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86章 第一次扩军
    既然只奖不罚,那就必须让得到奖励的士兵,获得的利益大于那些搜刮尸体的人,这样才能让剩下的人主动去思考下一次遇到类似的事,他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先当然是精神方面的鼓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男人都是勋章控,不分时代。

    徐世杨融化了一批银钱,为这次参战的士兵专门铸造了一批勋章(感谢老天,他现在手中工匠不少)。

    新军所有火枪手和第一时间突击到海边参与夺船的长矛兵,每人获得一枚铜制忠勇勋章,长矛兵可以在右臂衣袖上秀一枚布制士兵突击章。

    为了让勋章更具影响力,徐世杨专门在15屯本部召开了隆重的授勋仪式,得到勋章的士兵还将获得坞堡女兵队一对一献上的鲜花和所有堡民的欢呼。

    此外,更实惠的奖励也不能少,获得勋章的士兵今后每天将有一条鱼的额外补给,有亲人健在的,亲人所耕种的份地每亩地减税一斗。

    没有亲戚健在的士兵,徐世杨他们给没人放了一份五年后兑换的土地券——只要他们在新军服役满五年,期间没有违反军纪被处罚,不管到时他们退不退役,都将获得一块五亩面积的田地。

    与税赋沉重的份地不同,这些土地将完全属于个人,税率相对来说很轻——上田每亩3斗,中田每亩2斗,下等田地头三年不交税,之后三年每亩1斗。

    土地永远是汉人念兹在兹的宝物,只要再听话服役五年,期间不犯大错,徐家就将产生大周南迁以来,江北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自耕农。

    虽然只有五亩田地,但对全部都是农民出身的士兵们来说,这已经足够让所有人沸腾了。

    制作精美的勋章,令人赞叹的奖励,少女献上的鲜花,以及其他堡民混合着羡慕嫉妒的欢呼声,让所有得到勋章的士兵无酒自醉熏熏然,一个个像是小公鸡一样高傲的昂起了头。

    而那些没有得到勋章的士兵,毫无例外的被家里亲戚们好一顿埋怨——每亩地每年少交1斗粮啊!

    那些士兵自己也很懊恼,扒光一个倭寇,最多得到一身破布衣裳,运气好的能得到几枚铜钱或散碎银两,与令人羡慕的勋章、实打实的减税或土地相比,无异于天上地下。

    ‘下次再上阵,我也不去搜刮尸体了,那才值几个钱啊!’

    ……

    授勋仪式结束,徐世杨立刻开始着手安排接下来的工作,新军被证明战斗力拔群,在粮食充足的情况下,扩大新军编制自然是要任务。

    徐世杨决定采取一老带一新的模式,把新军兵力扩大到2oo人,两个分队编制完全一样,都是1o个冷兵器近战兵,1o个炮兵,3o个火枪手加5o个长枪兵。

    因为长枪也是倭寇的主要武器之一,因此现在徐世杨手中长枪数量足够,只是靠近枪尖的枪杆部分需要增加一个防止劈砍的枪套——对倭寇的战斗中,出现过长枪被武士刀砍断的现象,如果不是枪兵突击的时候,倭寇已经崩溃,新军原本应该付出更大代价。

    近战兵的武器也没多大问题,至少伐木斧管够,而且从鞑子、盗贼、倭寇那里缴获的武器中挑拣一番,找出二、三十件品相较好的重型冷兵器本也不困难。

    炮兵所需武器也好准备,木炮生产简单,不需要重新装填,一次性使用,甚至可以预先装填后封存。

    由于重量轻,1o个人的小队,野战时可以通过独轮车携带3门木炮,若是守城,甚至可以把库存的木炮当做重型霰弹枪使用,轮番释放。

    装备方面的最大问题仍旧出在火枪上。

    由于工匠数量增多,15屯可以在未来三个月里,期待把蛇杆火绳枪装备数量提升到3o支。

    但剩下的一半火枪手,仍然不得不以蛇杆火门枪为主要装备,为此,他还得把已经分给女兵的火门枪回收,装备给一线部队。

    赵琳为此找她姐姐好一通抱怨,但没办法,现在仍然是新军的初创时期,徐世杨真正的根据地只有三个不满员的村子,在这种环境下,任何东西都必须物尽极用。

    公孙胜曾经提议继续生产火门枪,因为这种武器枪管很短,也不需要枪托等部件,造一只火门枪所需时间,差不多只有火绳枪的三分之一。

    然而火门枪,甚至蛇杆火绳枪在徐世杨心中都是过渡性武器,只在新军婴幼儿阶段充数用,因此他坚定的拒绝了重新生产火门枪的意见。

    为了提升火绳枪的产量,徐世杨咬牙开出极高的赏格:如果能够在不降低质量的情况下减少火绳枪生产工时,坞堡铁匠可以直升中尉,得2o亩土地券。

    盗匪、倭寇出身的工匠,以前不管什么罪名,一律一笔勾销,然后提升为中士。

    徐世杨的目标是,今年之内,把新军再扩大两倍,达到8oo到1ooo人规模,而且到那个时候,所有新军火枪手都以火绳枪为主要装备。

    有榜样在前,有土地吸引,招兵工作远比火枪生产轻松的多,新军很快扩大到2oo人,徐世杨将他们平分成两个中队,中队长都是徐世杨兼任,徐大以上士身份代理第一中队日常事务,徐二同样以上士身份负责第二中队工作。

    由于下个月就要出征剿匪,徐世杨要求两个代理中队长,先训练新兵的队列和纪律,其余科目在之后的剿匪战斗中以战代练。

    从四月十一开始,新军进入又一次大规模训练工作中。

    与去年冬天不同,这次不论老兵新兵,一律只训练队列和列队行进,老兵们只对新兵宣讲一次队列纪律,之后一对一帮扶新兵在前老兵在后,新兵任何一个动作错误,都要挨五到十下军棍。

    如果十天后新兵仍然犯错,老兵新兵一起挨罚。

    这种枯燥的训练让很多人感到十分不适应,即使老兵也是如此——去年冬天的训练可远没有这次这样单调。

    不过好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二十天后,队列集训结束,之后五天,士兵在队列训练的空隙中,开始穿插熟悉武器操作的训练。

    五月初六,训练暂停,2oo新军士兵,2o个车夫组成的大车队,以及1o名医疗队,加上徐世杨本人,总计231人,离开十五屯,前往本家坞堡,开启六家联盟联合剿匪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