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05章 背叛
    “既是你们徐家的人,你怎敢到本将的军营来,你们不知道他去年杀的人是主子的亲子?”

    海林保对着徐老头冷笑:

    “若是想主子放过你们,倒也简单,去跟你们家主说,把那徐世杨的人头送来,之后再谈供物。”

    “主子爷,那徐世杨在家中专横跋扈,我家主人实在拿他无法啊。”徐老头重重磕了个响头,哀求道:“我家主人愿将徐世杨下辖所部详细情况双手奉上,只求主子高抬贵手,饶我家一次……。”

    “呵呵,有意思,你是说,你家家主管不住那个叫徐世杨的家伙?”

    “是,那徐世杨天生神力,而且练兵也要有一套,家主丝毫拿不住他。”徐老头回答:“家主要各家给大金上供,他就在宗祠拔刀逼迫众人……。”

    “有点意思。”海林保乐了:“这么说,这徐世杨倒是个勇士?”

    “这……,确有些蛮勇……。”

    “若只是有些蛮勇,怎能杀死海呼里?”海林保大声说道:“我大金最重勇士,主子我愿意给那徐世杨一个机会。”

    “来人,带上这老头去找那徐世杨,告诉他,若是愿意降我大金,本将饶他不死。”

    海林保瞥了一眼错愕的徐老头,笑着说:

    “本将命令他为前锋,攻打这徐家其他坞堡,告诉他,所得财帛子女,他可以拿一成。”

    “啊!?”徐老头惊呆了,这啥意思啊?让徐世杨投降反攻徐家坞堡?

    “主子!不可啊!主子!那徐世杨……。”

    “把这老头带下去!”海林保不耐烦的一挥手,两个女真兵一左一右,拖着犹在挣扎的徐老头走了。

    “哼,想使断尾求生那一套?”海林保自言自语道:“也不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资格。”

    ……

    鞑子果然来了。

    与上次有人太过大意,被鞑子突袭破了堡不同,这次整个莒州所有家族都进入紧张的备战状态。

    然而没有多少人有信心守住自己的家园,因为这次来的鞑子实在太多了——一个猛安的真女真,以及另外一个燕云汉人猛安。

    加起来两千大军,哪一个都是精兵强将,远非坞堡民兵可比。

    而且,这次鞑子的态度跟往常也有不同,以往年份,大多数坞堡只要交上足够的财帛女子等贡物,女真人也不介意放过老实本分的坞堡。

    然而这次,凡是挡在金军进攻路线上的坞堡,都被毁灭了。

    女真人一路走来的道路上哭声震天,无数坞堡民背着自己不多的财产,在女真和汉人仆从军的看押下踉踉跄跄跟着女真大军行进,任何人稍微跟不上队伍,就会立刻被斩杀,更多的人精疲力竭,冻饿而死。

    道路两旁布满了尸体,野狗和乌鸦在女真人的队伍附近徘徊,撕咬争抢着不断增多的大餐。

    这地狱一般的光景让所有暂时幸存的坞堡毛骨悚然,他们没有办法,只好一次次派遣使者,奉上更多贡物,祈求对方高抬贵手。

    然而所有使者和贡物都如泥牛入海,完全换不回女真人的一丝回应。

    反而是唯一没有跟鞑子联络,一心想要跟他们干一场的徐世杨,突然见到几个女真人的使者。

    对方一共来了5个人,一个领头的女真武士,三个女真奴隶兵,以及徐老头。

    徐世杨好笑的看着这伙人,他也没想到,人人都想巴结的鞑子,没有回应别人,偏偏来到他这纯粹敌人的地盘上来了。

    这女真人莫不是一帮m?

    女真武士高昂着头,用鼻孔看向徐世杨:“你就是那个杀了海呼里的徐世杨?”

    居然会说汉语,真不赖。

    那就省事多了。

    “我是那个杀了你的徐世杨。”

    徐世杨微笑着挥挥手,十几个选锋兵一拥而上,在女真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把他们全都按在地上。

    “你这汉狗!你想对主子我做什么!快放开我!”

    徐世杨对女真武士的喝骂充耳不闻,从腰间拔出倭刀直劈下去。

    鲜血喷涌而出,喝骂声哑然而止,女真武士的脑袋滚落在徐老头脚边。

    徐老头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了,来之前已经有一个脑袋掉在他的脚边,现在又是一个。

    怪不得那女真猛安看重徐世杨,他们确实是一样的狠人。

    徐世杨的刀锋在无头尸体上抹了两下,然后他就那样提着寒光闪闪的倭刀,盯着徐老头看。

    看得这老头直毛。

    “三……,三哥儿……。”

    “管家叔叔为啥跟鞑子一起过来啊?”徐世杨微笑着问道:“难道我大伯已经投了鞑子?”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徐老头慌乱的辩解道:“俺只是来送贡物!只是送贡物而已!”

    倭刀轻轻架在徐老头的肩膀上,他能清楚的看到上面还带着深红色的血迹。

    老头吓得浑身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为啥鞑子要把你带到我这来?”徐世杨笑着问。

    “这是因为……。”

    “别撒谎啊,我这可还有3个鞑子没杀呢。”

    徐世杨用倭刀指了指地上趴着的三个金钱鼠尾:

    “把他们带到别处去,分别审问,谁说的跟别人不一样,我就杀了谁。”

    几个选锋兵狞笑着把犹自挣扎不已的鞑子奴隶兵拖走了。

    徐世杨并不担心他们忠贞不屈,真正的女真人倒也罢了,这些女真人手下的奴隶兵其实主要由汉人、渤海人、契丹人或高丽人组成,对金国的忠诚度十分可疑。

    这也是徐世杨没有第一时间砍了他们,只杀一个带头的女真人的缘故。

    “现在,告诉我实情,我大伯要你去见鞑子是为了啥?那鞑子为何又把你扔到我面前?”

    远处传来一阵压抑的惨嚎,听起来好像是人在承受着极大痛苦,又被堵住嘴时出的那种声音,虽然音量不大,但却显得更加渗人。

    “三哥儿……”

    徐睦江的管家惨叫一声,精神彻底崩溃,很快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现在轮到徐世杨目瞪口呆了。

    “你是说,大伯要牺牲我,换鞑子高抬贵手?”

    他不可置信的问。

    “我被自家的亲戚背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