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之宠妾要上天 > 第513章 母子平安
    只要萧寒能站在自己身边,苏柔儿便是觉得什么都不会怕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苏柔儿语无伦次的说着话。

    真好……

    这种共同面对困难的感觉真好,这样她便是什么都不怕了。

    御书房内静悄悄的,一丁点声音都听不见。

    萧寒低头,伸手轻轻的抹去了苏柔儿眼角的泪水,便又是一声无声的叹息。

    有些事,终究是无法避免的……

    人世间总是有许多磨难与取舍的,有时候也是半分由不得人。

    就像这京城的安宁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暗潮涌动。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却但是要人去经历的,才能体验到其中的道理。

    温子然在卧天盟内接到京城传来的飞鸽传书的时候,看到纸条上的标志,温润的神色分明是多了几分亮光。

    却是在看到纸条上的内容之后,笑意是越发的深了,但是眼中也是多了几分淡漠的伤感之情。

    “让云老来一趟。”温子然毕竟是温子然,只是瞬间眼中便是没有刚才的伤感了,就连声音中也是听不出来任何的情绪。

    但是,那心中的伤感之情是能够瞒得了别人,却是瞒不过自己的。

    温子然从腰间拿出来一个云纹玉佩,这会看着这个玉佩微微的出神,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人的音容笑貌,这会依旧是在眼前徘徊,但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常人道有缘无分。

    但是他与苏姑娘却是无缘无分,就是那样浅薄的缘分,都叫温子然自己都不愿意说出来。

    这一生,温子然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但唯独一件,就是关于她。

    是他没有阻止晁惠,是他没有阻止红莲教,才让许多人,包括苏姑娘受了这些的罪。

    温子然这会都依稀记得,记得自己那会在突厥边境见到苏柔儿的时候,那种画面都历历在目,却是分毫都不敢多想。

    但是此刻……

    温子然低头,终究是叹了一口气。

    云石从被告知盟主有请的时候,这会虽然是来了,但是也依旧是有几分不耐烦。

    又没有什么病人,若只是为一些无用的事情来叨扰自己,云石便想着自己再搬出去卧天盟。

    等到了温子然的门口,云石便是没有多少顾忌了,只是直直的将门推开,这会忍着脸上的不耐烦,但还是勉强能待住的。

    温子然倒是习惯云石这个样子了,便是连神色都没有变,只是将从进城中递过来的字条给了云石,叫他自己过目。

    有些话,他不用多说,云老便是明白的。

    温子然知道,云老也是十分看中苏姑娘,定然是不会不管。

    果然……

    等云石将字条上的字看明白了,这会脸色都是有些发青了,似乎是想骂人,却是又生生的忍住了。

    “真是……真是……”苏柔儿身体,云石哪里不知道,之前伤了身体,这会又是这样折腾,就不单单是伤元气的事情了。

    “怀孩子哪里有命重要,当真是胡闹!”云石是不在苏柔儿身边,若是在必然是要指着鼻子骂几句的。

    但是……但是……云石又是当真舍不得。

    这孩子怎么就这样难,好歹是过了一段时间安生日子,怎么就又不好了。

    温子然听着云老说话,这会也不知道如何插嘴,只是等着他一通抱怨之后,这才是缓缓的开开:“若是您不愿意去京城……”

