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99章 宣言
    海林保作为猛安,当然只能跪在大殿上听命令。

    他周围跪着的,都是跟他同级别的猛安级军事贵族,这些人一个个虎背熊腰,脸上挂着桀骜不驯的表情,偶尔有人抬起光溜溜的脑袋,眼神中满是野兽一般的狠戾。

    这些人让这庞大的宫殿看起来更像是个野兽窝子,而非一个强大帝国的政治核心。

    上位置,大汗的声音依旧不断传来。

    其实没什么好听的,南下劫掠从来遇不到什么特别的危险,大家最关心的反而是这次的目标到底是那里,以及走到那里需要准备多少军粮。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各路大军都需要尽量分散,扩大攻击面积,以便劫掠到更多物资。

    当然,这是以往,或者说现在绝大多数人的想法,海林保与他们有些不同。

    ‘大军左翼,越过沧州后攻击扫荡齐省、苏省一线,直抵长江……,太好了!’

    作为中级贵族,勃极烈级别的行动,他只有听着的份,没有建议权。但勃极烈级别大军的路线定下后,他在这范围内如何行动,就可以操作一番了。

    比如,给纥石烈志宁主子上供一些美女、马匹、金银、绸缎,请主子允许他率军偏离进攻主轴,向东横扫齐省一代。

    那是去年他的儿子海呼里前往劫掠,最终消失的地方,海林保很想知道海呼里到底除了什么问题。

    或者说,到底是哪条汉狗有本事害死一个大金国谋克。

    ‘等着吧,汉狗,爷爷来了!’

    海林保得意的想着,想着那些汉人跪在自己脚边,献上妻女只求自己刀下留情的场景。

    ‘可惜,主子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

    三人不密,何况知道鞑子要来的人远远不止三个人,因此十五屯系统内现在也是人心浮动。

    甚至有传言说,鞑子会直接到莒州来,点名要徐世杨的命,而且已经放下话来,十五屯内鸡犬不留,挖出所有人的心肝给去年那个被徐世杨砍了脑袋的鞑子头目报仇。

    所有人都在害怕,特别是那些去年新来的堡民,不管他们以前是流民还是土匪,对鞑子的恐惧太深了。

    倒是之前的老堡民,对此不怎么在乎——他们手上都沾过鞑子的血,知道那鞑子只是看着凶恶,把他们吊起来,其实也跟待宰的猪羊一样。

    为了稳定军心,最近徐世杨特意降低了定远营的训练强度,每天下午,堡民们从田里回来,定远营就跟他们一起列队回营。

    经历过真正战争的部队自有一股杀气在,5oo士兵雄赳赳气昂昂的唱着歌,列着整齐的队列回营:

    大刀向鞑子们的头上砍去!

    全国武装的弟兄们,

    杀敌的一天来到了,杀敌的一天来到了!

    前面有无敌的定远营,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咱们齐心协力勇敢奋进,看准那敌人!

    把他们消灭,消灭,消灭,冲啊!

    大刀向鞑子们的头上砍去!

    歌曲完全剽窃自另一个位面的《大刀进行曲》,与这个时代的各种传统唱腔完全不同,在这个世界的文人眼里,歌词太过直白,但效果绝对拔群。

    这样的歌词,几乎人人都能听懂,由几百强军士兵齐声高唱出来,哪怕变了调,也能让那些普通堡民产生一种己方天下无敌,鞑子不过尔尔的豪情。

    乘此机会,徐世杨召集在153堡的晒谷场上召集所有本屯男女开会。

    他站在临时搭建的木制讲台上,身上披挂着缴获自鞑子的战甲,但没带头盔,以便让下面的人民都能清楚的看到他的脸。

    “同胞们。”

    他说:

    “我是徐世杨,你们都认识我对吧?”

    “今天,我们一起站在这里,站在我们汉人的土地上,背后就是祖先的牌位,是他们呕心沥血,用勤劳和勇敢浇灌了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

    “可看看我们现在在做什么?一伙伙山林里来的强盗和野人,骑在我们的脖子上作威作福!他们随意践踏我们的尊严,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民族的尊严!”

    “等我们死去,我们怎么面对我们的祖先?我们还有脸去见他们吗?难道我们要对他们说,你们的子孙不过是一群奴隶?我们的子孙又会怎样看我们?还是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子孙了?我们要被鞑子杀的断子绝孙吗?”

    讲台下面响起阵阵喧哗,断子绝孙,这大概是对一个汉人最大的诅咒了吧?

    “你们告诉我,你们想跪在地上,乖乖等鞑子的刀砍下来,还是拿起武器跟他们干!你们是想要当奴隶,还是勇士!”

    “跟他们干!”一个声音从角落里飘出来,很小,但很清晰。

    “对,跟他们干!”

    徐世杨指着躁动不安的人群,大声吼道:

    “我很骄傲!我们之中,想当奴隶的人少之又少!我们去年就杀过一次鞑子了!我们都能证明,我们是勇士而不是奴隶!“

    “我也不瞒你们,今年,用不了多久,更多的鞑子就会来我们这里,来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土地上,他们来干什么?当然不是来做客的!他们要杀死我们!他们要抢走我们的妻女孩儿,给他们做奴隶!他们要抢走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一切!他们要让我们断子绝孙!”

    “干!他们算个蛋!”

    徐世杨的声音已经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我们汉人强大的时候,他们还住在山洞里跟狗熊作伴呐!这帮鞑子就T m d是一群野兽!跟在咱们围墙外面的野狗野狼没啥两样!吃了两天人饭,还真把他们当人了!”

    “老子告诉你们!老子就等他们来了!老子要一个一个把他们揪出来,拧掉他们的脑袋,把他们扔出去喂野狗!”

    “老子还要把他们的妻女都抢过来,让他们的妻女舔老子的脚趾!老子要让他们断子绝孙!”

    “你们呢?大声告诉我!你们是想把自己的妻女献出去,求鞑子高抬贵手?还是要跟我一起,把鞑子全宰了,把他们的老婆抢过来给咱们生娃?”

    “跟他干了!”一个愤怒声音在台下响起:“杀鞑子!”

    “抢她娘的!”这是徐二的声音。

    “干他们!杀鞑子!”

    全体坞堡民一起怒吼起来,声震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