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之宠妾要上天 > 第734章 暗送秋波
    说完,便垂下头去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的脚尖,脸上地红霞几乎一路向下红到了脖子根儿。

    归来看眉齐?

    柴倾城一愣,抬头看见曹紫萱活像是个煮熟了的虾,又转头看向那位天子,似乎那天子脸上也悄悄升起了两朵不是十分明显的红霞。

    顿时便满脸黑线地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萧景瑞,小声问道:“哎,萧景瑞,这是怎么了?”

    那萧景瑞低头看了柴倾城一眼,在心中默默摇了摇头,低声开口:“后面两个字倒过来念一下。”

    ?

    柴倾城一愣,最后两个字是眉齐,那倒过来就是齐眉。

    齐眉?

    这个词怎么这么熟悉的感觉?柴倾城猛地一拍大腿,对了!这个词她从前在语文课上学到过。

    似乎是描述成亲之后的生活。

    难道?

    柴倾城又抬眼准备去看面前两人,却猛地被人拉走。

    “萧景瑞,你干什么?”

    她一愣,伸手拍了拍萧景瑞拉着自己的手。

    “是你说的,我们不应该出现在那里。”萧景瑞停了下来,直直看着面前之人,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

    喂!不当电灯泡是一回事,想看热闹又是另外一回事,好吗?

    柴倾城在心中暗叫道。

    “干什么?”

    柴倾城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走出来,两个东西被径直扔到了柴倾城怀中,她立刻抬头对上了萧景瑞的目光。

    “没干什么。放花灯啊。”

    萧景瑞还是那副坦荡荡的表情。

    柴倾城叹了口气,转头朝着萧景轩那边看了一眼,见那两个人静静呆在一起,蹲下身去,在河边放着花灯,看上去倒也十分和谐。

    “好吧。那还愣着干什么?放灯啊。”

    柴倾城转过头来,蹲下身去,抬头瞪了萧景瑞一眼,开口说道。

    那萧景瑞似乎也不恼,点了点头,蹲下身去,两人有些沉默地放起灯来。

    “萧景瑞,这就放了?”

    柴倾城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只被萧景瑞用内力直接送入水中的荷花灯,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萧景瑞。

    原本水中拥挤的荷花灯就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力一样,十分神奇地朝着两边避开,萧景瑞放进去的那一枚荷花灯简直像是装了马达一样所向披靡。

    这尼玛不是荷花灯,这尼玛简直是摩托艇啊。

    大哥,这是情趣,不是比赛……

    柴倾城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抬眼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一眼萧景瑞,摇了摇头,低下头去,专心侍弄着自己的荷花灯,轻声说道:“我们不跟他们比,我们慢慢走就好了。”

    说着,便俯下身去,将手中的荷花灯小心地朝着水中推送了过去。

    一边推,一边低声开口说道:“一定要保佑我来年顺顺利利啊……”

    那满含着柴倾城心愿的莲花灯晃晃荡荡地顺着水波荡了出去。

    “你看嘛……放花灯就是要这样放的啊……”

    等到目送那荷花灯安全地游进去一段时间后,柴倾城这才抬起头来,转头看着萧景瑞开口说道。

    “你……你是不是没有……放过花灯啊?”

    柴倾城看着那萧景瑞的面色有些古怪,试探着开口问道。

    那萧景瑞看了她一眼,却没有

    说话.

    认识这么久了,柴倾城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尿性,不说话就代表却是没有,于是便站起身来,认真说道:“你们从小养尊处优,没放过花灯很正常啊。我们这种从下在野外……”

    “放过。”

    柴倾城一愣,抬头去看,见萧景瑞站在河边,闪着银光的水波映入他的眼底,显得他整个人熠熠生辉,脸上带着些平日里看不到的温情。

    不知道为什么,柴倾城顿时只觉得心头一软,站起身来,静静站在他旁边,陪他一起看着那水波潋滟的河流。

    “也许你不记得了,小时候在宣安城,你娘带我和汐儿放过一次,当时你还在襁褓之中。”

    柴倾城一愣,转眼她已经来这里快一年了,如果不是刻意提起,早就将这些使其能够全都给忘了。

    “那……好玩吗?”

    柴倾城侧头看着他,开口问道。她不是原主,也没有一丁点关于襁褓中的记忆,于是便只好另起话题,问问他当时怎么样。

    “很漂亮,比现在还人还要多。”

    萧景瑞难得温情一笑。

    啊啊啊啊!

