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15章 坞堡血战5
    建兴十一年十月二十二

    清晨,海林保再次动进攻。

    他跟徐世杨都很清楚,无论是否能够攻下坞堡,这都是最后一次进攻了。

    之间的几次战斗,海林保手下的真女真损失过1oo,汉谋克损失过3oo,无甲的女真奴隶兵只剩下一半,新抓来的奴隶更是只剩1ooo多能用,而且其中一半还是不能上战场的女人。

    所以,无论海林保再怎么不甘心,这都是最后一次了。

    因为他已经没有力量再组织下一次进攻。

    谋克蒲鲁浑抬起头,有些畏惧的看向一里半距离之外的坞墙,昨天对面的敌人也没闲着,他们虽然放弃了城下的矮墙,却把坞墙顶端被炸毁的城垛修复了不少,就算没修好,也用厚木板遮住了。

    作为一个老战士,蒲鲁浑很清楚,面对这样的工事,他们最倚重的弓箭只能起到压制作用,无法大量杀伤从而造成敌军崩溃。

    如果能赢,那么最后肯定是大金勇士登上城头,拼刀子打垮对面的民兵。

    蒲鲁浑觉得,以之前几天对面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就算一切顺利,大金勇士少说也得再折1oo人。

    这根本就是个亏本的买卖!

    蒲鲁浑觉得海林保已经疯了,否则他怎么会下定决心打到底?

    金军队伍的最后排,海林保大声吼道:

    “今日率先登坞墙者,赏银百两!缎子2o匹!汉女5人!宝马1匹!攻破这围子,所得全都归你们这些奴才,主子我分文不取!”

    ‘赏倒是不少,可也得有命拿啊。’蒲鲁浑暗中叹息:‘而且,这次回去之后纥石烈主子不宰了你才怪!’

    “今日汉人退后一步者,女真人斩之!女真人退一步者,本猛安斩之!不破开这围子,谁都不准后退一步!进攻!”

    喊完,海林保带着2o个女真甲兵做督战队,强迫前方的女真人、汉奸兵、奴隶兵和奴隶一层押解一层,缓缓前进。

    徐世杨依旧站在坞堡西墙顶上,冷冷的看着敌人。

    既然是最后一击,当然要竭尽全力,对面那鞑子连分兵牵制都不做了,明显是集中了手头所有能集结起来的力量主攻西门。

    这简直是……,简直是太好了!

    鞑子这是完全忽略了定远营的野战能力,认为徐世杨只能防守!

    这绝对是致命的错误。

    “解宝、徐大、徐二。”

    “在!”

    “属下在!”

    “你们三人带定远营3个中队从北门出去,这边开打一个时辰后,你们出击包抄鞑子后路。”徐世杨命令道:“若是在外面看到徐世柳,就叫上他一起。即使他没来,你们也要自己进攻。”

    “堡主,这太危险了!”解宝立刻劝道:“咱们都守在这里,只要顶住这一波,咱就赢了,没必要再冒险!”

    “不行!我要全胜!我要全歼鞑子!”徐世杨说道:“鞑子不吃一次大亏,他们只会一次次把咱这当餐桌!咱们必须打出气势来,让鞑子知道厉害!”

    更重要的是,守到现在,徐世杨现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敌人不熟悉火药武器,因此几次被打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如果让这伙鞑子回去一部分,下次他们肯定就会注意这个问题了,到那时,徐世杨一个重大依仗。

    “不要再劝了!我意已决!你们立刻去准备!”

    ……

    这一次,鞑子走的比上次进攻稍快。

    因为徐世杨手中的木炮已经消耗大半,储备的火药武器也已经不多了。

    他必须节约,把最强火力用在最重要的地方。

    根据上次作战,第二轮重火力令人振奋的好成绩推算,徐世杨认为对付鞑子盾车,木炮的最佳设计效果是1o步左右。

    于是这次,徐世杨干脆咬紧牙关,任由敌人接近到1o步左右,才命令开火。

    轰轰轰!

    这次只有8门马克2型参与射击,如愿摧毁了3辆盾车。

    另外还有一些推盾车的奴隶,忍受不了周围同伴们的惨状,四散而逃。

    后面督战的鞑子射出一波轻箭,杀死大约2o个逃亡者,其他都逃散了。

    随后,鞑子强迫后面的奴隶或者汉奸兵填补上去,继续推着那些盾车前进。

    跟上次一样,盾车被直接推进壕沟里,徐世杨那不够宽的壕沟被瞬间填满一段。

    但这次与上次有些不同,第一排盾车后面,还有一排盾车。

    鞑子把前面死者的尸体和奴隶背负的土袋填在盾车的背面,形成一道平整的道路。

    期间,替换定远营担任防守主力的民兵用软弓射出几百箭,杀死大约3o或4o个无甲的奴隶。

    女真兵也在稍远的地方回击上百箭,民兵同样一片片倒在墙头。

    不过,此时153屯民兵士气相当高昂,他们已经多次打退过鞑子,很多人认为这一次也不会例外,很多人大着胆子站在防箭的悬户和木盾之外,冒着箭雨对敌人射击,他们承受了最重的伤亡,却依旧齐声呐喊着跟敌人对射。

    不过,软弓骨箭的杀伤力毕竟不足,鞑子已经成功填平很长一段壕沟,然后第二排盾车继续前进,民兵的弓箭立刻失去了作用。

    “准备万人敌!”

    徐世杨大声命令:

    “记住,别把身子探出去!”

    勇猛真不见得总是好事,冷静可能更重要一点。

    上次的经验太惨痛,不吸取教训可不行。

    三、二、一!

    推!

    十几个万人敌被从城垛中间推了出去——反正这不是用来砸人的,干嘛非得逞能扔出去呢?

    陶罐包装的万人敌外面还有一层藤框,并用麻绳缠绕绑紧,以防止部分印信过长没有迅爆炸的弹药摔碎。

    一旦万人敌妥善爆炸,一斤黑火药所产生的威力足以彻底摧毁鞑子的盾车,而且陶罐碎裂后,对无甲敌人的效果相当于自锻破片,杀伤力和杀伤范围十分可观。

    第二排盾车瞬间陷入火海,化成无数碎片和燃烧的残骸。

    奴隶、奴隶兵和部分汉奸兵在火焰中垂死挣扎,凄惨的嚎叫声响彻云霄。

    徐世杨和海林保对这样的场景都很满意。

    前者得意的是敌人又一次损失惨重,而且摧毁了全部盾车。后者对仅用一些炮灰就消耗守军大量火药也暗暗欣喜。

    现在,到了掀最后底牌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