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89章 剿匪
    大周建兴十一年五月二十。

    李逵坐在田埂上,抱着一块麦饼,吭哧吭哧啃得欢畅。

    他的前后,都是本屯的乡里乡亲,跟他一样,因为身强力壮,被堡主选作士兵,在这农忙时节离开家乡,跑到这百多里外的地方来剿匪。

    因为是外出打仗,自己只需要备好三日份的行粮,其他时候,一天两顿麦饼,都是堡主供应。

    每天都有麦饼吃,这让以前喝稀粥怎么也填不饱肚子的李逵感到非常舒心,以至于他现在都有些喜欢这种在外打仗的日子了。

    李逵伸手从身边的麦田里拔下一株麦苗,放进嘴里嚼着,细细品味着那一丝丝甜的味道。

    真好啊……。

    李逵看看两边的麦田,麦苗郁郁葱葱,给全部都是农家出身的剿匪部队一种自内心的舒畅感。

    可惜的是,尽管所有士兵都小心避开麦田,宁愿在狭窄局促的田埂上休息也不愿踩踏麦苗,但这块田地的主人已经注定看不到今年的丰收了。

    轰!

    前方传来一声巨响,李逵和他的邻居们立刻伸长了脖子,向前方不远处的战场看去。

    这是一座典型的北方坞堡,夯土墙成正方形,四角都有射击用的碉楼,土墙高近十米,为坞堡主人和里面所有兵民提供不错的安全保障。

    然而,这种防御体系在现在的进攻者面前没有多大意义。

    前面主攻的徐家坞堡兵推着简易盾车,顶着防守者的软弓靠近到三十步以内,然后用一实心弹解决厚重的木制大门和门闩。

    通常这个时候,在经历过一声巨响,坞堡大门就不翼而飞的震撼后,防守者就已经基本崩溃了,一炮下去直接跪地求饶的都有不少。

    只是今天这座坞堡比前几天遇到的那些要更加坚定一些,墙头和四角的碉楼上还有人徒劳的用软弓射击。

    李逵甚至看到了一些女人的身影,她们大声吆喝着把一些石块和装满泥土的筐子搬进门洞,试图封堵已经洞开的大门。

    李逵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

    果然,第二门木炮开火,随着一声巨响,无数碎石子争先恐后的冲出浓烟,横扫整个门洞,差不多二十个背着石块和泥土的堡民惨叫着跌倒在地。

    他们之中大多数人没有立刻死去,但注定无人可以生还。

    随后就是一阵噼噼啪啪的火枪爆响。

    由于防守者粗制滥造的弓箭对简易盾车没有什么威胁,新军火枪手可以从容装弹射击,因此这一次,连使用火门枪的士兵都有三次射击机会。

    在3o步内射击土墙这么大的目标,几乎无人会射偏,当然,也别指望火门枪能真正造成多大杀伤就是了。

    倒是那些火绳枪展现出应有的威力,15毫米铅弹打得墙头尘土飞扬,不时还有人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主要用来抵挡同级别软弓骨箭的木制悬户完全无法给防守者带来任何好处,甚至被子弹击穿后溅起的碎木屑也能带来恐怖的杀伤。

    土墙上已经有好几个人被这种刀子一般锋利的碎木屑扎中,其中一个捂着脸连声惨嚎,在土墙上不断打滚,周围的人既不敢去帮他,也没法让他闭嘴,一个个就这样哆哆嗦嗦听着这凄厉的叫声,等待敌人的下一轮攻击。

    ……

    “快到俺们了!”李逵的坞堡主跑过来,冲着本屯的1o个壮丁吩咐道:“待会进堡的时候,手脚都麻利点,先不要管其他人,向着里面堡主的私宅冲过去就是!”

    轰!

    这时,一门木炮对着墙头开火,登时就有两个人一声不吭,像是破麻袋一样跌落墙下。

    墙头上尘土飞扬,防守者忍不住出绝望的呼喊。

    不出所料,木炮第三次开火以后,上面的守军已经开始溃逃了。

    “到咱了!快上!”

    前面传来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坞堡主立刻大声吆喝这李逵和他的邻居们向洞开的坞堡大门冲去。

    每次都是这样,徐家军负责压制墙头并且轰开大门,然后其他坞堡组成的联军一拥而入,直接朝坞堡主的私宅或宗祠猛攻,一旦这两座建筑物被攻克,坞堡中的战斗就算结束了。

    这些天下来,被这套三板斧攻下的寨子或坞堡已经有了十几座,大家都已经开始熟悉这种流程了。

    李逵从腰间抽出两把长柄伐木斧,一声怒吼,冲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

    他身量不高,但身强力壮,似乎天生就有几把力气,以前在坞堡打柴的时候,同样的时间,他总是能比别人砍到几倍多的柴禾。

    而且李逵天生皮肤黑,光着膀子跑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头黑瞎子,看起来怪吓人的。

    很少有人敢于跟这样一个须怒张的壮汉正面对抗,正因为此,李逵的堡主每次作战都把他安排在第一阵,效果也确实不错,本就已经惊慌失措的防守者惊慌失措的四散奔逃,根本没人站出来做最后抵抗。

    半个时辰后……。

    啪啪啪的木棍抽打声在坞堡晒谷场上响起,李逵咬着牙趴在地上,身边还有本堡和其他堡子来的二十几个丁壮,他们每人身后都有一个半大少年,拿着粗木棍狠狠抽打,现场一片惨呼声。

    徐世杨骑在高高的马上,双眼冷冷的盯着那些挨打的士兵,一句话都不说,心中默默计数。

    旁边,几个手下在挨打的堡主为主笑容满面的徐世柳,小声哀求着什么,不过后者微笑依旧,却始终在连连摇头。

    “张堡主,你们说这个堡子通匪,咱信了,所以带你们来打他。”徐世柳语气不善的说道:“可战前咱们就说好了,任何人不准尖隐辱掠,这堡子有什么罪行,之后审判,你们这么做,可是违反军纪,要是严格说起来,这些人掉脑袋都有份。”

    不同家族坞堡之间的关系并非都十分融洽,因为水源、田地划分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互相攻打都是常事。

    偏偏这个时代的坞堡大都做过抢劫过往商旅或者互相抢些牲口之类的龌蹉事,说他们通匪,其实也不算撒谎。

    只是包括徐家在内,大家都做过,要是因此把人家都认定为土匪,给土匪一样的待遇,也实在有些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