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之宠妾要上天 > 第612章 射箭失利
    那两个小公公正对柴倾城报以艳羡崇敬的目光,最右边的那个似乎感觉到有什么声音正朝着自己越来越近。抬头一看,一根箭矢直直从自己头顶飞过,径直射向了身后的墙上。

    “砰!”

    那支箭直直射进了墙上的琉璃瓦上,顿时瓦砾横飞。

    几块碎石直接飞了过来,在小公公深蓝色的宫袍上擦出一道道痕迹。

    柴倾城脸色一变。自己的技术有这么差么?!

    她忙跑了过去,对着小公公上下打量着,焦急问道:“你没事吧。”

    那小太监似是一愣,连忙跪了下去,“没事没事。”

    意外!意外!柴倾城在心中这样安慰道,毕竟第一次射箭,射成这样也不是没有可能。

    柴倾城见那小太监跪下又站起的动作十分连贯灵活,便知他没有受伤,顿时,将心放了下来,转头走了回去。

    那惊魂未定的小太监见柴倾城转头往回走,心里不自觉松了口气,正想张口说话,却看见前面的人走到箭壶旁边又停了下来。

    敢情这位姑奶奶不是要走,而是要回去重新射啊,两个小太监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对于自己及对方人身安全的担忧,一齐往角落里退,就像提前商量好了似的。

    “失败是成功之母。”

    柴倾城在心中暗暗说了句,然后屏气凝神,闭起左眼,右眼睁成了浑圆,一眨不眨地顺着箭矢瞄准。

    “很好……”柴她自言自语道。“对,三点一线。”

    “眼睛,箭矢,靶心……”她深呼了一口气,“你可以的,加油!”

    若是此刻有个人站在柴倾城身后,便会发现她的两只手僵硬地拉着弓箭微微发抖,努力睁大的右眼抖的像筛子一样,嘴里絮絮叨叨地念着。

    “咻——”

    终于,她眯了眯几乎要淌出眼泪的右眼,右手猛地一松,箭矢飞了出去,直直……冲着靶心飞了过去。刹那间,靶子一震,箭矢直直扎在了靶子上,虽然只有两环,柴倾城还是兴奋得手舞足蹈。

    “yes!”

    柴倾城紧紧握住了双拳,身子后仰,这个姿势她从前在电视上看到过无数次,每次奥运会上,那些选手们知道自己得了冠军后,就会做这个动作。

    她沉浸在狂喜中,直到……仔细一看,箭是上了靶子,可那靶子……似乎不是正前方的那一个。

    远远从外面传出一声讥笑。

    如同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柴倾城转头一看,孙玉兰倚在靶场和球场中间的围栏上,用一种看着智障一样的眼神看了一眼柴倾城,然后冷哼一声,扭头走了。

    喂——

    柴倾城还没来得及出声,人早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带着满腔的郁闷,柴倾城朝着斜对面的靶子走了过去,伸手狠狠将箭矢拔了出来。眉头深深皱起,发觉还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这射箭跟投壶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好吗?

    怎么办?自己在曹夫子面前可是打过包票的。再过几日就要进行第一堂射箭课了。

    她还就不信了!

    柴倾城深吸了几口气,搭箭、张弓、射箭。

    夕阳下,一个人影站在靶

    场上,影子拉的极长,不时传来箭矢飞过的风声,以及低低的声音。

    “不科学呀,怎么没射中!”

    “没理由啊,又偏?!”

    “这次应该稳了……哎……别偏,别偏……”

    原本站在角落里的两个小太监已经被叫去吃饭,整个靶场真真正正只剩下柴倾城一个人了,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一边张弓射箭。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远处如丛林一般高低不一的殿宇渐渐隐没了去,有面孔稚嫩的少女端着一盏宫灯缓慢走着,不时停下来将走廊两边的灯笼点燃,由远及近逐渐形成一条光带,像无数的萤火虫聚在一起为即将到来的黑暗指引方向。

    最终,还是被黑暗吞没。

    柴倾城耷拉着两只手垂头丧气地回了朝颜殿。

    “您怎么才回来?”

    春蕊正在门口指挥小宫女打扫院子,抬眼看到柴倾城,连忙迎了出来。

    “饿不饿,奴婢去准备吃的?”

    柴倾城像是被抽去灵魂的木偶一样上下点了点头。

    “您怎么了郡主?”

