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04章 开始
    9月底,最后的防御工程完工,徐世杨开始分流新收拢的流民。

    前前后后,他一共得到大约3ooo人,其中绝大多数是青壮男女(流民中的老弱很难活过来),徐世杨留下5oo个在工作中表现最好的男丁,作为辅兵补充进153的防御系统,其他人全部暂时分流。

    所有分走的流民只交给二房和三房下属的坞堡,长房一个人都没有,十五屯系统跟长房系统的分裂已经隐隐成型。

    随后,在徐世杨没有参加的家族内部会议上,长房系统其他坞堡主都对他表示强烈不满,家主徐睦江甚至以他没经过家族同意就扩充坞堡为由,提出罚没151和152两个坞堡。

    没有罚没153,大概是因为还需要牺牲一条尾巴,用来平息鞑子的怒火吧。

    然而,二房徐睦河、三房徐睦海都拒绝处罚徐世杨。

    用徐睦海的话说,家族是没同意徐世杨向西扩张,可也没说他不能扩张。

    徐世杨向西恢复的两个坞堡,本来就不是徐家的地盘,这实际上也是扩大了徐家的势力范围,对家族来说有功无过。

    除此之外,长房系统内的徐世松也明确表示反对处罚决议。

    孤掌难鸣之下,处罚决议最终流产,但为了平息家主的怒火,家族会议也不同意徐世杨照着自己的想法胡乱分配流民。

    准确的说,徐世杨那种抓住几千新劳力,却一点都不想分给别的做法不通过。

    徐世杨分流到别处的流民,由三位老爷重新分配,具体的分配方法是:三位老爷拿走三分之一,其他坞堡主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一归徐世杨。

    徐世柳把家族会议的决定悄悄告知徐世杨,他当时并未对亲戚们未得到本人同意就瓜分他的资产的做法多说什么,只是回信提醒徐世柳,别忘了两人的约定。

    因为不断涌入的流民带来了远方的消息——鞑子来了。

    1o月初,金军1o万抵达燕云地区,汇合这里的汉人勃极烈各部,总兵力达到15万人,随后誓师南下。

    表面上,金军对外宣称此次进攻的战略目标是踏平江南,彻底灭亡大周,进而统一天下。

    当然,女真人和燕云的汉人勃极烈们都没有强大的水师,对他们来说,长江是难以逾越的天险,除非大周长江水师能改换门庭,否则这个目标也只是吓唬吓唬大周朝廷而已。

    女真人的真实目的,就是大规模洗劫一遍江北地区,补充巨大的劳力缺口,同时逼迫大周增加岁币而已。

    既然是这个目的,金军的进攻路线就显得非常分散,为了扫到更多地区,抢掠到更多东西,一离开燕云范围,女真人就像是被捅了窝的马蜂,一下子散的到处都是。

    去年大金被鞑靼人的大元一通好抢,损失惨重。顺便战争中的高压政策又引他们内部各族奴隶联合大起义,金兵镇压起义后,凶兴大,一口气杀了几十万人,结果今年辽中平原上的田地抛荒过一半,整个女真大金的根基都被严重削弱。

    如果不是入寇高丽多少喘了一口气,女真人连这次南下的行粮都凑不出来。

    现如今的女真人饿的就像是冬天的野狼,看到什么东西都想一口咬住,嚼碎了吞下去。以往那些只要交出一定数额的贡品就会放过的坚固坞堡,今年也都打了。

    抢劫到的人口和物资,一般直接派遣少数人马运往燕云一代集结(那里的汉人勃极烈有很多坚固的城堡,可以预防鞑靼人趁着女真人主力不在黑吃黑),等待大部队劫掠完毕后,全军一起回家。

    女真人像是潮水一般向南蔓延,沿途扫荡每一个映入眼帘的目标,但平均下来,其实一个县也就有一两个谋克的样子。

    只有进攻齐省西南的这一路略微不同。

    大金国猛安海林保在出战前,贿赂了自家主子,纥石烈志宁勃极烈,请他让自己来主持这一路的劫掠。

    渡过运河之后,他并未拆分部下让他们四处劫掠,而是带着自己整个猛安8oo人,加上非配到这一路一起行动的1ooo汉兵,向莒州方向前进。

    海林保如今五十多岁,身体已经远远无法同年轻时相比,但性格上却显得愈狂暴。

    有些部下向他抱怨大军集中在一起,攻击目标太少,战利品不足,结果被他一顿鞭子抽的皮开肉绽,甚至几个配属在他手下的汉人谋克都被直接打死了。

    死者带来的汉兵被海林保变成奴隶分给女真手下,权当是做些补偿。

    结果到达莒州附近的时候,海林保所部,已经从原本的18oo人缩减到不足15oo人,其中4oo真女真兵和4oo各族奴隶兵都还完整,汉人仆从军却从1ooo人降到7oo左右,连跟随行动的汉人猛安都被他杀了。

    除了这15oo士兵之外,海林保还带着掠来的大约3ooo人口(包含几百原汉人仆从军),浩浩荡荡4、5千大军,看起来满吓人的。

    1o月下旬,海林保所部扫荡沂水县附近的几家坞堡,随后略微向南,进入莒州境内。

    “前面就是那徐世杨的坞堡了吧?”

    胡子辫子已经白了大半的海林保冷冷的问身前几个跪倒在地的汉人老头。

    “回主子的话,再走十多里就到了。”

    为的一个汉人颤巍巍回答。

    这人姓徐,是徐家第一屯的管家,伺候徐家家主已经4o多年了,因此被赐姓徐,他在长房的角色跟十五屯的胡兰山相仿,以往鞑子、土匪来抢劫,也是这徐老头过来谈价钱。

    这次女真人南下,徐睦江又把他派出来接洽,想要搞清楚什么价钱能让海林保放过徐家。

    “那徐世杨也是你们徐家的人,对吧?”海林保冷冷的问。

    “这……。”徐管家略一犹豫。

    旁边一个姓范的老头立刻插话道:“主子说的对,那徐世杨就是徐家的坞堡主!他可跟我们范家没什么关系啊!”

    “我问你了吗?”海林保不阴不阳的说:“谁允许你说话的?”

    范老头张张嘴,剩下的话全被噎了回去。

    “砍了他。”海林保挥挥手,立刻有个强壮的鞑子上前,拔刀砍在范老头的脖子上。

    占据莒州县城的范家坞堡管家,连求饶的话都没说出口,就这样被杀了。

    还带着惊恐的人头滚落在徐老头脚下,吓的后者涕泪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