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13章 坞堡血战4
    女真人也不是好相与的,定远营开火的时候,这些战技娴熟的老猎人站在十步之内,用重箭对守军射击。

    这个距离上,弓箭也有着绝大的杀伤力,甚至因为射优势,弓箭的伤害输出远高于火枪!

    数十个金兵以极快的度射出几波重箭,拥挤在一起的锐士兵和神机兵一片片中箭倒地,如果不是有胸墙遮挡,他们本来应该付出更大代价。

    “撤退!撤到坞墙上去!”

    徐世杨挥舞倭刀,大声命令。

    身后,153堡的西门被打开,在箭雨中站立不住的定远营士兵开始撤离胸墙。

    长时间的队列训练起到了作用,即使在这种危险的时刻,定远营依旧维持着起码的撤退秩序——神机兵先走,锐士兵和选锋兵互相掩护,交替撤退。

    鞑子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领头的谋克一声喊,女真武士扔掉手中步弓,齐齐拔出大刀、单手斧、狼牙棒等兵器,嚎叫着越过胸墙,向坞堡大门冲来。

    徐世杨依旧走在最后,他趁第一个鞑子跳过胸墙,立足未稳的时机不退反进,挥舞倭刀冲着鞑子头盔猛劈下去。

    由于用力过猛,倭刀砍在精铁头盔上,铛的一声断成两节,不过那个鞑子也像被重锤击中一般,捂着脑袋跪倒在徐世杨面前。

    徐世杨猛冲一步,一脚踢在他的面门上,那人仰天喷出一口混合牙齿的鲜血,倒在地上不动了。

    身边,解宝率领7、8个第一期的老选锋,用缴获自鞑子的战弓重箭平射越过胸墙的鞑子,一连射倒数人,暂时挡住鞑子的攻势。

    徐世杨不再恋战,转头通过大门,回到坞堡里面。

    片刻后,大门轰然关闭,辅兵们连续加上三道门闩,然后又在门后堵了一辆装满石头的大车。

    外面立刻响起疯狂的砸门声,鞑子们不甘心的嚎叫着,在坞墙下面乱窜,寻找新的机会。

    徐世杨一把拽过一个新军号手,声嘶力竭的喊道:“去信号!红色信号弹!让徐世柳过来支援!”

    “是!”信号兵也紧张的不得了,扯着嗓子回了一句,然后就向坞堡高处跑去。

    徐世杨紧追两步,又把他拦下了。

    “深呼一口气,别紧张!别错信号!”徐世杨尽量压制自己心中的紧张情绪:“我们就要赢了,该紧张的是敌人,冷静一点,慢慢走,笑一笑?”

    徐世杨看到一个比哭难看的笑容。

    “很好!去吧。”

    ……

    “冷静!别乱!”

    海林保带着1oo多作为预备队的真女真和3oo多汉谋克兵赶到墙下。

    此时前面的鞑子还在用斧头和狼牙棒徒劳的敲打坞堡大门。

    墙头上不断有大石块扔下,把混乱的鞑子和汉奸兵砸的头破血流。

    “不要乱!射箭!压制墙头!”

    海林保身边最后的1oo多真女真立刻拉弓射击,几个正把身体伸出坞墙,准备投掷石块的民兵被射中,惨叫着滚落下来。

    羽箭哚哚哚不断落下,立刻把民兵们压制在悬户下,抬不起头来。

    呜……,嘭!

    一枚红色信号弹飞上半空,炸成一团火花。

    可惜现在是白天,若是晚上,烟花效果本来应该更加华丽。

    海林保皱皱眉头,前天夜里那几枚信号弹,他就没搞明白是什么意思,一开始以为汉人有援军,他派人去东面埋伏了一天一夜,结果什么都没等到。

    这次的信号是啥意思?

    不管是啥意思,这一仗都得打下去!

    若是现在结束战斗,他海林保这趟出来,就是除了损兵折将,啥都没干!

    “登城!”

    女真猛安一声大吼,立刻有汉奸兵把架在壕沟上的长梯抽出来,重新架到坞墙上。

    几个以骁勇著称的女真勇士嘴里叼着短刀,顺着梯子迅攀登,片刻之间就窜上去好大一截。

    鞑子即将攀上墙头的时候,一排排木矛如毒蛇吐信般深处,虽然无法刺穿鞑子的铠甲,却足以把一个人从梯子上推出去。

    随后有人有草叉架住梯子,几个人一起用力,把梯子推倒。

    “听我口令!”

    站在墙下的徐世杨怒吼着:

    “准备万人敌!”

    十几个胆大力壮的选锋提起重达一斤半的万人敌,立刻有人帮他们点燃印信。

    3、2、1!

    “扔出去!”

    选锋兵一起站起,把万人敌扔出墙外。

    这时,又是一波重箭袭来,三个暴露的选锋兵被击中,两枚万人敌掉落在墙头上!

    轰轰轰!

    十几个装有一斤火药的万人敌在墙上墙下同时爆炸,徐世杨只觉得一层层黄土扑面而来,惨叫声震耳欲聋!

    “我去T m d!”徐世杨昏了头一般,提着半截倭刀几步从斜梯窜上墙头。

    眼前的景象让他怒火万丈,由于人员过于密集,两枚万人敌居然扫空了半面西墙的守军!至少2o人摔下城去,另有2、3o人浑身血污在墙头上打滚!

    好在城下的情况更加糟糕,海林保的人站的比较远,受到的波及轻一些,准备强行登城的汉奸兵和真女真鞑子,全都陷入万人敌的杀伤范围。

    不管有没有铠甲,不管是汉人还是女真人,死神对他们完全一视同仁,一个都没放过!

    海林保站在十步开外,张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坞墙下所有士兵全都淹没在浓烟和烈焰之中,几张重新搭好的梯子全部折断,横飞的碎石子甚至飞过来,打的他的头盔当当作响!

    女真弓手的射击一时也停止了,他们都被这惊天动地的一击震住,很多人士气全无,在这人力完全无法抗衡的攻击面前不自觉的步步后退。

    很快,海林保居然成了鞑子队列中站的最靠前的人。

    片刻之后,他们看到一个穿着亮银色札甲的身影出现在墙头,那家伙气急败坏的骂了几句,然后抬起头向这边看来。

    海林保立刻意识到,这应该就是那个杀了他儿子的徐世杨了。

    因为他穿着海呼里的铠甲。

    徐世杨也看到了海林保,这家伙穿着华丽的战甲,胸膛前还有一面闪亮的金色护心镜,这装备可不是一般谋克能用得起的。

    徐世杨高高昂起下巴,完好的右手举起始终没有离手的半截倭刀,指向海林保。

    然后重重的虚劈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