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95章 未来是咱们的
    选锋兵营房前的小空地上,李逵和解珍斗得难分难解。

    前者像是铜筋铁骨的一头犍牛,矮着身子硬挨对方的猛烈踢击,如同被海潮拍打的礁石一般巍然,强壮有力的双臂不断朝解珍反击,虽未取得命中,却也一次次唬的对方忽左忽右的躲避。

    后者如同矫健的豹子,虽然对手远比自己强壮,但仍然凭借出众的灵敏,躲闪的同时,耐心寻找敌人的破绽。

    他总能抓住转瞬即逝的机会,给对手来上一下,耐心的消磨着李逵的气力。

    他们一个急攻稳闪、上下翻飞,一个攻中有守、稳扎稳打,两人打得是烟尘四溅,十分精彩!

    “好!再来一个!”

    新老选锋兵,加上一些好事的村民,围在这个小广场上优哉游哉的欣赏两人对打,仿佛看大戏一般,还有大声叫好的。

    新军士兵的集体宿舍都紧挨着,选锋兵旁边,以年轻人甚至半大孩子为主的火枪兵们自然也看到了不远处精彩的1对1对抗表演。

    徐二轻轻推推徐大的肩膀,小声说道:“嘿,打得真有趣。”

    “只是有趣而已。”徐大略有些木讷的回答:“定远营的主力是咱神机兵,他们打得再有趣,跟唱大戏似得,也没用。我都觉得选锋兵打不过锐士兵。”

    “嗯,确实如此,上尉总是说,集体的力量最强大。”徐二赞同道:“上尉跟我说过,现在一个选锋能打三个神机,但三十个神机跟三十个选锋差不多能打个平手……。”

    “一百个神机绝对能打赢一百五十个选锋,对吧?”徐大笑着说:“上尉也跟我这么说过。所以咱们只需要好好训练就成了,选锋那些莽汉喜欢闹就去闹吧,未来是咱们的。”

    “对,未来是咱们的。”徐二也笑了。

    “你们在干吗呢?都给我住手!”一声怒喝,原本熙熙攘攘如同赶集一般的军营立刻安静不少。

    还在游斗的解珍一听是徐世杨的声音,不敢再打,原地站好,李逵却没有这种想法,逮住机会一拳把他揍倒在地上。

    “哈哈!俺赢了!俺要吃肉!”说着就要去掀锅盖。

    现场所有人的眼神都在徐世杨和李逵之间徘徊,许多人替这个莽汉捏了一把汗。

    若是在别的坞堡,这已经算是死罪了。

    徐世杨走上前去,亲手把嘶嘶喘气的解珍从地上扶起来,问道:“怎么回事?为啥打起来了?”

    “没啥,没啥,俺只是想试试新兵的本事……。”解珍讪笑道:“没想到一开始就碰到个硬茬,不过这汉子确实有本事。”

    “哦,这样啊。”

    徐世杨又转头看向李逵。

    这傻瓜终于也看到徐世杨了,他提着个锅盖傻乎乎的跟徐世杨对视一眼,然后居然缩起头用锅盖挡住了自己的脸——在剿匪战争的时候,徐世杨就经常下令揍他军棍,虽说挨了打之后还是死性不改,但现在也已经形成某种条件反射——一看到徐世杨就想到军棍。

    “你刚才没听到我叫你们住手?”徐世杨问他。

    “听……,听到了……。”李逵是真怕了,怎么吃顿肉就这么难呢?自己这次没去抢女人啊,也要挨军棍吗?

    “听到了为啥不停下?你没看到你们队长都停下了?”

    “俺……,俺脑子笨,没转过来。”李逵低着头,小声解释道:“俺太想吃肉了。”

    徐世杨转头看了看不断冒着热气的大锅,呦呵,这解珍解宝挺会调动士兵情绪的哈。

    “以后脑子转的快一点。”徐世杨又对李逵说:“下次我叫你,你若是还不停手,绝对不会轻饶了你。”

    “来人!给他二十军棍!”徐世杨大声喊道:“然后再给他吃肉。”

    “还要挨打啊?”

    二十军棍对李逵来说不算什么,他受得起,但一想到今后都要在15屯生活,随时可能挨上一顿,他就觉得有点沮丧。

    前途真是一片黑暗。

    “其他人继续。”

    徐世杨平静的命令道。

    他其实之前就认识李逵了,毕竟是剿匪联军中唯一一个次次挨军棍的名人。

    实际上,当初第一次知道这个莽汉就是李逵,徐世杨是很想立刻把他宰了的。在水浒传中,李逵给他的印象并不好,那就是一个喜欢滥杀无辜的混蛋。

    只是徐世杨不希望前世一本小说影响到现在他对这个世界人的判断,因此给了他几次机会。

    后来现,这混蛋次次去抢女人,却又不侮辱女人,是为了给他的哥哥抢个老婆,让他老娘早点抱上孙子。

    以徐世杨的道德观来说,这依旧是犯罪,而且很严重。但在这个世界的道德观里,李逵这种行为却是某种孝、悌,就算罪无可恕,也是其情可悯。

    这让徐世杨很不舒服,但又不得不妥协,毕竟他现在仍旧只是一个坞堡主,扭转世人道德观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成功的。

    于是,徐世杨选择了另外一个办法——军棍教育。

    虽然不能杀他,非人格侮辱的肉刑却是怎么都少不了的,每次一有事就给他二十军棍,打到他条件反射再说!

    那边两个跟在徐世杨身边充当警卫员的神机兵把李逵押到一边,噼里啪啦开始打起军棍,铁牛大概也是挨得多了习惯了,咬着牙一声不吭。

    片刻之后,二十棍打完,徐世杨一挥手:“行了,以后别再胡闹了,去吃肉吧。”

    离开选锋兵的营地,徐世杨立刻马不停蹄前往洛水河边,那里正商议如何分水浇灌各家田地,这是个大麻烦,搞不好就要引斗殴甚至血案。

    现在徐世杨一天到晚都忙个不停,赵珊怀孕了,只能留在家里,脏活累活都不能插手。

    容嬷嬷一听自家小姐(她一直称呼徐世杨已经去世的娘为小姐)的孙子要出生了,哭着喊着要来照顾赵珊,没办法,妇女工作只能转交给赵琳。

    徐世杨每天早晨都得找时间跟赵珊腻一会,甚至还会对着她的肚子讲几个故事,毕竟这将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胎教得抓紧。

    然后立刻跑去田头,跟村民们一起干几个时辰农活,晌午日头最烈的时候,大咧咧跑洛水河冲个澡。

    下午在各个兵营里转一圈,解决一些问题,安排一下训练。然后跟新兵们一圈圈围着153堡跑圈,参与选锋的对战训练,也不放过每一次神机兵实弹射击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