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80章 别矫情
    来日照的路上,徐世杨曾经有意无意的向徐世柳等人透露,如果这次打倭寇有什么额外的收获,那么最重要的肯定是倭寇的海船。

    徐世柳对此深以为然。

    徐家原本就有5条不大的鸟船,载着北方那些不怎么值钱的山货,每年跑两趟江南,再运回些江北内6急缺的盐和铁,这一来一回,就能挣出足够养活一千壮丁的钱粮。

    如果家族船队规模能够扩大一倍,徐家甚至可以不必拘泥与利润单薄的齐省—江南航线,而是把目的地扩大到更有油水的辽东—江南—齐省,或者扶桑/高丽—江南—齐省航线。

    这样的话,只要每年顺利跑一趟,每一条海船所能带来的财富,都过一个坞堡!

    十条船就是十个坞堡。

    现在,日照海滩上停着密密麻麻上百条大小海船!

    连徐世柳这个不管家中柴米油盐的孩子,都看的眼热无比,如果不是徐世杨不准他跟其他家族的坞堡起冲突,徐家五哥儿都想把他们全都赶走,独占所有海船了。

    可惜,这不可能,徐世柳只能想办法多吃多占,却没法完全独吞。

    看到终于有步卒赶到,徐世柳立刻大呼小叫着命令他们去抢占那些他眼馋许久的海船——他选中的所有船都是看起来个头最大的家伙。

    可惜,第二批赶到海滩的是占据日照港的张家民兵,他们很快抢占了剩下的那些中等海船。

    最后,王家、丁家、鲍家和徐家的后续部队才打着火把赶到现场,此时还剩在海滩上的船,已经只有比舢板大不了多少的小不点了。

    等到后半夜,徐世杨率领徐家大车队和火枪兵来到海滩时,所有船舶都已经被瓜分完毕。

    徐世柳抢到5条个头不小的大海船和5条中型海船,但他还是有些不满,一见到徐世杨就冲他嚷嚷:

    “三哥,你的兵太差,就知道倭寇身上那点蝇头小利,把时间全耽搁了,要是能再来5o个步卒,咱们还能多抢几条大船!”

    徐世杨笑了笑,他说的有些道理,但现阶段是没法子的事。

    如果他手里有大量财富和物资供应,当然可以让手下士兵无视敌军尸体上那点财物,向主要目标径直突进。

    可他现在不是没有吗?为了刺激士兵的进取心,徐世杨不得不宣布杀死敌人后,尸体上的财物可以归各人所有,之前的战斗也是这么执行的。

    这样的条例带来的好处是,士兵应战积极性明显提高。但后果同样严重——即使新军士兵,一旦解散编队进入追杀状态,也很容易被满地尸体吸引注意力。

    今天这种情况还算好的,要是面对更坚定的对手,敌人最后组织几百人来一场反突击,散乱在各处搜罗财物的部队怕是下场不妙。

    这也是徐世杨把控制力最强的火枪手牢牢抓在身边的原因,至于有多少人一心向最重要的目标突击,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徐世杨知道这是新军一个很大的缺陷,但他对此暂时没什么办法,只能一点点引导。

    “行了,咱们这次已经缴获很多,也别想着好处全占,总得给别人分点汤喝。”徐世杨不得不劝慰自家弟弟:“何况咱们还有别的收获,喏,我这一路行来抓了好几百倭寇。”

    打掉浮来山的威胁后,徐家所有坞堡的耕地范围都可以增加,因此原有的人口就显得有些不够用了。

    这些海贼种地水平不知道怎么样,不过至少是身强力壮的丁口,就算以前不会,在皮鞭的教育下也能干些粗重活计,对徐家的人力缺口,是个很不错的补充。

    徐世杨这一路行来,抓了大约5oo倭寇,粗略看一眼,以扶桑人为主,也有不少高丽人和汉人,甚至还有少量南洋野人。

    战斗中被干掉的倭寇还没个准数,不过想来也有几百到一千左右。

    剩余除了2、3百人成功逃走外,应该都已经溃散,在6地上,他们人生地不熟,有没有粮食,估计会在1o天内被饿死或被附近坞堡、土匪抓住,溃散倭寇幸存概率接近于零。

    根据情报,登6倭寇总数在2ooo上下,后来又有些人加入,可能有3ooo不到,经过这次战役,完全可以说是被徐家新军全歼。

    “经此一战,咱们兄弟足可以名震齐省了。”

    徐世杨拍拍自家弟弟的肩膀,满意的说:

    “甚至经逃走倭寇的口耳相传,咱们的大名传到高丽、扶桑、江南都有可能。”

    “咱家与张家、王家他们不同,船是最重要的缴获,却不是唯一重要的,咱们兄弟得了名声,抓住几百劳力,在加上那十条船你,这次已经足够丰厚了,让给其他家几条船也没什么。”

    徐世柳无奈的点点头:“也只能这样想了,真可惜,本来应该赚更多的。”

    “以后有的是机会,其实,就是现在这十条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用。”徐世杨苦笑道:“咱家没那许多水手啊。”

    “是啊,又不能用抓获的倭寇。”徐世柳黯然道:“这些大船该怎么用呢……。”

    “嗨嗨,别这幅表情,咱们可是打赢了!”徐世杨用力拍一下徐世柳的后背,大声笑道:“打赢了还要为怎么用缴获伤神,娇不矫情?”

    “今天咱家剩下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明天再说!”

    “哈,也对。”徐世柳也笑了,他又回想起刚才追杀倭寇时的意气风,那种感觉简直太……爽了!

    “三哥下次在打谁,一定要叫上小弟啊!”徐世柳意犹未尽的说:“这倭寇不撑打,不过瘾!话说三哥你打过鞑子,那鞑子怎么样?”

    “你今年也14了,去跟爹说一声,让他给你个坞堡先管着,好好练你自己的兵,等鞑子再来,咱们兄弟再一起上阵杀敌。”

    “可爹想我去江南读书……。”

    “你自己考虑一下啊,杀败几次鞑子,等你到江南读书,那些同学老师们听说你杀鞑子如杀狗,他们会用怎样羡慕的眼光看你?”

    徐世杨坏笑着鼓动道:

    “所有人都怕鞑子,只有你我兄弟不怕,而且你读书又不次于任何人分毫,这不是标准的出将入相吗?这才是圣人大道,真正的儒生该做的事啊。”

    徐世柳的眼神,变得闪闪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