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94章 李逵斗解珍
    李逵的老娘无疑还是疼儿子的,要不然老太太也不会一夜不睡,在黑夜中摸索着给李逵编草鞋,但这种亲情在现实利益面前抵抗不了半分钟。

    因为他们的堡主承诺过,只要离开家乡去莒州,李逵的哥哥将换一块河边上的水浇地作为份地,还能拥有两头牛的优先使用权,这样好好干两年,他的哥哥就能攒下些粮食,娶到媳妇了。

    于是,李逵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成了孤家寡人,就像是被赶出家门一样。

    “大黑子你叫啥?”

    ‘俺没有家了……。’李逵伤心的想着,根本没觉自己已经来到一张小桌前,也根本没听到一身书办模样的公孙胜正在向自己提问。

    “嘿!你这大黑子,该不是傻的吧?”公孙胜从桌子底下伸出腿来踹了他一下:“俺问你叫啥!?”

    “啊?”李逵这才从无限悲伤的情绪中反应过来:“俺叫铁牛!”

    “说大名!”

    “大名?李逵!”

    “哪个屯的?”

    “俺是丁家3屯……,现在不是了……。”提到这个,李逵又开始伤心起来。

    “大老爷们,看着挺壮实,咋这般扭捏?跟个娘们似得。”公孙胜不满的嘟囔着:“参加过剿匪吗?”

    “参加过。”

    甚至都在联军中有些名气了——唯一一个每次打仗之后都要挨军棍,又没被处斩的家伙。

    公孙胜仔细打量李逵,片刻后,提起毛笔,在一块小竹牌上写下他的信息和特征:

    姓:李

    名:逵

    出身:日照县辖境丁家3屯

    身高:七尺一寸

    体型壮硕,面黑,木讷,有战斗经验。

    “拿着,自己找根绳串起来挂脖子上,千万别掉了。”写好之后,公孙胜把竹牌递给李逵:“去选锋那边找解珍队长,接下来该干啥让他安排人教你!”

    选锋就是以前的侦察兵,新军取得的胜利越来越多后,士兵们开始希望自己部队能有个朗朗上口的名字,类似侦察兵、长枪兵、火枪兵这样的称呼,在他们看来实在太土气,不够威风,配不上他们已经取得和即将取得的战绩。

    徐世杨本人其实更细化直白土气一点的名字,大家都是农民出身,搞得那么炫酷作甚?不土不出战斗力吗,对吧?

    不过士兵的合理要求必须予以考虑,而且徐世杨听到这些要求的时候,甚至还感到一些惊喜——这证明士兵们正在产生某种集体荣誉感,对自己身为新军士兵感到满意,所以才会希望自己的集体能有一个高大上的名字。

    既然如此,起几个好听,并且容易让人记住的名字吧。

    比如,原本主要执行散兵任务的新军冷兵器部队,获得“选锋”的称谓,负责掩护火枪手,抵御敌军骑兵的长矛手被称为“锐士”,作为主要火力输出单位的火器部队是“神机”。

    兵种名定下之后,徐世杨又给新军起个了新的编制称谓:新军第一营“定远”。

    今后兵力再扩充,增加新编制可以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这么叫下去。

    都是很传统的名字,叫起来也算朗朗上口,士兵对此很满意。

    李逵也是如此,选锋兵?一听就是精锐呢。

    ‘俺要加入精锐部队了吗?’

    等他来到选锋兵新兵集合地,就更加满意了。

    解珍解宝带着一干老兵,在选锋兵营地前的院子里架起一口大锅,里面煮着大块肥猪肉!

    解宝看似不经意一般掀起锅盖,登时就有一阵暖人心扉的热气扑面而来,其中还带着浓郁的肉香。

    “嗯!哥,差不多了!”解宝故意大声喊道。

    咕嘟。

    李逵跟所有新兵一样,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有肉吃啊……。”

    他听到自己身边一个不认识的新兵不断小声嘟囔着:

    “有肉吃啊……。”

    “俺提前跟你们说一声。”解珍站到新兵们面前,大声说道:“俺们选锋兵是最厉害的兵!到时候上了战场,俺们得比鞑子还要凶!还要狠!还要猛!”

    “所以俺们选锋兵有肉吃!看到了没有?大块大块油腻腻的肥猪肉!想不想吃啊?”

    “想……。”新兵傻乎乎的回应着。

    “声音太小了!大声点!想不想吃肥肉!”

    “想!”

    “再大点声!想不想吃肥肉!!!”解宝声嘶力竭的大声喝问。

    “想!!!”新兵们也声嘶力竭的大声回应。

    声振屋瓦,一群燕子被吓得呼啦啦飞了出去。

    “光想还不成!你们得拿出真本事才能吃到肉!”

    解珍脱掉上衣,露出一身腱子肉。

    “想吃肉的,上来跟俺过两招!能打倒俺的,别说吃肉,俺去请堡主给你说个媳妇!”

    “哈哈哈!”

    老兵新兵们一起哄堂大笑起来。

    “俺来!”

    李逵当先站出来,他本就是个浑不吝的,前些时日就傻乎乎的总想给自己哥哥抢个婆娘,次次挨打都不在乎。

    现在一闻到肉味,倒是把想家引起的那点淡淡的哀愁给冲散的一干二净。

    他现在只想赶紧揍倒眼前这个大汉,然后痛痛快快吃一顿肥猪肉。

    “好一个汉子!”

    解珍大笑着说道:

    “来,让俺看看你的本事!”

    李逵再无二话,当胸一拳直接朝着解珍捣去,选锋兵的队长太过大意了,这一拳呼呼带风,等他意识到情况不妙,砂锅大的拳头已经近到胸前了!

    “不好!”解珍猛的向后一退,同时双手架在身前格挡。

    通的一声,李逵一拳砸在解珍的胳膊上,打得他右臂麻。

    李逵得势不饶人,向前猛窜几步,拉近距离,双拳不断挥舞,雨点一般向解珍打过去,后者挡住头面,苦苦支撑片刻,随后瞅准机会一脚踹在李逵的小腿上。

    李逵猛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攻势随之一停。

    解珍趁此机会立刻反扑,此时他的双臂还在麻,且现眼前这黑大汉力气很足,但下盘不稳,于是上身只是防守,下边双腿轮番猛击对方腿弯,力求让他跪倒。

    却没成想,李逵强壮的跟头牛一样,矮着身子似模似样扎下一个马步,任解珍踢击,他自巍然不动,还逮住机会就朝对方擂一下。

    虽然尚未打中,但拳头带起的冷风让解珍寒毛直竖,他知道,若是一拳打实了,自己绝对讨不了好,只能凭借着灵活的身形不断游斗,寻找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