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00章 备战2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用不好的话,即伤人又伤己。

    毕竟,这其实是试图把本民族最后一点力量全部压榨出来,用在战场上的的做法。

    但现在汉人已经伤的足够重了,再重又能重到哪去呢?

    徐世杨把在153堡的做法,又在151和152两个堡子里重复了一遍——先是定远营边唱歌边行进,如同阅兵一般在堡民面前展示己方军队的雄姿。

    然后就是徐世杨在全体堡民面前表近乎种族主义的演讲。

    效果不错,至少现在看起来,大家对战胜鞑子还有信心的。

    当然,之前一年,徐世杨的几次胜利,也提高了十五屯系统的信心,毕竟有过一次战胜鞑子的经验,再来一次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好不容易把士气鼓舞起来,接下来当然是趁热打铁,赶紧做些准备。

    无论跟谁打仗,如果能让敌人在自己选定的战场上决战,先就赢了一分,因此徐世杨派遣胡兰山等人,前往运河附近的几个坞堡做些交易。

    运河坞堡不受鞑子劫掠,存粮通常比其他坞堡多不少,徐世杨也不管粮价昂贵,命令胡兰山过去从多个运河坞堡中分别采购一部分粮食。

    同时,还把一条重要“情报”留在当地——去年杀了鞑子谋克海呼里的,是就是徐世杨。

    与这条消息一起被留下的,还有153屯的所在位置,以及徐世杨的宣言:他说今年就要把海呼里的爹一起砍了,好让他们父子团聚。

    运河坞堡是因为鞑子需要他们运岁币而存在的,通常跟女真人的关系不错,每次鞑子南下劫掠,运河坞堡还会负责帮他们运输部分粮草,并把劫掠到的贵重物资沿着运河运到燕云一代。

    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运河坞堡知道的事情,其实就相当于鞑子也知道了。

    徐世杨希望通能通过这些消息,刺激鞑子直接来围攻153堡。

    这个激将法非常蹩脚,但徐世杨认为成功的机会很大。

    原因吗,倒也简单,第一肯定会来的那个鞑子猛安,是来给儿子报仇的,冤有头债有主,当然要先来153找徐世杨的麻烦。

    第二,鞑子对汉人充满鄙视,徐世杨的计策再蹩脚,恐怕他们也不会意识到这是在吸引他们来决战。鞑子只会把这当成徐世杨侥幸胜利后,忍不住四处吹嘘。

    而且他们一定很想让徐世杨早点彻底闭嘴。

    既然主战场选择153,那么徐世杨自然全力加强153的防御能力。

    他打算在秋收之后,立刻把151和152的民兵调到153来,这样他将拥有定远营的5oo士兵和大约1ooo民兵。

    仅从兵力上来说,15屯单独对一个猛安仍然具备一定优势。

    弱点在于,民兵战斗力和装备差的都远,可能只相当与女真人手下的奴隶兵,完全无法与真正的鞑子对抗。

    这也是徐世杨不敢直接跟鞑子野战的原因,他必须通过防守,削弱鞑子的攻击力和机动性。

    7月初,徐睦河亲自来到153堡,同时还带来了2o石粮食。

    此时徐世柳已经登船前往江南,船上装载着徐世杨和徐世柳兄弟俩之前战斗所分到的金银,他的主要目的是买粮,同时还要给即将开始的战争做个提前宣传。

    徐世杨希望把自己宣传成在江北孤军奋战,独自抵抗鞑子的英雄,捞点名声上的好处。

    原本这个角色应该是整个徐家的,但现在徐世杨已经跟长房闹翻,他不打算再给长房分好处了。

    徐睦河来见徐世杨的目的当然还是因为徐世柳,他在私下里希望徐世杨能够把这次战争的荣誉(不管胜败,只要打鞑子,就能在江南主战派那里算成荣誉)分徐世柳一份。

    作为交换,徐睦河答应在秋收之后,鞑子到来之前,再给徐世杨1oo石粮食。

    粮食永远是不嫌多的,何况徐世杨原本就跟徐世柳商议好,这次作战要两个人互相配合,分他荣誉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因此他很痛快的答应了老爹的要求。

    徐睦河对此略感意外,这可不像那个敢在宗祠拔刀冲着家主大骂的徐世杨的性格。

    随后他又感到一丝欣慰,毕竟是自己儿子啊!再怎么跋扈,内心还是向着真正的亲人呐。

    实际上,徐世杨现在对自家亲戚的观感都不怎么样,包括徐睦河在内,可能也就徐世柳好一点。

    他意识到徐世柳并未把两人的计划透露出去后,立刻向老爹索取更多的好处。

    心满意足的徐睦河倒是也大方,他答应在本月内给徐世杨运2o杆火门枪。

    这些武器都是按十五屯的标准生产的,但二屯的人并不喜欢使用,因为有效射程太近,让训练不足的民兵在1o步之内用一根管子跟敌人对射,太难为他们了。

    二屯有很多人向徐睦河进言,说火门枪没什么用处,那么多铁,还不如用来打造长矛。

    徐睦河对武器方面没什么见识,提不出合理化的建议,下面的人说不好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此决定把这些自己用不上的东西送给徐世杨。

    徐世杨倒是来者不拒,他的火绳枪产量有所提高,但想完全装备所有神机兵也不可能,这些火门枪正好能补上缺口。

    徐睦河给的另外一个好处,或者说帮助,是允许十五屯系统内没什么战斗力的妇孺,优先前往浮来山躲避战火。

    特别是赵珊,现在怀着徐家的骨血。徐睦河认为徐世杨这次跟鞑子决战,有些凶多吉少,因此至少应该留下一点血脉。

    徐世杨答应在秋收之后,让15屯系统内的妇孺进山躲避,但他拒绝让赵珊离开。

    “普通堡民的家眷倒也罢了,赵珊是我的女人,她不能走。”徐世杨解释道:“我需要她留在这里,留在最前线,这样能够稳定军心,让士兵们知道,我绝对不会抛弃他们。”

    赵珊只是徐世杨的妾室,并不是真正的妻子,没有正妻的权利,却要承担正妻的义务,这其实并不公平。

    但是没有办法,即将开始的战争,对十五屯以及徐世杨来说,意义极其重大,他必须利用每一分可以利用的力量,迎接这场决战,这其中自然包括自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