摘了脑袋,现在又来个被砍成两半的,死相这么惨,也不管人家的老子是仙是魔,我的心……你们有没有听见它噼里啪啦碎了一地的声音?”

    换作往日,傅柔嘉必定怼上游龙,可此时此刻对他的反应却感同身受,发自肺腑地赞同。

    陈斗鱼勉强保持冷静,一边察看罗嘉梁的尸首,一边问傅柔嘉:“真的是他,怎么做到的?”

    傅柔嘉苦笑道:“其实我也很想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