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82章 文与武
    徐世柳轻轻抿了一口茶,把嘴里的食物顺下肚去,又掏出一块手帕擦擦嘴,之后才慢条斯理的向张家家主拱拱手道:“张翁教训的是。”

    他从餐桌旁站起,走向徐世杨,在哥哥又一次高举马鞭的时候,伸出一只手拖住后者的手腕。

    徐世柳只感到一阵大力传来,差点没托住,让皮鞭再次落下。

    好在徐世杨立刻惊醒,自觉把马鞭提了起来,装出一副徐世柳单手就能制止自己的样子。

    徐世柳喘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三哥,放过他吧,再怎么说也是咱族叔。”

    徐世杨盯着他看了一会,片刻后,把手中马鞭狠狠一甩,指着有气无力的徐睦泽骂道:

    “将士们杀鞑子、灭山贼、募流民,筚路蓝缕、甘贫苦节,好不容易积攒下这点财帛,是让你拿去讨好姐儿的吗?”

    “三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徐世杨气呼呼的抬起手,似乎还想再打,犹豫了片刻,终于把马鞭放下。

    “你不适合当本家船队的账房!收拾东西会家等罚吧!”

    说完,徐世杨头也不回的离开宴会厅。

    徐世柳无奈的摇了摇头,亲手把徐睦泽扶起,叫来一个小厮嘱咐道:“麻烦扶我族叔先去休息。”

    那小厮似乎没想到徐世柳会对一个下人如此礼貌,他愣了片刻,直到有人推推他,这才赶紧扶着遍体鳞伤的徐睦泽走了。

    “请两位族叔落座。”徐世柳对长房、二房的船队管事说道:“这仗已经打赢了,按说已经没什么别的事,可既然来了,侄儿还有些疑惑,想要顺便问问两位族叔,散会后请来大营找侄儿。”

    两人都被徐世杨表现出来的狂暴性格震住了,听徐世柳这么一说,忙不迭的连连点头。

    他们又没那徐世杨的金子去讨好窑姐,想来不至于也挨一顿马鞭吧?

    大家全都落座后,宴会厅里不可避免的有人窃窃私语:

    “徐家三郎太暴躁了吧?连自家族叔都敢打?还大的如此狠!”

    “他能打仗,不是说去年他打败过鞑子吗?连鞑子都敢打,打个犯了错的族叔算甚?”

    受到戏曲、话本的影响,这个时代的人有个根深蒂固的误解——能打仗的战将,一定是豹头环眼、人高马大且脾气暴躁的,嗯,还一定特别好酒。

    徐世杨没有豹头环眼,但人高马大是绝对当得起的,今天他没喝酒,不知道酒量,不过这一顿马鞭下去,脾气暴躁是坐实了。

    很符合戏曲中冲锋陷阵的猛将形象不是吗?

    “幸好徐家五郎也来了,看来这读书种子还能管得住他。”

    “是啊是啊,看那样子,要不是徐五郎在这,徐三郎能打死徐睦泽!”

    “幸好有徐五郎!”

    “幸好幸好。”

    隐约听到这些交谈,徐世柳得意的笑了笑。

    他其实不太清楚,对内一向为人和善三哥为啥要提议演这出戏,暴打族叔这种事,传出去对徐世杨的名声似乎没什么好处,甚至,在封建社会的道德观里,这种行为可以说是有些大逆不道。

    不过,三哥在之前说这件事的时候,就明确表示应该由自己来劝说他停手,这样的话,自己的名誉反而会变得更好一些。

    这件事对徐世柳没什么坏处,于是他也就答应配合这出戏,结果如他所想,自己的名声反而随着徐世杨的狂暴变得更加响亮了。

    他又回想起去年开始,自家老爹不断耳提面命,给自己输灌的一个设想——三哥走武将路线,而自己先在江北赚足名声,然后去江南进学,走科举路线,做文官。

    看起来,这个设想确实得到了三哥的认可(他并不清楚这主意根本就是徐世杨出的),先在,他就是在处处配合自己,让两人各自符合自己的人设形象。

    ‘那么,我该怎么做?’

    徐世柳用茶杯掩饰自己思索的表情:

    ‘必须得符合人设,而且不能太过。’

    徐世柳没有注意到,现在他同样也不希望徐世杨的形象受损,毕竟,按徐睦河的想法,徐世杨应该是他在江南站稳脚跟的武力保证。

    ……

    新军营地布设在日照以北,较为靠海的地方。

    在这里扎营方便看守战利品,也方便处理尸体。

    徐世杨没有参加庆功宴,回到自己的营地后,立刻开始接下来的工作——甄别,并削减部分俘虏。

    由于俘虏中什么人都有,徐世杨基于自己的感情,和分化俘虏的需要,决定区别对待:

    凡是汉人,只要不是登6期间犯下重大罪行,一个都不杀。

    高丽人在倭寇中也属于被欺负的对象,因此选十杀一。

    倭寇主力的扶桑人和令人厌恶的南洋野人,选五杀一。

    徐世杨和几个新军骨干坐在一排长桌后面,如同后世招聘面试一般,一个个甄别倭寇俘虏——与招聘会不同的是,这次被淘汰的人比留下的人少不少,而且被淘汰的家伙,人生就到今天为止了。

    这次,徐世杨杀人的标准非常简单——1、不是汉人,2、非技术骨干,3、他看着不顺眼。

    被淘汰的人就近拖到海边,直接斩,然后尸体扔进大海。

    甄别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倭寇梗着脖子叫骂,徐世杨也不客气,把所有骂他的家伙全拖到海边杀死。

    等杀到5o多人的时候,叫骂声都停止了,所有倭寇都意识到,再这样骂下去,眼前这个高大的年轻人,丝毫不介意把俘虏全都干掉。

    于是甄别顺利进行。

    “这个不行,干掉。”徐世杨懒洋洋的说了一句。

    立刻有两个侦察兵上前把瑟瑟抖的俘虏拖向海边。

    “堡主,这人挺老实的啊?”解珍不解的问:“这样杀了怪可惜的。”

    “太老实了,我怀疑他有抑郁症,不如直接杀掉。”

    “抑郁症是啥?”

    徐世杨没有回答,这会那“老实孩子”已经掉脑袋了。

    “这个也不行,杀了。”

    “这个挺机灵的,应该没那啥鱼正吧?”

    “他太瘦了,干不了活,杀掉杀掉。”

    “那这个胖的呢?”

    “太胖了,浪费粮食,砍了。”

    “……。”

    军官们突然有些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