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03章 靠人不如靠己
    文家大门在徐世柳面前轰然关闭。

    过了好半天,徐世柳才明白过来,那管家哪是人品高洁啊,这分明就是嫌弃自己给的钱少!

    那一瞬间,这个年轻的坞堡主气的差点拔刀攻击文家大门。

    可惜,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的刀留在船上,没有带来。

    愤怒充满了徐世柳的大脑,他在莒州,是一县范围内最强家族的嫡系子孙,不仅可以对坞堡民生杀予夺,就算是别家的坞堡主都得看在徐家的面子上,让他三分。

    再加上徐世柳确实是个读书种子,周围人都让着他、宠着他的情况下,自然养成了他骄横跋扈的性格。

    如果不是徐世杨最近一年的表现太过耀眼,他本来是连这个亲哥哥都看不起的。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刚刚到达这江南,居然就被区区一个管家如此羞辱!

    那刚刚给管家贿赂一百两银子的富家翁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枚铜钱,轻轻放在徐世柳手中。

    “小哥儿,宰相门前七品官,你也莫要生气,这种事,经历的多了,你也就懂了。”

    徐世柳紧紧握住手中的铜钱,低垂着眼帘,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沉声说道:

    “我们在江北浴血奋战,一次次抵御鞑子的劫掠,一文钱都要想尽办法用在刀刃上。”

    “家里这次让我来,本是希望小子把江北的情况报告给文相公,请他想办法主持北伐,解黎民与倒悬,却没成想……。”

    “小哥是江北来的?”富家翁低声说道:“怪不得……。”

    怪不得只拿出一把铜钱,就想请动宰相的管家给他通传。

    这要是不被扔出来才是怪事。

    徐世柳摇摇头,指着文家大门高声说道:“江南诸公不过尔尔!鼠辈也!我徐世柳不屑与此獠为伍!”

    说完,一甩衣袖,转身就走,只留富家翁和一片正等待文家接见的小官、乡绅惊讶的目光。

    ……

    一夜过后,定远营以一死五伤为代价,击溃上万流民大军。

    死在那一夜的人少说有上千,但绝大多数其实是被流民自己踩踏致死,真正被定远营士兵杀掉的人不足三百,徐世杨当场抓住大约一千俘虏,其余全部溃逃。

    回到坞堡,对俘虏略作安置,徐世杨又把所有能派出去的人全都派了出去,目的只为了多抓几个流民回来。

    再过一两个月,鞑子应当就该来了,这一次,徐世杨应当是用不上这些流民。

    但鞑子过后,就算他能打赢,153堡以西的一些地方,一定也会被糟蹋的不成样子,到那时会有很多荒废的堡子和田地等着他去恢复。

    十五屯系统脱产人员比例已经高的离谱了,到时候再一分散,徐世杨的劳力缺口会大的惊人,自己家族其他坞堡又指望不上,因此徐世杨必须趁这个机会,多收拢一些人口,夯实自己的根基。

    既要紧抓当下,又要考虑未来,徐世杨觉得自己活的真累。

    不过再累的活也要去干,这涉及到徐世杨自己的未来,和小命问题。

    十五屯系统男女老幼齐上阵,在野外抓了大约两千俘虏。徐世杨立刻对他们进行甄别,其中几百妇女和青少年都被编制十人一组的小队,全部交给徐睦河带到浮来山上安置。

    其余绝大多数成年男丁,暂时被分配给徐家其他堡主代管。

    徐世杨明确说明,这次打退鞑子以后,他会统一跟各屯结算流民消耗掉的粮食,但所有暂时分配出去人口都得还给他。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这些人面对鞑子时的战斗力非常可疑,如果把他们编入15屯部队,看见鞑子后给他来个炸营就搞笑了。

    不过,这些人现在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处,至少让他们去田里干些活还是没问题的。

    9月初,15屯系统内的田地全部收割完毕,这比往年快了不少,流民俘虏在其中出了不少力气。

    有了新粮食,又节约出不少时间,徐世杨决定物尽极用,用自己手下的老民兵,加上流民青壮,加强153堡的防御工事。

    他下令把周围5里内所有树木全部砍伐干净,远一点的地方也要想办法点一把火。

    然后在153堡土墙前面三米外,另外修起一道胸墙。

    胸墙只有一米半高,加上悬户,差不多正好遮挡一个成年壮丁,前面还挖了一道壕沟,宽三米,深一米有余。

    壕沟加胸墙,这就是两米半高,鞑子从沟底向上进攻胸墙,还得攀爬,这对他们来说也算一种阻碍。

    胸墙背后,徐世杨部署了大部分定远营士兵,在这里他们可以用木炮和火枪平射敌人,如果胸墙守不住,徐世杨也不用担心,他们身后就是153的夯土围墙,大家转身后退,接着防守就是了。

    9月底,徐世柳从江南回来了,这次他带回一千五百多石粮食,其中有五分之三属于徐世杨,剩下是徐世柳用自己的钱购买。

    徐世柳给十五屯运来一千两百石,比徐世杨应得的部分多不少,这让后者很是诧异。

    徐家五郎给出的解释是,他在江南吃了文相公的闭门羹,这让他自尊心十分受伤,还有他在江南大肆宣扬徐家即将面对数万鞑子的进攻,但根本没人相信。

    徐世柳认为这是他的名声还不够大的缘故,他希望这次跟徐世杨精诚合作,狠狠打疼鞑子,最好能斩个几百级,到时候他可以把这些鞑子脑袋扔给文相公的管家,看看在文家眼里,到底是几百鞑子级值钱,还是几百两银子值钱。

    这倔小孩让徐世杨哭笑不得。

    徐世柳去江南之前,徐睦河给了他一些金银,这些钱可不是给他买军粮的,那本就是让他有些余财,上下打点一番。

    却没成想,徐世柳根本不理会这一套,文家管家把他扔出来之后,他直接回头把父亲给他送礼的金银全都换成粮食和盐,统统运回莒州来了。

    “哥,靠人不如靠己!那文家现在根本看不起咱!”徐世柳愤愤的说:“咱们得先打出个名堂来!”

    “是啊,得先打出个名堂来。”徐世杨无奈的回答:“不过你还是年轻了点,要是他们把你赶出来的时候,你直接在文家大门上写一句:‘文官贪财,武将怕死,大周所以南渡’,效果肯定很不错。”

    徐世杨拍拍自家弟弟的肩膀说道:

    “以后你还得好好学学如何装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