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97章 兄弟并肩
    “若是那些鞑子抢你们的妻女,你们敢砍他们吗!?”

    “若是那些鞑子抢这宗祠,你们敢砍他们吗!?”

    “若是那些鞑子要你们给他们当奴隶,你们敢砍他们吗!?”

    说道狠处,徐世杨踉跄一声拔出倭刀指着这群懦夫:

    “你们敢吗?你们敢杀鞑子吗?”

    “我敢!!!”

    “我去年就敢杀鞑子!今年更敢!!!”

    “老子一粒米,一块布头都不给鞑子!谁敢来抢,拿命换!”

    “我告诉你们,我十五屯绝不上山!我就在堡子里等鞑子来!老子今年非要跟他们见个胜负!”

    “你们这群懦夫,等着看吧!”

    “哼!”

    好一通邪火,完之后,徐世杨再不多说一句话,转头就走。

    “哥!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徐世柳站起身来追了出去。

    “五哥儿,不准去!”

    徐睦河叫了一声,可惜徐世柳不听他的,这小子本就跋扈,现在更是处在标准的中二期,家长越说什么事不准去做,他就越喜欢去做什么事。

    “二弟!看看你的这些好儿子!”徐睦江被气得脸色铁青,他颤巍巍指着正在离去的背影,一遍遍重复道:“看看你的这些好儿子!”

    声音有些凄厉,就像是受了伤的老狼,原本站起身打算跟着出去的徐世松看到自己老父亲这样子,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忍心,又老老实实坐了回去。

    “大哥莫要生气,一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我回头就对他们执行家法!”

    话是这么说,不过徐睦河跟徐睦江的想法也不一致,对现在的徐家二老爷来说,最重要的事,始终是徐世柳去江南读书一事。

    他确实怕鞑子,但他更担心鞑子一来,把莒州糟蹋的不成样子,徐世柳参与平日照倭乱和两县剿匪的功绩就要蒙上一层阴影。

    他有些想让徐世柳趁鞑子还没来,直接去江南。

    但这里面也有问题,一个是自己还没来得及给江南的同年去信替徐世柳吹嘘一番。这个时候儿子去江南,他平倭乱和剿匪的功绩根本传不开。

    另一个问题是,若是徐世柳前脚到了江南,鞑子后脚就把徐家洗劫,那些闲的没事干就喜欢喷人的文官们会怀疑他这是临阵脱逃。

    若是徐世杨战死,那徐世柳孤身一人在安全的江南就更成问题了。

    恐怕是他害死自己哥哥的传言都能有。

    别说那些文人做不出来,徐睦河自己就是文人,他可太了解那些同行的作风了。

    现在,还不如让徐世柳躲在浮来山上,徐世杨在十五屯直面鞑子,真刀真枪跟鞑子干一场。

    徐世杨赢了,可以分徐世柳功劳,让他昂挺胸去江南。

    徐世杨输了,也可以说徐世柳跟他一起迎战鞑子幸存,他是烈士的弟弟,在江南主战派眼里照样有面子。

    所以,徐世杨刚才在大闹宗祠,徐睦河也没去强压,他对此也算乐见其成。

    至于执行家法,呵呵,说说罢了,儿子大了,有自己的产业,不能像个小孩子一样教训了。

    只是一定不能让徐世柳真的参与到战斗中,鞑子毕竟太厉害,徐睦河是真怕把自己最疼爱的这个二儿子折进去。

    宗祠外面,徐世柳追上徐世杨,大声叫道:“刚才三哥说得真好!我跟你一起打鞑子!”

    徐世杨停下,转身,看向这个弟弟。

    “我也不上山!这次回去,我就抽调十四屯全部壮丁。”徐世柳认真的说:“咱俩并肩抗敌!”

    “鞑子秋收之后才回来,你这时候着什么急?”

    一通邪火之后,徐世杨多少平静了一些,语气已经不像刚才那样疯狂了。

    “呃……,那就等秋收之后,我带兵跟三哥你会师!”

    “不,你不要来。”徐世杨想了一下,摇摇头:“我独自应战。”

    “三哥!”

    “先听我说完。”徐世杨一伸手,让徐世柳稍安勿躁:“去年我杀鞑子一个谋克后,就一直在想这一天,对我来说鞑子早一定会来报复,早一天晚一天而已。”

    “所以我才先提议剿灭浮来山土匪,后又趁着倭乱把莒州、日照两县的坞堡豪强们联合起来。”

    “原本我想的是,咱们六家联盟,上万壮丁,打一个猛安很轻松,可现在这样子,鞑子还没来,徐家自己都怕了,到最后竟然只有咱们兄弟俩并肩迎敌,这跟六家联盟实力差的太远,以前设想的一些以多打少的战术,现在都没用了。”

    徐世杨深吸一口气,呼出,然后说道:

    “我是喜欢打仗,不是喜欢战败,我们不仅要打,还得想法打赢!”

    “现在是咱们人少打鞑子人多,不过没关系,人少也有人少的大法。”

    “既然那猛安要给儿子报仇,他一定会全力围打我的坞堡,到时候我先借助坞墙防守,消耗他的力量和军粮。其他家先严守家门,别让鞑子分兵打到草谷。”

    “然后你负责联络六家联盟中的其他人,等我守的差不多了,鞑子疲敝不堪的时候,你率领联军冲出来,咱们里应外合,把他们彻底消灭!”

    “单靠防守只能平不能胜,咱们两个人一起猬集在坞堡里也没意义,只有这样咱们才能获得胜利。”

    徐世柳疑惑的问:“可是,咱家的坞堡主都被吓成这样,我去请旁人联合出兵,又能来几家?”

    “先去找爹,他疼你,你非要出兵,他拦不住,就只能全力支持。他同意出兵,栾廷玉和孙立也会同意,所谓怕鞑子,程度上也是不同的,这俩人有些胆略,我挡住鞑子,他们能看得到机会。”

    徐世杨又说:

    “然后去找徐世松,他不怎么怕鞑子,说不定他能带出长房的几家坞堡。还有日照王家,那是我舅家,其他人就尽尽人事好了。只是还有一点,一定要记住,你去找他们出兵,不是请,而是命令!”

    “他们都是六家联盟的一员,当初的盟誓是一家有难八方支援,我打鞑子,他们就得支援我,若是不来,等打退鞑子,我挨个找他们理论!”

    徐世柳担忧的说:“到时候他们不认怎么办?”

    徐世杨咬牙切齿的说:“到时候,我会带着兵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