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73章 内讧与速度
    现如今,在东亚海面上讨生活的好汉们,以国籍划分的话,可以大概分成大周的海盗、高丽的海寇,以及扶桑来的倭寇三股势力。

    不过,不管叫海盗还是倭寇,本质上都是一样亦商亦盗的武装团伙。

    大周海盗不会因为自己是汉人就对大周手下留情。

    扶桑倭寇也不会因为自己是扶桑人就放过扶桑的商船。

    海盗和倭寇自己之间,也经常会生冲突甚至是战争,互相吞并、劫掠是家常便饭,就像大鱼吃小鱼,似乎已经成为某种天经地义的规则。

    此外还有派系之间的合作,只要目标合适,大周海盗与扶桑倭寇进行合作,攻击大周境内的目标或者反过来攻击扶桑的村寨都是正常现象。

    类似现在这种以倭寇为主攻击大周北方三不管地带坞堡的行动,掺杂一些小规模高丽人跟着吃点残渣剩饭,简直在正常不过了。

    实际上,海盗海寇底层本来也是多国联军,甚至有些头目手下还有从南洋抓来的猴子一样的野人兵。

    海贼的对外身份是什么,只取决于他们高层干部是哪里人,甚至有些海盗能够无缝转换成倭寇。

    只不过,底层海盗和类似野尻这样的小头目,很乐意看那些来蹭饭的高丽棒子吃瘪罢了。

    “半岛人弱的像是一群野狗!”

    看到棒子的攻击被打退,野尻这个身形肥胖的矮个壮汉指着那几个垂头丧气的高丽人大声嘲笑,随后,他船上的底层海盗也一起笑了起来。

    “混蛋!”一个棒子忍不住大声反驳:“你们这群倭子不也没打下那面土墙吗?”

    说的是汉语……,其实不管哪路海盗,甚至辽东的女真鞑子、草原的鞑靼、以及西北的党项,互相之间想要清楚表达自己的意思,都必须说汉语,他们自己的语言只是些不成形的半吊子而已。

    被人骂做倭子,野尻反而笑了。

    “你叫我倭子?”

    他身后顿时响起一片刀兵出鞘的声音。

    野尻正川缓缓起身,拔出腰间的倭刀,冰冷的说:“只不过是一群半岛棒子而已,竟敢如此嚣张!”

    大约2o多个倭寇狞笑着围了上去,刚刚从土墙那边败退下来的高丽海寇人数较多,但他们都很疲惫,而且有一小半的人身上带伤。

    “你们要火并吗?”那个高丽人慌了,像个傻瓜一样大声嚷嚷:“大统领知道后不会放过你的!”

    “不,只要我给他献上一条船,大统领一定会放过我。”

    这帮高丽人有一艘很大的板屋船,比野尻的小早强多了,只要顺利抢下来,自己就能成为赏金上百两的中等海贼了!

    嗯,当然也得分给大统领一点好处,比如把自己的小早奉献给大统领。

    嗯,还要奉上一部分这次劫掠的来的战利品。

    不过,对野尻来说,这仍是相当有赚头的买卖。

    “你们!这群!该死的!倭寇!”

    叫声很凄惨,然而没人站出来帮他,甚至有些家伙还在可惜,这块肥肉居然让野尻那家伙抢了先。

    ……

    从第二屯出来,徐世杨用了大约3个时辰走了约2o里。

    第二天天不亮,部队再次出,这一次只用了一天时间就走了近6o里。

    第三天中午,徐世杨到达日照附近,跟果不其然猬集在一起,即不进又不退的附近州县坞堡援军汇合在一起。

    一共三天,前前后后走了15o里,对封建民兵来说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其实,这个成绩,就算放在大周的精锐里,也是出类拔萃的。

    一整个冬天的严格训练和营养补充,逐渐变得严厉起来的军事纪律,充足的补给(徐世杨从二屯那里拿走了足够3oo人吃5天的粮食),以及对自己战斗力的自信,造就了这次在这个时代堪称神奇的行军记录。

    徐世杨对此非常满意,他觉得,新军又一次成长了,自己之前的努力没有白费。

    实际上,就连对如何指挥军队没有丝毫经验的徐世柳,都隐约觉得自家三哥手下的这支步卒很强。

    原因是,这个自视甚高的小孩在半途中几次累的坐上马车。

    如果仔细计算时间的话,他在马车上休息的时间,在医疗队女兵中也只处在中游位置……。

    这让徐世柳大受打击,这个年纪的小孩正好处在一种格外关注异性目光的时代,跟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兵们一起坐在车上休息,让他如坐针毡,他觉得所有女孩看他的目光都带着一丝嘲讽和怜悯。

    这感觉刺激的他几次跳下车再走一段,直到差点虚脱,被徐世杨强行他扔回到车上,让医疗队女兵直接看住他,好好休息一会为止。

    “三哥,对不住。”

    到了目的地,徐世柳犹犹豫豫,低着头来到徐世杨面前,道了一个让后者非常莫名其妙的歉。

    “什么对不住?”徐世杨问:“你对不住我什么了?”

    “三哥练兵厉害呢。”徐世柳老老实实承认:“我不及你。”

    “不及就好好学,圣人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咱们这有上百人同行呢。”徐世杨大方的拍拍徐世柳的肩膀,对此不以为意。

    呃,其实他还是没搞明白徐世柳为啥向他道歉。

    ‘练兵不如我不是很正常的吗?’

    一个来自现代社会的灵魂,此时还无法理解这个时代读书人那种镌刻在骨子里的骄傲,和对战士自内心的蔑视。

    “三哥,我认为,我们下一步应该汇合这里所有坞堡兵,从北面杀入日照。”

    徐世柳受伤的心稍微恢复了一点,立刻执行赞画职责,给徐世杨出主意。

    “嗯,好计策。”徐世杨微笑着回答:“我们休息一个时辰,给士兵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再等等栾廷玉、孙立他们。”

    栾廷玉和孙立各带了1o个骑马步兵,跟徐世杨他们一起出,先行南下日照。

    理论上,3天13o里的行军强度(从二屯出的人比新军少走了从十五屯到二屯这段路),还不足以显现出骑兵与步兵之间战略行军度的差异。

    不过,这次徐家军的前锋中,新军已经算是封建时代顶峰等级的步兵,而栾廷玉孙立的人马,在同时代的骑兵中只能垫底。

    因此,徐家军中唯一的骑兵,已经被徐世杨落在后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