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18章 当家主当了叛徒
    “咳咳。”

    优哉游哉坐在椅子上喝水的徐世杨现坞堡主们过来了,装模做样咳嗽两声,提醒这对姐妹。

    赵珊抬头看了门口一眼,红着脸拽住赵珊的耳朵,躲到后屋去了。

    “疼疼疼啊,姐姐!”

    “你还知道疼!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你都不疼!”

    随着女人的离去,屋子里终于安静一些了。

    “三哥,这是怎么回事?”徐世柳疑惑的问:“琳琳脑袋上为啥有绷带?”

    “那丫头跟鞑子拼命,抱着一个鞑子谋克从坞墙上跳下去了。”徐世杨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仅就勇敢来说,比咱家许多大老爷们可强多了。”

    所有人都看向徐世松,后者红着脸,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丫头没事吧?”徐世柳问。

    “还行吧,可能有点轻微的脑震荡,当时下面垫了厚厚一层尸体,那鞑子谋克也在她下面,摔晕过去了,她倒是没有大碍,这傻妮子不仅勇敢,运气也还不错。”

    “脑震荡是啥?”

    “没啥,我的意思是她现在有些昏呼呼的,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啊哦,那确实。”徐世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意有所指的说:“勇敢者总是能得到祖宗的眷顾,胆小鬼不论给宗祠上多少香火,贡奉多少供物,祖宗都肯定不会喜欢的。”

    “五哥儿,别太过分了!”徐世松终于忍不住了,他像个受伤的野兽一样对着徐世柳低声咆哮:“你在说谁胆小鬼!?我告诉你,我是跟我爹翻了脸才过来的!”

    啪啪啪。

    徐世杨轻轻鼓掌,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后,他冷冷的说道:“大哥也是个勇士,不过这胆小鬼……,把他带上来!”

    立刻两个选锋把一直关在地牢里的徐老头拖了过来。

    “徐管家?”坞堡主们一起惊叫起来。

    “你怎么在这?”徐世松大声喝问。

    “大少爷?大少爷救命啊!”

    徐老头这几天已经被外面的喊杀声折磨的精神崩溃了,他既害怕徐世杨打赢,回过头来找长房算账;又害怕鞑子打赢,他对鞑子已经没什么用处了,破了堡他还是得死。

    现在喊杀声已经停了,而徐家这么多坞堡主在这里,显然是徐世杨赢了,那么,现在应该就是二房找长房麻烦的时候了吧?

    幸好徐世松也在这里,这让徐老头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

    “他为什么在这里?”徐世松没从徐老头这里得到答案,于是转头问徐世杨。

    “鞑子送来的,家主把我这里的情报卖给鞑子了。”徐世杨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家主希望鞑子干掉我,就能满意的放过他,而鞑子希望我去干你们,把这老头送过来就是挑逗我去打你们,长房和鞑子都没想到我能把鞑子全干死。”

    叛徒!

    家主当了叛徒!

    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惊住了。

    这可不是简单的懦夫能够形容的,这是在坑害自己的亲人,坑害徐世杨这个亲侄儿,这是叛逆,这是……。

    呃,好吧,最后那个叛逆不算,叛逆谁呢?大周早就不管齐省这边的事了。

    “大哥,家主是叛徒。”

    徐世杨用平静的语气陈述一个事实:

    “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再次生,如果下一次我再去打鞑子,家主再当叛徒……,我不怕鞑子,但我怕家里人背后捅刀子。”

    “你要做什么?”徐世松惊恐的问道。

    “我毕竟是晚辈,也不能做太过分的事。”徐世杨回答:“请家主让贤吧。”

    ……

    去找徐睦江的麻烦之前,徐世杨还有很多别的工作要做。

    先当然是总结刚刚结束的战争。

    一直到胜利之后第三天,徐世杨才得到一个具体数据:

    这次的敌人中,真女真编制上属于一个猛安下属的5个谋克,他们的主子,勃极烈纥石烈志宁在后方留下每谋克2o甲兵作为总预备队,防止鞑靼人黑吃黑,再加上一路押解部分劫掠来的人口财物先行回家的人马,开战时,差不多还有4oo人多一点。

    战斗中,15屯斩获真女真级271,俘虏真女真1o9,级中有三个谋克,俘虏中有受了重伤的海林保,以及谋克蒲鲁浑,另外还有几十具级被打烂,不知道是谁,估计其中包含最后那个谋克。

    从这一点上来说,海林保的部队确确实实全军覆没了。

    女真人带出来的奴隶兵也有4oo,其中2oo多已经死了,另外2oo多被俘,这些俘虏中,包含高丽、契丹、渤海、奚人、汉人等等十几个民族。

    燕云汉谋克来的时候有8oo人上下,其中4oo人死亡,另外有3oo多人被俘。

    这伙人中,可能有几十个人逃走了,如果不出意外,他们没有回到燕云的机会,只能在半路找机会上山落草,当土匪。

    最后是1ooo多被鞑子沿途抓来的壮男壮女,其中一半已经死在战场上了,另外战斗中断断续续逃走2oo多人的样子,其他3oo人落入徐家手中。

    这中间有1oo多面容姣好的女子,是鞑子留在大营当玩具用的,其他2oo多全是青壮年男女。

    逃散的人肯定也没有走远,因为他们同样没法单独在这乱世生存,过几天,只要派人去附近搜罗一番,再准备些热腾腾的食物,估计就能找回大半。

    “三哥,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人口?”

    徐世柳自诩在在场的人中,跟徐世杨关系最好。因此如何分战利品这种比较敏感的话题,只能由他先提出。

    “真女真杀一半。”徐世杨语气冰冷的说:“蒲辇以上一个不留,其余全都分给你们做重活。”

    “假女真选五杀一,汉奸兵杀所有军官,被掠来的一个不杀,这些都归我。”

    假女真就是女真人的奴隶,他们都留着女真人一样的金钱鼠尾,但本质上仍然是奴隶,女真人自己杀起来也从不手软。

    汉奸兵本质上也是汉谋克等军官的农奴,都是苦命人杀了也没啥意思,但那些农奴主一个都不能留,因为徐世杨没有同样的地位和财产收买这些汉谋克,留着他们只能是祸害。

    “三哥,我想求你个事。”徐世柳一听徐世杨的计划,略有些焦急的叫道。

    “说吧。”

    “能不能把那个鞑子猛安留着,给我当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