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72章 进军
    徐世杨觉得,日照那边的战事,不像自己刚才说的那么轻巧,却也不至于太过糜烂。

    那倭寇人数不少,连人带船来了这么多,不打出点成绩来是不会撤走的。

    但倭子不是鞑子,比南边流窜在闽粤沿海地带的汉人海盗也差的很远,一时半会想要打下为自家小命拼搏的日照,也是不可能。

    如果他没有猜错,现在那边的战斗应该是处在僵持阶段。

    至于周边的援军……,最近最强的一股,其实就是徐家军,日照县本地及附近的其他坞堡就算能凑出几千丁壮,也不一定敢跟倭子野战。

    毕竟,坞堡民兵通常只在防守时有一定战斗力,而且没有一个主心骨,他们连号令都统一不起来。

    各自为战的结果,很可能就是被各个击破。

    不,更有可能是所有民兵都猬集不前,看着倭寇围攻日照港。

    人心不齐,这也是四方蛮夷能够横行霸道的重要原因之一。

    徐世杨认为,海战先不提,在6地上打仗,只要有一支援军表现出强大战斗力,让其他人看到胜利的可能性,日照、莒州、诸城、沂州等地已经赶到的援军就能一拥而上,把登6的倭子撕成碎片。

    他们只需要一个带头的,一个面旗帜,或者说,一个英雄。

    徐世杨认为,自己可以来做这个英雄。

    其实,这也暗合徐睦河的意,如果能够成功,对外就能说成1oo兵破5ooo倭寇,甚至破一万也能说得过去,这就已经足够徐世柳去江南入学了。

    只是,危险性也是不小,那倭寇应当没有五千人,但3、4千是少不了的,自己两个儿子都在军中,出了问题,他这一脉就要绝后了。

    “世杨,这事还要从长计议。”徐睦河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敢下注:“为父宁愿那日照城破,船队被掠,也不愿你们兄弟有危险……。”

    徐睦河确实不想自己的两个儿子冒风险,但徐世杨却不允许他的那一千石粮食有任何闪失。

    这次出兵,他已经把十五屯能机动的粮食全拉出来了,如果不能把船队的粮食带回去,今年所有的军事训练就只能到此为止,而且秋收之前,他的兵哪也去不了,都留在家里看门好了。

    还是底子太薄,以至于存粮多少能影响到徐世杨的战略规划。

    或者说,现在徐世杨的所有规划都是围绕存粮数目来制定的。

    “父亲,此乃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徐世杨急切的说:“孩儿这次只带这些兵来,本就是为了战决!现在千万不能拖延!”

    徐睦河又犹豫起来,他舍不得两个儿子冒险,也舍不得击溃几千倭寇这么大的名声,别忘了,徐世杨画的大饼中,还有徐睦河收复失地当州府之尊呢。

    “五弟。”徐世杨转头看向站在父亲身边的弟弟,沉声问道:“敢不敢跟哥去看看倭寇长啥样?”

    “呲!”

    徐世柳听到这话,感到有些刺耳,什么叫跟着你去?明明是老子自己要去!

    “三哥,咱们这就出?”

    毕竟是一家人,封建道德也不允许弟弟跟哥哥炸刺,只是徐世柳的语气中充满了对倭寇的不屑,很明显刚才徐世杨的话刺激到他的自尊心了。

    “拿到粮食立刻出!”

    “好!”徐世杨大喝一声,转身对徐睦河深深一鞠躬:“父亲,请让我和兄长出击,扬我徐家虎威!”

    徐睦河突然有了一种,儿子长大了,父亲管不动了的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挺难受,但又有一点骄傲。

    ‘行吧!既然孩子要自己闯荡一番,就让他们试一试!’

    “等一个时辰,粮食马上就能准备好!”

    徐睦河下定决心:

    “我这就集结我堡里的兵,再唤来栾廷玉和孙立,让他们跟你们一起去!”

    “栾堡主和孙堡主也在这里?”徐世杨问。

    “对,他们比你早到了一会,现在正在堡中休息。”

    “那请父亲叫他们来,带上他们训练的骑马步兵,再带五日行粮。”徐世杨也不客气,痛痛快快说道:“其他人就不必跟来了,跟也跟不上。”

    “只要他俩的亲兵?”徐睦河确认道。

    “对!别人都不要跟过来。”

    ……

    一个时辰以后,徐世杨的部队得到了23个增援(2o个骑着驽马的民兵加上栾廷玉、孙立和徐世柳),部队重新开拔。

    “这就是最后一次休息了!”

    徐世杨在队伍前面,大声吆喝着:

    “觉得体力不支的,可以举手报告,我允许你们在大车上休息一会,但我们不会等掉队的!”

    “还有问题吗?”

    士兵中立刻传来士气高昂的回答声:

    “没有!”

    “很好!记住,我会永远走在你们前面!”徐世杨接着喊道:“现在,全体都有,跟着我!”

    “向前,进!”

    一百三十多人的队伍如同一条巨大的蟒蛇,向南方开始加,加,不断加……。

    ……

    野尻正川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就着咸鱼啃一个了霉的饭团。

    饭团放的时间已经很长了,散出阵阵臭味,但他仍然吃的欢畅,仿佛在大阪城最好的妓馆里品尝最好的鲷鱼。

    当然,实际上野尻从未吃过鲷鱼,也从未进过大阪城的妓馆。

    他只是一个下级武士的次子,而且自家效忠的大名已经被人灭了满门,作为一个丧家之犬,野尻只能在当浪人和下海当海贼之间做个选择。

    最终,他走了后面一条道路,并且在厮杀十多年之后,获得了一条小早船。

    这艘小早就是野尻人生三十年来所拥有的最大资产,也是他每天有饭团就咸鱼吃的最大本钱。

    没错,即使是海贼,也不是人人都有饭团吃的,哪怕是了霉的饭团。

    比如……,比如那边那些正在对日照私港的土墙动进攻的半岛棒子。

    野尻一边吃饭一边欣赏那些来凑热闹的棒子海寇乱哄哄冲向坞堡,哇哇哇怪叫着跟守卫者对射一阵,然后又哇哇哇灰头土脸的撤了下来。

    打了半天,看着挺热闹的,却只在土墙那边留下几具尸体,别的什么都没得到。

    “一群蠢材!”野尻冷笑一声。

    这样的弱者,永远别想吃到米饭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