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88章 局势2
    大量中原流民在江淮流域驻足,临时耕种着小块土地果腹,他们的呃生活很不安定,一有风吹草动就得抛弃整年的收获,对天灾人祸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在这里,死人甚至人相食如同家常便饭,活着的人今日不知明日事,只是咬紧牙关硬熬下去。

    他们被鞑子、土匪、地头蛇甚至有时候是大周的官军轮番劫掠也不愿离开,唯一的原因,就是在这里,偶尔会有机会,让一些人“偷渡”到江南,从此过上衣食无忧,再也不用流离失所的日子。

    先不说到了江南,是否真的能一下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单就现在的局势来说,去江南,也确实是这些一无所有的中原流民最后的希望所在了。

    人总是得有点希望的,不是吗?

    况且,渡过长江,如今的大周朝廷,至少从表面上还是一派歌舞升平的美好景象。

    这个时代,世界上所有最大规模的城市都在江南,扬州、杭州,还有泉州那样世界上最大最繁忙的港口。

    经济达,人口众多,社会和平安定(偶尔有些旋灭的小规模农民起义),文化昌盛。

    山外青山楼外楼。

    文人墨客们纵情于诗酒美人之间,一篇篇脍炙人口的诗词在世间流传,而且大概会在这个位面流传几千年。

    在如此时间刻度之下,江北的人间地狱确实就显得“渺小”了,毕竟不过是几十年民族融合的阵痛,在千年流传的诗篇面前算得了什么?

    小事情小事情。

    不如享乐不如享乐。

    只剩下几个闲赋在家的主战派,“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

    什么,你问江南底层人民的生活?

    呵呵……,兴亡百姓苦吗,常规操作而已。

    让我们的视线从奢侈的江南移开,再向南,彩云之国大理的情况其实跟大周区别不大,占据着吐蕃、缅甸、暹罗等国与大周6上交通线的大理经济达,学习汉人奢侈文化的作风日甚一日,尽管他们外部面临缅甸、吐蕃以及一些蛮人部落的劫掠,内部党派纷争,倾轧不断,但总还能勉强维持着从大周那里学来的诗酒生活。

    南洋如今正处在比江北好不了多少的战乱之中,被大周称呼为交趾的大越国正在与南方的占城开战,他们自己内部也面临着郑主、阮主的内战。

    此外还有占城与真腊的战争,真腊与暹罗的战争,暹罗与缅甸的战争以及无处不在的海盗……。

    偶尔还有一些天竺、帕尔斯甚至更西方国家的商船队,在过路的时候也会客串一下海盗,与这边的同行们“交流”一番。

    整个东方,除了大周和大理还沉浸在虚假的狂欢中之外,其他地方,全都打成了一锅粥。

    在这战乱的狂涛中,江北齐省南部,大约两个县的地方豪强拼凑的一只不过千多人的剿匪联军,似乎也掀不起什么特别的浪花。

    大周建兴十一年五月初十,莒州、日照两县六家联军在日照私港附近集结,参战部队共有15oo人,比之前联盟会议上各家承诺出兵的人数多出不少。

    主要原因是徐家得到几百倭寇俘虏作为劳力,能够释放出更多人力参与农忙时期的战争。

    徐家出兵最多,而徐家坞堡中出兵最多的徐世杨自热而然的成为联军总指挥,这地位既是各家家主推举出来的,也是他那2oo人新军实力所在——在江北,一个单独的坞堡主在农忙中抽出两百多人外出打仗,这本身就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很多别家坞堡主误以为,徐世杨似乎不喜欢留在家里耕种,只有对自家农活漠不关心的坞堡主,才能在这种时候抽调几百丁口出来打仗。

    一个喜战乐斗却不喜欢农耕的家伙,在旁人看来,似乎不太像地方豪强,而是更像……,嗯,更像土匪或鞑子。

    可能也只有这样像土匪或鞑子的家伙,才能一次次打败土匪和鞑子?

    徐世杨懒得跟这些家伙解释脱产的正规军与鞑子土匪那种强盗团伙之间的区别,就算是解释了,他们也不见得能够理解。

    有误会就误会去吧,至少现阶段,徐世杨好战的名声对他还是有一些好处的。

    比如,日照的坞堡主都认为联军应该先进攻五莲山土匪,然而徐世杨认为这个目标不可取,五莲山比浮来山面积大得多,地势也险峻的多。

    而且,五莲山聚集的人,本质不是浮来山罗道人那样的土匪,而大多是走投无路的流民,上山聚众求生而已。

    不可否认,五莲山的流民也会下山劫掠,日照县的几家坞堡因此受害颇深,这也是他们想着先打五莲山的原因。

    可实际上,对五莲山流民来说,山下的坞堡主也是土匪,如果有机会,不论张王丁鲍,哪一家都会上山咬一口,抢些女子丁壮回去补充人力缺口。

    徐世杨没有心情去欺负这些可怜人,别说千把人的兵力没法彻底清扫五莲山区,就算能,抓住的人口怎么办?

    五莲山区少说藏着上万人,几万人也不是不可能,那么多人口,徐世杨还能把他们当鞑子倭寇,先狠狠杀上两成?如果不杀,他又哪来的粮食养活这么多人?

    既然打不下来,打下来也净是负担,那不如不打,先找那些有些积攒的真正土匪下手比较好。

    这个时代的齐省西南,群山遍布,土匪多如牛毛,说的不客气一点,只要是个山包,上面就一定有土匪的寨子,不过是有强有弱而已,联军根本不愁找不到攻击目标。

    徐世杨的计划是,从日照出,向北一路横扫所有土匪山寨,到达莒州,然后向东,以五莲山为中心绕一圈,到达诸城附近,然后再向南,攻打与五莲山同属泰沂山脉的马耳山,略微剪出一下五莲山的屏障,然后回到日照。

    整个行动路线就像一个巨大的三角形,不过正好覆盖了莒州、日照一线向东到诸城这个范围内,除了五莲山以外所有有匪徒聚集的地方。

    于是,五月中旬,预计时长两个月到三个月的两县联合剿匪行动,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