    柴倾城在心中默默尖叫起来,从来不知道萧景瑞笑起来是这样的好看。

    不像是萧卿师那般温润,也不像白展飞那般文质彬彬。好像是沉寂了千万年的冰山忽然在阳光下开始一点一点融化,反射出十分耀眼的光芒。

    “萧景瑞,你以后多笑笑吧,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柴倾城看着他的侧脸喃喃开口。

    那萧景瑞却猛地收住了笑容,脸色十分奇怪地朝着那边看了看,说道:“我……我去那边看看兄长他们……”

    说着,便直接一转头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真不知道这萧景瑞到底是害羞还是别扭,柴倾城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也跟了过去。

    这时候湖中好像是灌满了眸中粉红色的荧光一样,这让柴倾城想到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那种能使得整个海滩变成荧光色的藻类。

    此刻他们面前的河水便就是这样。晚上气温下降,湖面上升起了淡淡的潮气,在那看不真切的潮气笼罩之下,远远望过去,好像一夜之间盛放在瑶池中的莲花一样。

    眼前的一切美的简直像个梦一样。

    “真漂亮啊。”

    柴倾城词穷,竟然找不出什么语言足以形容眼前看到的一切。

    “是啊,真美。”

    曹紫萱也赞叹道。

    远处码头上停靠着许多小舟,有大有小,上舟身皆装饰地十分漂亮,不时有优美的丝竹声从上面传了出来。

    这时,茶摊上小二那豪爽的声音似乎在耳边响起。

    “晚上等大家都放了荷花灯之后,码头上会有一些小的画舫,到时候若是能泛舟右一次湖,那简直可以说是死而无憾了——”

    或许那大汉说的话中有夸张的成分,可看起来似乎真的很不错。

    “要不然……”柴倾城转头对着其余三人试探着开口询问。

    “画舫?”曹紫萱开口接过。

    萧景轩大手一挥,“走。”

    正在那码头边上放锚的老汉转头便看到两个长得十分清丽的女子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一个眉梢眼角都荡漾着笑容,另外一个则看起来更加稳重,只是微微扬起的唇角将她的心情出卖了个干干净净。

    “小姑娘,你们要坐船吗?”

    那老汉笑呵呵地朝着面前的两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开口问道。

    “嗯。”柴倾城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两兄弟,正准备开口,胳膊却被人从后面拽了拽。

    “麻烦您了,我们要两艘小船。”

    萧景瑞直接干脆利落地开口对着面前那老汉开口说道。

    柴倾城一愣,蹙起眉头看着萧景瑞,心想你们这些从小在金丝笼中长大的金饽饽们就是不懂在,这种就是要坐大船才好玩。

    “你觉得现在是考虑好玩的时候么?”

    萧景瑞似乎是一眼看穿了她内心的想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探身到她耳边,开口说道。

    柴倾城顿时就熄了想张口的心,连忙转过头冲着有些羞涩的曹紫萱和少爷开口说道:“对对对!分开才好玩嘛……”

    不知道为什么,柴倾城这样笑的时候,抬眼便看到了对面的萧景轩眼中似乎闪着光,柴倾城看懂了那个表情的意思,那意思是在说“我很满意”。

    柴倾城立马松了口气,转头冲着那老汉摆了摆手,“老人家,我们的船在哪边啊?”

    萧景瑞自身后走上前去,从怀中摸出银子来递给了那老汉。

    “我来给你们拉过来。”

    那老汉收了银子,顿时脸上的笑容更加明亮了起来,十分卖力地送着几分上了船。

    那是两艘小巧的小舟,看起来有些简陋,与那些大的画舫相比,却别有一番风味。

    不能坐大船的遗憾很快就被泛舟湖上的喜悦所替代。

    “快看!那里好美啊。”

    柴倾城坐在船头,萧景瑞站在船尾,不紧不慢地划着桨。

    “萧景瑞,快看那里。”

    柴倾城忽然眼睛一亮,指着不远处湖中心对着萧景瑞开心地开口说道。

    萧景瑞摇了摇头,顺着柴倾城的目光看了过去,湖心的位置上停靠着的一个相比较起来可以算是庞然大物的画舫。

    这个丫头,萧景瑞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抬眼看了一眼柴倾城,这个丫头原本还不乐意来,来了之后看起来怎么这么开心啊。

    “你不是不愿意来么?怎么还这么开心?”

    萧景瑞淡淡开口,他立在舟尾,挺拔的身影映在湖面上,湖面上的漂浮着的那些莲花灯不时地触碰的船身。

    柴倾城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又赞叹了一声,朝着水中伸出手去在粉红色的水中拨弄着。还未到夏季,夜里的湖水依旧很冷,却让柴倾城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她一边伸手在水中拨弄着,一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萧景瑞,语气中带了些满不在乎。

    “萧景瑞,你没听过一句话叫做既来之则安之吗?”

    萧景瑞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她。

    “萧景瑞我问你啊……”

    柴倾城将手从水中伸了出来,直直看着萧景瑞,湿漉漉的手垂在空中,滴答滴答地滴着水,在水中激起一圈一圈地小涟漪,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若是你毫无征兆地来到一个地方之后,你会怎么办?”

    萧景瑞一愣,转头看向柴倾城,见她语气有些奇怪,静静地看着她,突然感觉眼前这个柴倾城是自己所不熟悉的人。

    “既来之则安之吧。”

    沉默了片刻,萧景瑞淡淡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