    “谁不愿意去!”云石一听温子然这话就不愿意了,这可是一尸两命的事情,哪里能够马虎。

    若是交给皇宫内的那些庸医,但凡是那个丫头出个事情,他这老头子下半辈子怕是都不能安心了。

    云石回答的是痛快,也是在温子然的预料之中。

    “云老,这个麻烦您交给苏姑娘。”温子然手中拿着一封信,还有一个盒子,这会悉数给了云老。

    云老斜眼看了一眼温子然,这会不用多想就知道其中缘由了,便是没好气的将这信与盒子夺过来,便是一丁点都迟疑就出去了。

    有话好好说就好了,何苦是拐弯抹角。

    云老最为讨厌的就是温子然这个样子了,明白人却是从来不说明白话,那一腔的心思是任谁都猜不透。

    但这却不是重点……

    那丫头的身子……

    云老只要是一想到这个,便是丝毫都在这卧天盟待不住了,只是想着去京城看到那丫头才好。

    唉……

    云老叹了口气,这会当真是觉得有些心疼苏柔儿。

    看来,自己也是要马上到京城了,为免夜长梦多。

    京城内,也是一片平静,算是安康了,但是皇宫内,这会一院子的太医都是有些头疼了。

    皇后娘娘的那个身体哪个太医不知道,这会才是刚刚缓和过来,若是再过个两三年勉强还是能吃消的,但是这会皇后娘娘的身体当真是经不起的。

    但是……

    但是这圣旨都下来了,这些太医就算是绞尽脑汁,自然是想着怎么护着皇后娘娘的身体,便是半分都不敢耽搁。

    苏柔儿这会睡在床榻之上,这会是一动都没有动,杨嬷嬷便是在一旁守着,但凡是苏柔儿动一动,眼睛都直直的看着苏柔儿。

    也不是因为旁的原因,实在是太医说的让人心中担忧。

    至于苏柔儿,这会脸色却是依旧如常,这些日子除了自己有些困乏嗜睡之外,便也没有多少不舒服的地方了。

    那些太医……

    苏柔儿抬头看了眼杨嬷嬷紧张的神色,这球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自己的身体就算是再弱,也不是这几天的事情,这头几个月是不妨事的,最为难过的是之后肚子大了的月份。

    这会,当真是太过去小心翼翼了。

    但是,又没人听自己的,苏柔儿也是为了让大家安心,便是随着他们的心意,都能够安心一点的。

    还好,云老今天就要进宫来了。

    “杨嬷嬷,你去问问云老这会到哪里了。”苏柔儿有些着急,早一些的时候就说云老进宫来,但是这会却是依旧是听不见任何通传。

    杨嬷嬷见苏柔儿着急,自然是忙忙的出去问了一句,好让主子知道。

    “皇后娘娘,云神医马上就到长乐宫了。”这外男进宫,

    自然是多费一些心思的,也就耽误功夫。

    苏柔儿点了点头,靠在床边,这会虽然是没有什么大的毛病,但是身子却是虚乏的不行,勉强才能等着。

    云石被传唤进长乐宫的时候,看着这周围的宫女与规矩,着实是觉得有几分烦乱,却是想到苏柔儿的时候都一一忍了。

    等到了房间内,云老看着苏柔儿的样子,旁的一句话都没有,只是皱着眉头然后给苏柔儿切脉,这会神色也是十分的严肃。

    苏柔儿本来是十分想念云老的,但是这会看见云老这个样子,也着实是有几分拘谨的。

    虽然是不明白为什么云老这么大的气性,但是苏柔儿只觉得心中毛毛的,只想着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云来才是会这般的烦躁。

    “身体除了困乏,可是还有哪里不适应?”云老这里自然是没有客套的话,这会便是直直的问病情,就好像是一个冷漠无比的大夫。

    苏柔儿摇了摇头,这会也是说不上来什么,自己是有困乏嗜睡,但也只有这个了,旁的也是说不上来。

    “那再看看,反正你怕死。”云老硬邦邦的说了这一句,便是没有什么话了,只是从袖子中取出来一封信与一个盒子,一股脑的给了苏柔儿便是出去了。

    他才不想耽误功夫说那些闲话,有这样的时间都可以去配三四副药了。

    苏柔莫名其妙的被云老塞了这些东西,这会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云老就直直的出去了,苏柔儿当真是害怕云老找不见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赶紧唤了一声杨嬷嬷,“杨嬷嬷,你看着云老,小心照看着,便是想要什么给什么就好了。”

    别的不说,云老这个性子当真是不会变了,还是这般的火气大,一丁点都不收敛。

    苏柔儿看着云老的身影没影了,这才是收回神色,这才是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东西,这会却是满眼的疑虑。

    这些东西是谁的,云老也没有说清楚,便是一股脑的塞给自己了。

    苏柔儿好奇的将盒子打开,却是愣了愣,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盒子中的东西,他是再熟悉不过了。

    云纹玉佩!

    是自己之前用过的云纹玉佩,这会却是又是出现在了自己手中。

    苏柔儿微微的皱眉,似乎是不太明白,但是手已经率先的打开信封,细细的看着。

    这还是苏柔儿第一次见到温子然的笔迹,再看其中的内容,苏柔儿的眼睛却是微微的蹙起来了。

    若是说看到这云纹玉佩,苏柔儿的心微微的闪过一丝惊讶,这会便是震惊了。

    怪不得是温子然率先在帐篷中找见自己……

    怪不得萧寒最后都没有找见晁惠与温子然……

    怪不得……

    之前许多的丝丝的疑虑,在这封信中却是说的清清楚楚,字里行间之间尽是歉意。

    苏柔儿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封信却是有些恍惚。

    之前的种种,苏柔儿已然是忘却的差不多了,但若是时不时的想起来依旧是会痛。

    她一直认为是温子然将自己从帐篷中带出来的,别的却是一直没有多想。

    但是此刻,温子然却是将这血淋淋的真相摆在了眼前。

    说实话,苏柔儿情愿是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