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16章 坞堡血战6
    5具牛角号同时吹响,海林保率先扔出最后一张牌。

    盾车的火焰还没熄灭,汉奸兵就在女真人的逼迫下,歇斯底里的嚎叫着,把一具具长梯架在坞墙上,为了防止梯子被推倒,汉奸兵甚至一个个爬在梯子上,用身体压住它。

    最骁勇的女真甲兵在各谋克、蒲辇的带领下,顺着梯子向坞墙攀登,这些骁勇的老战士一手持刀,一手携盾,也不扶梯,只凭双腿就窜的飞快,转眼之间几乎就到了与墙头齐平的位置。

    “兄弟们!杀鞑子!”

    “杀鞑子喽~~~!”

    几个民兵队长纷纷命令,无数木枪向鞑子攒刺,一个强壮的谋克用大盾挡住身体左侧的木枪,右手大刀猛地一轮,连续砍断4根木枪。

    趁此机会,他又向上猛蹿两步,直接站在坞墙城垛上。

    “我乃大金谋克主……”

    场面话刚起了个头,一面门板一样的大斧头迎面砸过来,那谋克匆忙举起盾牌硬抗,哗啦一声,足有寻常伐木斧3倍重量的长斧破开盾牌,把这个女真谋克的左臂和脑袋一起劈成两半。

    李逵抬踢腿,轻轻踢了一脚,把这谋克的尸体踹到坞墙底下。

    后面,一个身体矮壮厚实的蒲辇两脚一登又窜了上来,这家伙跟李逵一样手持两把巨大的斧头,而且不像刚才那个谋克还想臭屁几句,登上城头后,他的双眼迅一扫,立刻就明白谁是最危险的敌人了。

    “汉狗去死吧!”

    “杀鞑子!”

    李逵和那蒲辇同时出一声慑人的嚎叫,然后挥舞手中两柄斧头撞在一起!

    ……

    “啊!”

    身边传来一声惨叫,正在跟同伴奋力把一个伤员抬上担架的赵琳下意识转头一看,一个民兵被重箭射中面门,栽倒在坞墙下面。

    民兵的身影消失后,露出一节梯子的顶端,赵琳可以清楚的听到一阵咯吱咯吱的轻响,肯定是有个鞑子正在顺着梯子向上攀登。

    赵琳伸手向自己背后一摸,把已经用的很旧的火门枪拿在手里,自己半跪在地上,枪口直接对准梯子的中间,静静等待着。

    片刻后,一个鞑子丑陋的嘴脸映入赵琳眼帘,那家伙看到面前居然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明显呆了一下,似乎对此有些疑惑。

    赵琳却是一点都不客气,右手轻轻捏住蛇形扳机,火绳用半秒钟时间引燃药室中的射药,一枚3钱重的铅弹在轰鸣中钻出枪膛,然后又瞬间钻入2o公分之外的鞑子脑袋。

    那强壮鞑子整个头颅都被炸成一团向后四散飞溅的碎血花,无头尸体像是破麻袋一样滚落下去。

    “果果!果果快过来!”赵琳没有时间观察战果,她大声呼唤自己医疗队的同伴:“把你的枪给我!快!鞑子要上来了!”

    赵琳对自己的能力有很清醒的认识,不生奇迹的话,她基本不可能在下一个鞑子上来之前重新完成装填,幸运的是,在她这个医疗队长的要求下,所有女兵登上坞墙时,都背着已经装填好的火门枪。

    那个被称为果果的女孩听话的把枪递给赵琳,但她整个人抖得跟筛糠一样,动作慢的出奇。

    赵琳不耐烦的一把夺过枪,刚一转身,一个鞑子就已经露出半个身子!

    “啊!!!”

    果果忍不住尖叫一声,那声音尖锐的像是在用手指甲划黑板,刺耳的不得了。

    赵琳呲呲牙,把火门枪支棍夹在右臂腋下,枪口对准目标,就要扣动扳机。

    却没想到,那鞑子猛地一挥刀,把近在眼前的火门枪格开了。

    呯的一声枪响,子弹飞到天上,打空了。

    这鞑子正是谋克蒲鲁浑,他趁着赵琳射偏的短短时间,迅跳上坞墙,一把把赵琳手中已经打空子弹的火门枪夺过来,顺手扔到坞堡下面。

    “丫头,汉狗的男人都死绝了?”

    蒲鲁浑咧开大嘴笑了一下。

    旁边几个民兵终于现这边出了状况,挺着木矛直刺过来。

    蒲鲁浑怒喝一声,左手迅抽出飞斧甩了出去,一个民兵惨叫着倒在地上,这鞑子正要过去砍杀,赵琳却像是愤怒的野猫,直接向他扑了过来。

    蒲鲁浑太大意了,他解除了赵琳的武装,就以为这个小女孩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却忘记他实际上还站在坞墙边缘!

    赵琳整个人直接撞过来,双手紧紧抱住蒲鲁浑的腰,借助前冲的气势和自己全部体重,居然把这个强壮的鞑子谋克推了出去!

    “琳琳!”果果惨叫一声,眼睁睁看着赵琳和蒲鲁浑一起消失在坞墙边缘。

    ……

    海林保脸色苍白,虽然他的手下已经接近城头,甚至渐渐有人登上坞墙,但人数太少了,那些装备简陋的民兵依旧可以利用地形和人数优势跟他的部下拼消耗,这样下去,就算能占据一段坞墙,他剩余的力量也不足以在上面站稳脚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进攻已经失败了。

    ‘也许真的该撤退了?’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然后他就听到一阵兴奋的欢呼声。

    “主子!主子!撞开大门了!”一个汉人谋克连滚带爬跑过来,大声喊道:“我们撞开坞堡大门了!”

    “什么?”海林保一把拽过那汉谋克,大声问:“大门开了!?”

    “是!是!奴才把坞堡西门撞开了!奴才可是……。”

    汉谋克还想说点什么,好向他的主子邀功,海林保却不耐烦的把他扔在一边。

    “大门开了!奴才们,跟主子进去杀汉狗抢娘们啦!”

    海林保拔出大刀,一声吆喝,率先向洞开的坞堡西门冲去。

    他身边最后2o个真女真护卫一起狂嚎起来,挥舞各种兵器,跟在后面钻进门洞。

    这次鞑子进攻,西大门这边只装了一根最细的门闩,果然很快就被汉奸兵撞断了。

    大门周边所有敌人,真鞑子、汉奸兵和奴隶兵都不自觉开始向这边靠拢,坞墙顶上的威胁顿时一轻。

    徐世杨就站在门洞对面,冷冷的看着鞑子向自己扑过来。

    他的身后有两个中队的定远营战兵,脚边还摆放着两门木炮,直直对准狭窄门洞中拥挤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