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71章 徐世柳
    “三哥儿没再多说什么?”

    徐家第二屯,徐睦河端坐在太师椅上,眯着眼听刚刚回来的信使报告十五屯那边的情况。

    “没了,老爷。”信使低下头,恭敬的回答:“少爷就是说他需要一天时间准备,然后就让小的先回来了。”

    “还有就是,请五少爷早些做准备。”

    “嗯……。”徐睦河沉吟着:“一天时间准备……。”

    农忙时节,三丁抽一出兵打仗,只需一天时间?

    要不就是三哥儿在吹牛,要不就是自家这个儿子比想象中还要厉害。

    “行了,你下去吧。”徐睦河睁开眼,缓缓的对信使说:“去找账房吧,赏你一斗粮。”

    “谢老爷赏!”

    挺好的事,可信使总觉得有点别扭。

    一直等到他去把粮食领出来,信使才隐约察觉出到底哪里别扭了——在十五屯的时候,徐世杨给的是奖励,自己及时通报敌情,做对了事,应该得到奖励。

    而二老爷给的是赏,似乎是一种很私人的感情……。

    似乎,两厢对照一下,三少爷更加赏罚分明一点?

    ‘二老爷未必永远喜欢我做的事。’信使心想:‘在三少爷那边,似乎只看我做的事对不对……。’

    ……

    “老爷,三哥儿可是答应了?”

    信使一走,徐睦河的续弦徐董氏就端着一杯清茶走进正堂,身后还跟着一个表情倔强的少年。

    “哼!三哥儿不像你!为父的要求,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徐睦河冷哼一声,甩给徐董氏一个难看的脸色。

    女人当然不敢像信使说的那样闹得徐睦河不得安宁,毕竟她只是小家小户出身,娘家没什么实力,连弟弟都得在夫家混饭吃,闹得大了,她自己母凭子贵倒是没啥,亲弟弟可就要吃大亏了。

    她倒是确实敢跟徐世杨别苗头,毕竟是续弦,不是妾室,按封建伦理关系,她就是徐世杨的娘。

    “五哥儿,你去做好准备,2天……。不,3天之内,三哥儿必到,到时候你跟着他一起出兵。”

    对自己的二儿子,徐睦河就显得和颜悦色多了,在他心中,这几个亲人的顺序大概是:读书最好的徐世柳最重要,徐世杨次之,徐董氏排位最靠后。

    “父亲,其实我也可以直接领兵,绝对不会弱与三哥……。”

    “住嘴!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读书!兵事方面交给你兄长!”徐睦河叱责一句,但看儿子不满的表情,就又换了个语气,稍微解释道:“你是个读书种子,为父信你会打仗,但你要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等你到了江南,考出功名,出将入相,这才是你应该做的,现在这种冲锋陷阵的活,让三哥儿这样的人去做就行了。”

    “……,是!”

    徐世柳还想再倔一会,直到徐董氏使劲拍了他后背一巴掌,这小孩才别别扭扭的同意了。

    他看不起徐世杨,因为徐世杨不好读书,徐世柳认为天下大道都在圣贤书中,徐世杨喜欢的那些旁门左道永远成不了气候,不管干什么都是如此。

    所以徐世柳很希望带一次兵,然后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为此还专门找了几本兵书看,他坚信自己统兵能力已经过那个只有一身蛮勇的哥哥了。

    可惜,父亲不同意自己统兵。

    走出父亲的大宅,徐世柳语带不满的对母亲说:“出将入相,父亲说的好听,既然知道这个道理,就应该明白以文御武才是取胜之道,三哥只是个莽夫,让我给他做赞画?他不听我的,折了我的兵怎么办?”

    “是是是,知道我儿厉害呢。”徐董氏的语气中满是宠爱:“那徐世杨只是个莽汉,比我儿差远了。”

    “不过,你爹这样安排倒也不错,如果那徐世杨不听你的,折了兵将,那不正好证明我儿确实比他强得多吗?”

    徐世柳歪着头想了想,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娘说的有道理。”

    “等我儿当上家主,一定把那莽汉赶出去!”

    这时,徐董氏回忆起当初被大妇支配的恐惧。

    幸好,大妇已经死了,而自己儿子确实争气!

    “母亲这样说就不对了。”徐世柳摇摇头,淡然说道:“怎么说都是我的兄长,我这做弟弟的应该照顾他。”

    “是是是,我儿最仁厚了!”

    “老爷!老爷!”一个民兵冒冒失失跑过来,差点撞在徐世柳身上。

    “何事如此慌张?”徐世柳怒喝:“一点规矩都不懂!自己去领家法!”

    那民兵楞了一下,似乎不太明白这怎么就要挨揍了?

    过了片刻,他才对徐世柳禀报道:“五少爷,三少爷带兵来了,就在门外,他要五少爷准备好立刻出!”

    “什么?现在?”

    ……

    徐睦河,徐世柳急匆匆来到二屯南门时,徐世杨已经在这里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徐家二老爷打眼一看,十五屯的兵列成两排背对背,面朝外分坐在道路两侧,各人身子底下垫着一层宿营用的薄被褥,怀里抱着长枪或火枪等武器,手上捧着杂粮饼子啃得正欢。

    队列后面,还有几辆驽马拉的大车,上面整齐的码放着少量粮草和几门木炮。

    5、6个小姑娘围在一个大锅旁边,给每一个士兵舀一瓢温热的菜汤。

    徐睦河眯着眼大概数了一下,连男带女,十五屯的队伍远远不足3oo人,可能只有一百出头的样子。

    他没有数错,为了不耽搁农活,徐世杨把家主三丁抽一的命令当成耳旁风,自己这次只带了全部新军1oo人,医疗队12人(其中6个有武器),以及车夫1o人。

    所有其他民兵丁壮都留在家里继续干农活。

    “三哥儿,怎么兵这么少?”徐睦河疑惑的问。

    “贵在精不在多。”徐世杨简单的解释道:“父亲,我这次就不去一屯集合了,请您把3oo人5日所需的粮草赶紧调拨给孩儿,我一个时辰后就出,先行前往日照。”

    “胡闹!”徐睦河怒喝一声:“那日照有好几千倭寇,你这也就一百人,够干什么的!”

    “日照港守军有差不多两千。”徐世杨平静的回答:“离那里更近的坞堡现在应该也出了,倭寇其实没有什么兵力优势。”

    “现在那里最缺的是一支能当定心丸的强军,大家集合在一起一口气打垮倭寇。”

    “我,还有五弟,就是去做这个定心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