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回档少年时 > 第八章 角马的山高海阔
    村文化中心庆典过后的不久,在枣树落黄的时节里,云溪村又迎来了另一桩轰动全镇乃至于全县的大事——举办龙景园罐头厂新产业园奠基仪式。

    早已经不满足于有吃有穿,要喧天吼地大闹世事的云溪村人再一次锣鼓喧天,载歌载舞,迎接这一天的到来。这次的奠基仪式不是村里的自打自闹,规格极高,以市长杨家荣为首的江川市人民政府、封阳县人民政府、龙湾镇人民政府大大小小几十号领导全来了这个山旮旯窝里。媒体阵容也空前壮大,从地方记者到省里党媒来了许多,那些庄稼人从没有见过的豪华小车子把打谷场塞的海海满满。

    市长杨家荣、联盛总经理李季林、龙湾镇镇长、云溪村合作社理事长张海军作为政企民代表先后上台做了讲话。张云起没登台,他锹了两坨土,接受了林诗予的采访。

    奠基仪式的次日,张云起回转了江川。

    没有出乎张云起的意料,纪重很快就被调往省城里津,担任副市长兼任公安局局长。纪灵跟着她爸爸去里津市住了一段时间,临近开学时才回转江川。

    她还是要在市一中念书。

    这个女孩是不好劝的,总很倔。

    好在生活上没有什么问题,吃和张云起他们一样,上下学在市一中张记鱼粉店里吃。纪灵不读寄宿,就住在初见家里。这是初见的提议。她现在的新家本来就人少,两个女孩都读高三,正好有个伴。蒋凤听了这桩事,也是答应。当然,纪重还在江川的时候,给了张云起一张银行卡,大概是每月会打一笔生活费让他帮忙处理一下的意思。这事情看似多此一举,但像纪灵那样的家庭,是不大可能在这方面亏欠人的。

    纪灵搬到初见家住的那天,张云起开车帮忙搬行李。地方倒是很近,就在他家住小区里面,以后三个人都可以一起上下学了。

    纪灵穿得好,但不算娇气的女孩儿,没什么东西,一把吉他、一块画板、一箱子衣服。初见家是两室一厅的新房子,两个女孩子住一间卧室,但总不好睡一张床。为此,张云起还定制了一个木质高低床。至于谁在上面,谁在下面,他就不得而知了。

    稍歇了几天,就迎来高三开学。

    开学第一天,缴纳学费,领了课本,大家伙儿把屁股安在上个学期的座位上扯淡。对于90年代的学生而言,漫长的暑假是一个鸡儿发痒的空虚期。一开学? 见到谁都觉的是自己亲儿子? 倍感亲切。

    张云起的隔壁坐的还是王小凯,好些天不见? 这鸟人搞了个郭富城式的头型? 四溢的骚气,连十里开外的母狗都闻得见。

    正式成为了高三老鸟? 大部分学生都能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压力,大家就像是被狮子追赶的角马? 不管乐不乐意? 都得往一条叫高考的河流上狂奔,趟过去就安全,趟不过去就躺好任人蹂躏吧。但是王小凯完全没有千军万马闯独木桥的觉悟。他现在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泡妞上。有事就往女生堆里钻,没事就找事往女生堆里钻。

    最开始? 一些人还以为他对班上的大美人李雨菲有想法? 直到有一天,156班的人发现王小凯和李雨菲的闺蜜余青青在食堂里并排吃饭,大家才恍然大悟。

    杨伟在这方面依然没什么长进,只不过对运动表现出了出奇的狂热。上个学期期末,美国举办世界杯的那会儿? 他跟着张云起看了几场,迷上了? 但毕竟是初哥,脚法不精? 只能当后卫。他有的是干劲,体力充沛? 经常把对方前锋活生生砍倒? 不多时就成了学校著名的铁后卫。这跟他那个“阳痿”的绰号实在是名不副实。无人踢球的时候? 他经常把球咚地射在墙上,楼道里响起一阵地震的轰鸣,久久回荡。张云起怀疑某种能量在他体内苏醒了。