    春蕊见她双眼无神,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蹙着眉头问道。

    柴倾城懒得说话,吃力地抬起手臂冲着她摆了摆,想表示自己没事,然而刚抬到肩部就感觉到一股酸痛。

    “嘶——”

    她不得不将胳膊重新放了下来。

    “饿。”她一脸的生无可恋。

    春蕊看了她两眼,匆忙朝着小厨房走了过去。

    柴倾城可算知道什么叫做摁倒地上狠狠摩擦了。今天对她施暴的对象就是那可恶的弓箭。

    坐在饭桌上,柴倾城尽量放缓了吃饭的幅度,以免牵动到胳膊处的肌肉,那里酸疼无比。若是有麻药,柴倾城真想给自己来上一针。

    “春蕊……”柴倾城移动头部,冲着春蕊使了个眼色,后者连忙凑了过来。

    “你去找几个太监,在院子里扎上一个靶子,我要用。”柴倾城恨恨说道,她就不信了,自己还就射不好了!

    现代的时候,柴倾城曾经无意间看了一部电影,是喜剧大师周星星主演的,名叫《厨神》,里面一个短短几分钟的镜头,主角经过在少林寺潜心学习厨艺,一举成神,碾压对手。柴倾城当时看到这个片段的时候,只觉得很爽。然后想象着自己似乎也可以通过头悬梁锥刺股的决心来达到质的飞跃。

    三天后,又一个横空飞出去,直直卡在树杈上的箭矢彻底打破了柴倾城心中的幻想。

    果然,这种瞬间脱胎换骨只发生在影视剧中。

    柴倾城叹了口气,明日就是开学后的第一堂射箭课了。躲也躲不过。

    这天晚上柴倾城早早睡了觉,第二日一早,天还没亮就去了上书房。

    曹夫子像往常一样走到上书房门口,拿着钥匙准备开门,忽然手中一顿,感觉旁边似乎有什么声音,转头一看,一个人影猛地窜了出来。

    因为此时,天还未亮,两人同时被吓了一跳,痛痛快快爆发出两声惊呼。

    “啊——”

    “是我啊,曹夫子。”柴倾城看清楚了面前人的脸,急忙止住尖叫,开口解释着。

    “柴先

    生?你今日怎么来的这般早?”曹夫子被她这么一说,细细一打量,还真是……

    “这不是……觉得平日里来的太晚嘛,来来来,我来帮您……”柴倾城殷勤地拿过曹夫子手中的钥匙低头将锁打开,又将大门推开,对着曹夫子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曹夫子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不对劲。”今日的柴先生似乎被打了鸡血一般。

    然而这还只是个开始,柴倾城刚进去,屁股都没挨到凳子就异常勤劳地跑到学堂中,将戒尺、纸笔整理的整整齐齐,然后又走到偏殿里,将各位夫子先生的教案齐齐擦了一遍。

    曹夫子看着她干的热火朝天,心中的疑虑更甚,坐在教案后,“柴先生,你今日如此反常,不会是射箭……”

    柴倾城手中的动作一顿,想着自己献了一早晨的殷勤,这会好歹也积攒了点勇气开口,于是直起身子,正欲开口。

    “哎……曹夫子,您怎么还在这儿啊,快跟我来。”一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曹夫子还坐在原位,急急忙忙冲着他摆了摆手。

    曹夫子一愣,立马站了起来,对着柴倾城嘱咐了一声,跟着外面的人匆匆走了出去。

    “柴先生,今天就看你的了,加油啊!”

    那两人走的匆忙,完全没听到柴倾城伸出的手臂和心中还没来得及说出来的话。

    哎呦喂,我干了一上午的活,能不能先让我说句话???

    柴倾城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这几分钟,柴倾城坐立难安。

    “柴先生,曹夫子让您直接带孩子们去靶场。”外面有小公公进来通报了一声,柴倾城点了点头。

    罢了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柴倾城长长吸了口气,走了出去。

    约莫半刻钟后,带着丁班的学生们到了靶场。

    然而——柴倾城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孙玉兰和甲班也在?曹夫子旁边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宫女太监,甚至还有侍卫,还有巨大华盖下坐着的那是……

    我靠!

    柴倾城默默在心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

    一直站在皇上旁边的曹夫子余光看到柴倾城走了过来,连忙对着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倾城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柴倾城坐过去,径直对着坐在主位上的萧景轩行了个跪拜礼。

    “平身吧。”

    坐在主位上那位天下之主大手一挥,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对着站在自己另外一边一名披钢戴甲,威风凛凛的中年男子指了指,说到:“林爱卿,这就是丁班的教习柴郡主。去年冬天,丁班可是拔得了头筹啊。”

    柴倾城看了过去,那名林将军看了自己一眼,目光中似乎有种善意,然后将目光移开,对着萧景轩抱拳,“陛下,柴将军之女难道就是这位?”

    柴倾城一愣,看着林将军在萧景轩肯定的目光中上下扫视着自己,开口道:“郡主,末将林荣,昔日听闻柴将军的事迹,心中多有仰慕,想要一睹柴将军风采。如今见了柴小姐,也算间接了了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