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93章 李逵
    如今,公孙胜的火药工坊每月能产出火药8o斤上下,如果材料充足,产能还有增加的余地。

    徐世杨给每一门木炮装填一斤射药,每个月生产1o门木炮,也不过用1o斤。

    再加上火枪训练用量,15屯系统自己的消耗量在3o斤左右,连带供应给本家的火药和给外家的木炮,总的消耗量是6o斤上下。

    多余的火药,被用来制作各种投掷式爆炸装置——通常是一个陶罐,里面装上1斤火药,混合3斤碎石子之类的东西增加杀伤力。

    这种东西昵称“万人敌”,在守城时非常有用,对城下敌人的威胁不次与真正的大炮,但几乎无法用在进攻上。

    另外一种武器是一个锥形的木质盒子,被士兵们称为“震天雷”,里面只装填1斤火药,主要用来对付敌人的土墙——使用时只需要在土墙上挖一个坑,把震天雷锥尖向上塞进坑里即可。

    这种东西已经参加过几次实战,事实证明对付土匪的寨子或坞堡的围墙已经足够用了。

    徐世杨下令每月生产1o个震天雷或万人敌,剩余的1o斤火药先储存起来,以作备用。

    有了火药储备,徐世杨自然开始妄想真正的大炮,可他现在手里没有铜,只能尝试制作铁炮。

    为此,徐世杨专门把汤隆调走,以之前打造火绳枪有功为由,赦免了他之前的罪过,然后命令这个前西军军器监工匠尝试制作金属材质,可重复装填射的大炮。

    为了降低制造难度,新的火炮外型上看起来就是一杆火门枪简单同比放大,只不过后部取消了安装支棍的后座,下方安装一副带两个轮子的炮架而已。

    铁制大炮的身管长度在一米三到一米五左右,射与马克二型木炮相同的3斤重弹丸(相当于4磅炮),或者双倍霰弹。

    由于可以重复装填,而且金属炮管的安全性远比木炮强得多,因此标定的射药可以达到一斤半左右,因此同样的弹重,铁炮威力也比木炮强得多。

    铁炮的缺点就是延伸性不佳,特别是这种炮管壁比较薄的轻型炮,差不多每射5炮弹就得停下散热。

    徐世杨要求汤隆在保证不炸膛以及基础性能的情况下,把整炮重量控制在5oo斤以下,这样他可以用两匹挽马轻松拖动一门铁炮,使炮兵行军度不低于木炮,能够为进攻中的部队提供强大的火力支持。

    他对新式火炮还有一点别的期待——鉴于在可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新军都无法获得高素质的骑兵和战马,徐世杨希望这种轻型火炮能搭起乘骑炮兵的架子,支撑他的半吊子骑兵与凶猛的鞑子骑兵对抗。

    当然,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第一门真正的大炮不过是刚刚定下形制而已,就算一切顺利也得下个月才能制造完毕,之后还得试炮,根据现实情况调整参数,编制射表等等繁杂的工作,然后才是进入量产阶段。

    ‘急不得,千万不要着急,不然只会弄巧成拙。’徐世杨在心中一遍遍劝说自己:‘先一步步来,现在,先把新军的架子搭好再说!’

    ……

    李逵觉得自己现在特别迷茫。

    他走在153屯的街道上,跟着人群懵懵懂懂向前走,肩上扛着一根木棍挑着一个很小的包裹,里面装着堡主,不,是以前的堡主的半张杂粮饼子;一件破旧不堪到处都是补丁的衣服;一双新编织的草鞋,以及……,呃,没有以及了,加上李逵自己,这就是他来到15屯时的全部身家。

    原本他还有点别的资产,只是离开自己家的时候,他的兄长认为他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拿走太多的东西只是浪费,如果不是当娘的心疼他,非给他又塞了一件衣裳和一双草鞋,李逵连那个小包裹都不会有。

    李逵茫然的抬起头,四处看了看,这个堡子跟自己原本的村子没多少不同,只是人完全不同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有一个熟人——他们屯只来了他一个。

    道路两边站着一帮半大孩子,正提着木棍吆喝他们这些新来的尽量列队前进。

    可李逵并不知道怎么列队,他走起路来总是有些顺拐……,或者是旁边那人顺拐?反正每走几步,两人总是能轮番踩到对方的脚面。

    李逵很强壮,打起仗来也很凶猛,以前邻村之间为争水打架,他曾经一个人把对方7、8个壮丁打的头破血流。

    土匪攻村以及之前那次坞堡联军反过来攻打土匪,他也杀过人,而且杀了不少。

    按理来说,他应该不会再害怕什么才对。

    可他就是感到害怕了,在完全陌生的地方完全举目无亲,这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心里要是没点恐惧感也挺不容易的对吧?

    何况这15屯的堡主可是个狠人,李逵不自觉的挠挠后背,那里仿佛还残留着前段时间他参加联军因违反军纪被15屯的人打军棍时的感觉。

    当时,李逵可是挨军棍最多的一个,原因仅仅是他总想抢一个小娘,给哥哥当老婆……。

    自家老娘总是盼着抱孙子,可家里穷,没人愿意把姑娘嫁到自家来,那就只有想办法抢一个。

    哥哥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猛人,参加剿匪一定能抢个娘们回去给他,就算抢不到姑娘,抢个寡妇也是好的。

    李逵也确实为此去努力了,换来的就是每次打破土匪寨子,最后他都得挨一顿军棍,次数多了,连徐世杨都知道这憨傻子到底怎么回事,因此一直没真正砍了他。

    到了最后几次,攻下寨子之后那15屯的兵甚至等不及李逵去违反军纪,一破寨就先把他捆起来,找根柳条抽他几下,权当他违反过军纪,也因此惩罚过他了。

    李逵知道,这种做法更像是开玩笑,可也确实是防止他违反军纪的好办法,继续这样下去,谁知道徐世杨什么时候耐心耗尽,直接把他的脑袋摘了一劳永逸呢?

    可惜的是,别人对他这么好,自己的亲哥哥却因为自己没有给他带回一个婆娘而迁怒他。

    这次莒州的徐家15屯来自家堡子里“招聘”,李逵的亲哥哥一怒之下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的名字报了上去——堡主承诺给自愿离开家乡去莒州的人一些好处,李逵走了,这好处就都落在他哥哥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