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12章 坞堡血战3
    “解珍,你带定远营第三中队,以及3oo民兵防守东侧。”

    “是,堡主。”

    “记住,可以出击,但不要走的太远。”

    “放心吧,堡主,俺不会再犯同样的错了。”

    “其他人还是跟我一起防守西面,准备好震天雷和大炮。”徐世杨说道:“装霰弹的木炮不准对盾车射击,不要浪费火力。先用马克二型试一下。”

    “是!”众人齐齐应道。

    这时,外面传来低沉的牛角号声,鞑子的进攻开始了。

    “都去准备吧!”徐世杨大声说道:“鞑子永远别想攻破咱这坞堡!”

    ……

    金军营地距离153堡的壕沟有大约1里半左右的距离,即使对行动缓慢的盾车,这点距离也是顷刻可至。

    徐世杨依旧来到第一线胸墙附近,站在他的位置上向外望去,三十辆庞大的盾车缓缓靠近,气势上似乎还不错,对普通士兵来说可能是个压力。

    只是作为穿越者,徐世杨对飞奔的车流都视若无睹,眼前这些迟缓的盾车更是不算什么。

    “稳住!”徐世杨大叫着:“大木炮做好准备!两门对准一辆!听我命令!”

    徐世杨手中一共有2o门马克二型木炮,若是每两炮能摧毁一辆盾车,鞑子就得折损三分之一的盾车。

    当然,这只是最理想的情况,就算做不到,徐世杨还有别的底牌。

    盾车迅接近到距离胸墙只有5o步远的位置,徐世杨右手持倭刀,高高举起。

    所有人都神情紧张的看向敌人。

    3o步,这个距离对于一门炮来说,已经相当于直接顶在对手脑门上了。

    徐世杨猛的一挥手,胸墙上十门装填实心弹的木炮同时开火。

    轰轰轰!

    十枚3斤重的圆形石弹飞出炮膛,即使距离如此之近,仍有三枚炮弹打偏,从盾车头顶飞了过去,其中一枚正好落在后方汉奸军的阵列中,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碎裂声中,两个敌兵筋骨尽断,一声不吭瘫在地上,另外有两人被波及,一个失去了半边肩膀,一个大腿被打断。

    另有3枚炮弹在地上弹了一下,其中两枚直接命中盾车,两辆被击中的盾车都停了下来,盾车表面并未被摧毁,石弹直接被撞碎在厚厚的挡板上,但挡板背后也被轰出无数如刀子般锋利的碎木渣,横扫推着盾车前进的奴隶。

    没有盔甲的奴隶和奴隶兵被成片割倒,盾车后面几乎无人幸存。

    一枚炮弹从两辆盾车之间的空隙中飞了过去,揍飞了一个不小心暴露出来的奴隶兵的脑袋,然后径直钻进后方汉奸兵的阵列中,瞬间那里又被开出一道血胡同。

    最后四枚炮弹全都直接命中,其中一辆盾车被命中三次,直接散了架,后面的奴隶兵全部被木石碎片扫倒,无一幸免。

    另外一辆盾车被击穿,坚硬的花岗岩炮弹在护盾上开出一个通透的大洞,那辆盾车也停下不动了,徐世杨并未现有幸存者从后面出来。

    此时,凄厉的惨叫声才传到徐世杨的耳朵里,无数垂死挣扎的人体在地上翻滚扭动,鲜血染红了大地。

    1o炮干掉4辆盾车,比想象中的成绩稍微差一点,倒也可以接受。

    一轮过后,神机兵迅在几个辅兵的配合下把用绳索固定在胸墙上的木炮解下来,扔到一边。

    这些木炮到处都在冒烟,一些地方甚至烧的焦黑,绝对没人敢再装填一次,现在已经完全没用了。

    下一组炮手立刻把另外十门木炮捆绑在胸墙的固定位置,装填好的木炮总体重量也不过2o公斤左右,一个炮兵加两个辅助的民兵就能轻松操作,仅仅几分钟后,射准备已经完成。

    “开火!”

    徐世杨的命令再次传来。

    随后,十门马克二型木炮对准已经接近到不足十步的盾车开火,这一次,2辆盾车被摧毁,3辆被击穿,还有2辆被打得停了下来,推着盾车的奴隶们上万惨重,精神再一次崩溃,一些人不管不顾向后逃去,被跟进的汉奸兵斩杀。

    一些聪明一点的,干脆向两侧逃跑,金兵也没有时间追杀,这让他们中很多人逃得性命。

    现在轮到没能逃走的奴隶兵和被真女真逼迫上前的汉奸兵了。他们一起嚎叫着,推动剩下的2o辆盾车,走过最后几步,把盾车直接推进壕沟里!

    现在,鞑子跟徐世杨之间已经只剩一道低矮的胸墙了。

    不过,汉奸兵也失去了盾车的掩护,胸墙后面的神机兵和站在坞墙上的民兵同时对敌人开火,汉人谋克缺少盔甲掩护,即使软弓骨箭,从高处射下来,也能形成致命杀伤。

    所有人都知道最危险的时刻到来了,没有人敢于留手,民兵们都在以最快度向下方射击,顷刻间就把暴露出来的汉谋克射的鸡飞狗跳。

    更危险的当然是神机兵手中的火枪,即使制作精良的盔甲,都无法在这个距离上挡住火枪射击,更别说只有一件布衣服的汉谋克,凡是被子弹击中者,全都没有幸存的可能。

    汉奸兵瞬间伤亡近百,已经死去和将要死去的尸体铺满了壕沟前的地面,还有很多人趴在壕沟中的盾车上,给后续的鞑子形成一道可以借助的斜坡。

    “杀!”

    一声慑人的吼声突然响起,上百女真兵小跑着撞开前面的汉奸,踩着盾车和尸体直接往胸墙上跳!

    不等徐世杨的命令,锐士兵们齐齐向前,密密麻麻数百根矛尖在胸墙上吞吐,站立不稳的金兵又都被顶了回去,趁他们冲锋势头被阻止的机会,装填完毕的火绳枪手抢先开火。

    硝烟腾起,最前排的女真兵齐齐摔倒一半,蒙着两层牛皮的盾牌也无法在这个距离上抵挡15毫米铅弹。

    “射箭!”几个女真谋克声嘶力竭的嚎叫着。

    “开火!”徐世杨也不甘示弱。

    后排使用火门枪的神机兵上前,对准几步开外的女真人扣动蛇型扳机,火绳点燃火门中的火药,推动5钱重的弹丸飞出枪膛,瞬间命中挡住子弹去路的障碍。

    铅弹破开漂亮的锁子甲,变成薄薄的一片,钻入柔软的人体,形成可怖的伤口,鲜血立刻如喷泉般汹涌而出。

    鞑子阵列中又有数十人被击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