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75章 张家
    徐世杨的态度蛮吓人的。

    不论王家、丁家还是鲍家,在这种氛围中都不敢说出一个“不”字。

    他们总感觉,只要拒绝的话一出口,徐世杨的骑兵就会先向自己冲过来。

    现在他们面对的这个人,可是杀过鞑子土匪如砍瓜切菜的“雏虎”啊!

    “我的人冲第一阵,你们都跟上。”

    徐世杨骑在马上,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

    “打垮倭寇后全面追击,战利品谁抢到归谁,畏缩不前者,别怪我不客气。”

    “我话讲完了,谁赞成,谁反对?”

    沉寂。

    现场只能听到马儿无聊的响鼻声。

    “很好,现在集合你们的队伍,出。”

    徐世杨轻轻一拉缰绳,二十几个骑兵一起转身,向南方五里外的日照港走去。

    “三哥!刚才你真厉害!”

    徐世柳骑着驽马,跟在徐世杨旁边,整个人都在兴奋的微微抖。

    “那么多人,都被三哥吓得动都不敢动!”

    “我话讲完了,谁赞成,谁反对?”

    “哈哈哈,痛快!太痛快了!”

    徐世杨微微一笑,对此也有些自得。

    刚才他们对面有过2o个坞堡主和他们的家丁,人数上是这支小骑兵部队的5、6倍,结果他们都被徐世杨一番话震得哑口无言。

    “骑兵终究是骑兵。”徐世杨得意的对徐世柳解释道:“只要骑在马上,对步卒就有威慑力,而且我故意选择背对太阳出现,这样可以让他们无法直视我,心理上就落了下风。”

    这也是徐世杨一定要等栾廷玉手下这些不入流的骑兵的原因——他需要在气势上先压倒那些三心二意的盟友,统一他们的思想。

    徐世柳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并非真的像他的外表那样鲁莽。

    “三郎,咱们就这样冲过去?”栾廷玉打马上前,小声说:“那样我得让孩儿们下马。”

    “不。”

    徐世杨一口回绝:

    “冲锋陷阵是我的工作,你们这次不要下马,装也要装出个正规骑兵的样子来。”

    “我带我的步卒上前,打垮倭寇。让其他坞堡兵跟上,你们骑兵护着五哥儿,在最后。”

    “三哥!我要跟你一起冲阵!”徐世柳不满的叫道。

    “你应该先学会抓住战场最关键的时机。”徐世杨说道:“你跟栾堡主、孙堡主一起指挥骑兵,不要让别的坞堡掉队或逃走。”

    “我负责打穿倭寇的阵型,别的坞堡负责一拥而上压垮倭寇,而你们骑兵,应该抓住机会不断追杀逃敌。”

    徐世柳歪着头想了想:“我负责追杀?”

    “对。”徐世杨毫不犹豫的忽悠小孩:“你的任务非常重要,上了6的倭寇,最少要留下一半,你得抢在他们上船之前卡住他们的退路。”

    “你要明白,咱们不能每年都来这么一出,否则咱们家的地还种不种了?所以必须一次就给倭寇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以后绕着日照港走!”

    “成!我听你的!我一定狠狠给倭寇一个教训!”

    徐世柳被忽悠的热血沸腾,他很羡慕刚才徐世杨一出场就镇住上百人的样子,作为一个中二少年,他觉得那样很酷。

    ‘如果我这次真能留下一半倭寇,我想其他家的坞堡也会仰视我吧?’

    ……

    “徐家什么时候养骑兵了?”

    “那有什么奇怪的,没听说吗,徐家三郎杀了一整个谋克的鞑子,光正经的战马就缴获好几十!”

    “二十个骑兵,这还只是二房的人吧?徐家长房三房还有一些?就算有马,他们怎么养得起?”

    “浮来山!他们攻破了浮来山!那罗道人十年的积攒,不都落到徐家手里了?”

    “这话说的在理,要不然徐睦泽那厮哪来的金银在江南逍遥。”

    “都怪徐睦泽!要不是他漏了富,何至于引来这么多倭寇!”

    “咱们就这样帮徐家拼命?能有啥好处?上了阵死的可都是自家儿郎!”

    “怕什么!没听那徐家三郎刚才怎么说的吗?跟我来!那自然是他打头阵,咱们只给他掠阵就好!一骑抵五步,嘿嘿,咱们今天开开眼,看看这徐家雏虎到底有多大本事!”

    ……

    日照港再次打退了倭寇的进攻。

    只是,此时最重要的防线——土墙已经被倭寇挖塌了很长一段,还有几处也被挖出几个大洞。

    就在刚才,一帮挥舞倭刀的倭子精锐怪叫着从土墙缺口处冲入堡内。

    这些倭子个头不高,但刀法娴熟,跟个猴子似得又叫又跳,不时挥出一刀,登时就有一个民兵惨叫着倒地。

    那倭刀极其锋利,弧度很大,轻轻划在没有甲的民兵身上,就是一道慑人的血口子。

    而且砍兵器也很顺手,每当一阵刀光闪过,地上总是洒落一地被斩断的长枪柄和人的胳膊。

    就那么二十几个倭子,打的上百民兵节节败退,眼看大事不妙,最后还是日照港的主人,张家家主亲自带全部子侄、家丁反扑,大家一拥而上,才把这伙倭子赶出坞堡。

    战斗间隙,张家家主阴沉着脸在土墙垮塌处巡视,指挥老弱妇孺一起动手,想办法在这里垒一道矮墙,哪怕很矮很矮,也比直接跟倭寇拼刀子强一些。

    “爹,这一次咱家死了快三十个了!”家主的长子凑过来,语气沉痛的说:“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是啊,爹,咱这是用自家的命去保徐家的财货!”另一个儿子忍不住大声叫道:“咱把徐家的船都交出去吧!这样他们也该退兵了!”

    “胡说!”张家家主忍不住呵斥道:“为父跟你们几个说过多少遍了?只要交足了钱粮,进了日照港,咱张家拼了命也得护着!否则今后谁还来咱家停泊?”

    张家控制的耕地很少,而且产量比内6还要低一些,如果不是靠着港口收停泊费,他们根本站不住脚。

    家主很清楚,仅就港口条件来说,日照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北面的旅顺,南面江南的那些大港口就不提了,哪怕同属齐省的登州,也能稳压日照一头。

    这样之所以还有人来日照停泊,纯粹就是张家一直严格保证在自家港口停泊的货船的安全,而且也不乱收费。

    如果连这点坚持都没有,日照根本无法作为一个港口继续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