    最憨的当属田壮壮。

    以前吧,这胖子一天到晚除了吃就是打游戏,成绩差得一塌糊涂,临了高三,突然就勃了起来,洗心革面痛改前非要好好学习。

    第一节课在9月2号上午,是自习。

    朗朗书声中,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外老杨树的叶子洒在堆积如山的模拟题集上,树枝摇曳,光点斑驳,一闪,一闪,知了在爬墙虎上叫着,并不显得聒噪。农历的八月,被称作夏末的季节。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张云起已经挺长时间没看书,然而身处其间,也能静下心来背诵英语课文,偶尔的时候,他抬起头来,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这些无聊而又被时常怀念的高三时光,有点恍如隔世。

    这时候,班主任王明榛来了。

    教室里立时就安静了下去。

    站在讲台上,王明榛说道:“首先,祝各位同学假期愉快。新学期新气象,今天是你们步入高三的第一堂课,我不知道大家心里有什么想法,对接下来的一年时间,有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面对着学生们的目光,王明榛的神情少见的正儿八经了起来,他这人平时上课一贯是天南海北不着边际,对学生管理也比较宽松,这也是他被上边的校领导诟病的地方,但业务扎实,讲课风趣幽默,从不吊书袋子,为人处世又自有一套准则,在市一中属于绝对的清流,很受学生们尊敬。

    见没有学生应声,王明榛又讲道:“一年前,开学第一堂课我就对你们说过,接这个班是年级组长求着我来干的,因为我这么一大把年纪,马上就要退休了,没追求,只爱打牌喝茶遛鸟,真不想接班主任这份苦差事。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既然接了这个班,那我就一定会站好这最后一班岗。一年过去了,我还是这句话,尽我最大的努力给予你们帮助,不过,高三虽然重要,但你们也不用压力太大。人生是很漫长的,你们才刚刚起了个头,成绩的好坏,不足以定义你们的未来。”

    顿了顿,王明榛接着道:“其实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年轻那会儿,刚开始带班的时候,和现在是不一样的,我那时的想法和做法是,看到有天赋的孩子,尽自己所能,助他们拿更高的分数,考最好的大学。这样我就问心无愧了。但是,后面我发现我错了,我耽误了很多好孩子,我怎么能因为学习天赋好的学生,就忽略那些资质稍差的孩子呢?芸芸众生,平凡者众,作为一个最底层的捏粉笔站讲台的普通人民老师,我要做的,我希望我能够做的,是帮助在座的每一位同学都能够养成正确的价值观,学会使用选择的权利,感知幸福的自由,而不是囚于眼下的三两分数,不见天地间的山高海阔。”

    教室里静悄悄的,张云起和其他同学一样,在清晨的阳光下,看着讲台上的王明榛不急不缓地说道:“所以,在高三的最后这一年时间里,我不会拿成绩去评论你们,每次月考模拟考的成绩也不会贴出来,座位、学号、考试号、班干部轮值全部一视同仁。那种按成绩好坏让学生选位置的事情在这个班上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当然了,我希望你们好,但更重要的是你们开心,愿意去学习而不是被迫去学习。我也由衷地祝愿你们每个人展翅高飞,但是即便不能高飞,也没关系。还是那句话,不要压力太大,成绩绝对不是衡量一个人得唯一标准。你现在考100分,高考时能够考101分。我也由衷为你感到高兴。前提是你在这里学会了什么,得到了什么,从这里走出去的那天知道自己将来要干什么。这才是选择的自由,它比高考试卷上的分数更重要。”

    话音落下后,也不知道是谁,说了句谢谢王老师。然后,掌声就在静悄悄的教室里响了起来。掌声很大,张云起看见窗外一颗树上受了惊的小鸟朝天空疾飞而去。

    那时候的天空万里无云,蓝的纯粹。

    ******

    PS、感谢陈长寿大佬的盟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