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85章 家主的决定
    所有中型船全部按照一百料计算,张家需要支付给徐家一千贯大周制钱。

    张家没有这么多现金,把金银铜帛全算上都没有,因此只能先期支付一半,剩下的一半,在今年内用粮食、鱼和徐家船队的主泊费用冲抵。

    胜利是徐世杨一个坞堡打下来的,因此这笔收入大多归了他。

    钱帛徐世杨拿走六成,今后一年张家送来的粮食和鱼,全部归十五屯所有。

    还有新的徐家船队,从今天开始起,徐家长房、二房各自拥有两条大海船,剩下的一条,明确归属给徐世杨(暂时继续放在二房船队里管辖),今后哪怕是徐家别的坞堡主需要徐世杨的海上运力,也得付给他一部分酬劳。

    这也算某种封建道德,即使是亲戚,也不能白拿别人的好处。

    俘虏方面,徐世杨只保留几个倭寇工匠,其他人全都折算成粮食出售给自家的坞堡主——徐世杨本人对这些海贼的忠诚度没有丝毫信心,他缺人口,宁愿去招揽些流民。

    还不如换些粮食回来,去年徐家的坞堡主都积攒了不少粮食,存在粮仓里也是浪费,不如换过来用以培养徐世杨最值得信赖的新军。

    作为对徐世杨暴打族叔的惩罚,徐睦江罚他支付一头牛、一匹骡子给徐睦泽作为补偿。

    但徐世杨兄弟免除徐睦泽在船队中职务的命令没有更改,徐睦泽改任长房一屯的管事,负责劝农工作——这个时代是不需要劝农人勤劳耕作的,因此徐睦泽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所有职务,只能依靠长房分给他的一份份地维生。

    徐家的另外一个人事变动,是二房次子徐世柳,接替董成为14屯堡主,而董代替徐睦泽成为船队财务主管。

    这一切理顺之后,兴奋的各家家主们又一次摆起宴席,这一次,徐世杨参加宴会,并且没有在宴会上打人。

    只是这小子不改战争贩子本色,在喜庆的宴会上提议各家都出些兵,凑一只军队,把莒州、日照两县境内所有土匪都清剿一番。

    在不影响农忙的情况下,各个坞堡都能抽调十个几十个家丁,现在六家联盟,全凑起来也有近千人,加上徐世杨那本来就脱产的一百新军,实力已经足够了。

    而且,土匪在山上也是要耕种的,否则他们也得挨饿,因此现在各山寨能动用的,其实只有脱产或半脱产的积年老匪,一个山寨能有百多人就算很强了,根本不可能是拥有十倍兵力优势的联军的对手。

    剿匪如果能够成功,对地方豪族来说自然是好处多多。

    这是大家都明白的事,也是各家愿意来跟徐家联盟的最重要原因——他们都想借助能1oo破3ooo的徐家军的战力,给自己营造一个安心生活的环境。

    于是,六家联盟的第一次集体行动就这样定了下来。

    在宴会上,兴奋的各家家主就要求与会的坞堡主们说说自己在这时能出多少人,所有坞堡主都知道此事的重要性,这个出十五,那个出二十,一共凑了7oo多人。

    最后,徐家承诺出动3oo人——包括徐世杨的新军,一共一千人,大家各自自备军粮,下月初在张家集合,一起行动,先攻击日照附近的土匪,然后在去已经安靖许多的莒州,争取半年之内消灭所有人数在一百人以上的中大规模盗匪团伙。

    因为徐世杨出兵最多,而且战斗力有目共睹,因此各家家主当场任命他为这次联合剿匪部队的总指挥官,统治调遣各家部队。

    似乎是为了略微抑制一下徐世杨的暴虐性格,日照的几个家主都强烈要求徐世柳担任联军的赞画,这一点最终也得到莒州这边徐家和范家的肯。

    只是,徐世杨现,自家家主对二房占据联军所有重要位置似乎有些不满。

    这也难怪,徐家确实是莒州地方屈一指的豪族,但在内部,他这个家主无论做什么能影响全家的决定,都必须得到二房主家徐睦河的同意——两人都是进士,都在大周当过官,都在江南有一些人脉,实力上其实也没差多少,连这次的家主会议,徐睦河都来参加,而且也被视为家主一员。

    最近一年,徐世杨强势崛起,打鞑子、灭土匪、战流寇,都是以他为主力,甚至干脆就是他一个人上去把事情就办了。

    最近听说徐世杨把去年被鞑子毁了的两个坞堡恢复起来,虽说还没跟家里要坞堡的名号,不过实力已经有了,再加上已经明确归他的一条大海船,十五屯一系已经隐隐越三房徐睦海,成为徐家第三大势力。

    如果徐世柳跟徐世杨一样厉害,再让他展一年,加上徐世杨和原本二房就有的力量,那样岂不是二房实力远远过长房?

    等到下一代人真正开始挑大梁,徐家家主到底还是不是长房的人,这可就难说啦。

    ‘得想想办法。’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长房的世字辈也有几个出头的。

    可惜的是,徐世柳担任赞画职务,是日照方面4家家主联保出来的,选的还是徐家子,要是自己反对,会给人一种徐家家主在挤兑自家侄子的感觉。

    ‘不能增强长房,那就只有削弱二房了。’

    徐睦江面色不善的瞥了徐世杨一眼。

    ‘他得罪了鞑子,鞑子早晚会来报复,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

    四月初,徐世杨回到自己坞堡,跟他一同回来的还有属于他的一千石粮食,张家支付的第一笔粮食和咸鱼,以及大约价值5oo贯的钱帛。

    有了钱粮,新军部队的高强度训练又可以开始了。

    但徐世杨回家后的第一件事,仍然是开会,做总结。

    这次去日照打倭寇,虽说是大胜,可暴露出来的毛病一点都不少,特别是新军长矛兵,居然有差不多一半人被倭寇尸体上的那点财物吸引,只有2o几人一路跟着徐世柳突到海边。

    这种见小利而忘大事的气氛必须得到更改,只是毕竟是一场辉煌胜利,而且杀敌之后,敌人身上财物属于士兵的规矩也是徐世杨定下的,这个时候当然不能惩罚什么人。

    因此,徐世杨决定这次只奖不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