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70章 信使
    徐世杨赶到他在153的私宅的时候,一个二屯来的信使正在咕咚咕咚喝着温水,此时春天刚到,天还是冷的,但信使浑身上下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的透透的。

    显然,为了尽快把消息传给徐世杨,他跑的非常急,这也足以看出事态的严重性。

    看到徐世杨进屋,那信使放下水碗就要说话,却被对方一伸手阻止了。

    “娘子,去做一碗肉汤,多放几块肥肉。”徐世杨转身对跟在后面的赵珊说道:“再去准备一件新袄衣,让这位壮士换上,这天气,着了风寒就不好了。”

    然后又对信使说:“事情已经生了,不急于这一时,吃饱喝足,换上新衣裳,再原原本本把事情跟我说清楚。”

    “谢堡主赏!”信使乐的差点给徐世杨跪下。

    实在没想到,传递坏消息的信使也能得到赏赐,还以为这一趟是苦差事呢。

    “不是赏赐,你应得的。”

    徐世杨随口回了一句,信使却愣了半天。

    应得的?

    过了半个多时辰,信使喝了肉汤,穿着新衣服,人看着都精神了不少,他在吃饭期间,显然也考虑过该怎么汇报消息了,因此很快把船队生的事表述清楚,中间几乎没有什么停顿:

    徐家船队在去年腊月,满载家族的财货,从以前日照县辖下的私港出前往江南。

    以前每年都要跑几次,也算熟门熟路,因此旅途还算顺利,十几天时间就进了泉州港。

    在这里,船队休整一段时间,又把北方不怎么值钱的财货卖掉,再按各家堡主的要求购买各种物资。

    麻烦就出在这个阶段,二房的账房——其实就是十五屯前任堡主徐睦泽,不小心漏了财,引海盗盯梢,他却没能第一时间现……。

    一切准备妥当后,船队在二月初从泉州出返航,他们沿着海岸线行船,本来没什么危险,但在即将到家的时候,被几条海盗船咬住了。

    这年头,在海上漂的人,哪一个都不好相与,双方进行了一轮亲切友好的交流,海盗丢下5条人命撤退,徐家船队趁机进入日照港。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却没成想,两天以后,船队从江南买来的货物刚刚卸下,准备装车运往徐家,拥有私港的主家就慌慌张张通报——倭寇来了……。

    港口外是遮天蔽日的船帆,6地上到处是持枪扛刀的倭子,即使不算船上的敌人,仅仅6地上围困港口的海盗,就有1、2千人之多!

    好在,日照港本身也是一个大坞堡,或在这里歇脚,或以日照为母港的船队,凑了大约千多水手,加上港口主家的民兵丁壮,也有快2ooo人,大家齐心协力,拼死抵抗,总算暂时顶住倭寇的攻势。

    之后,在日照港外有人脉的船队,都想方设法派出信使,向各本家求援,徐家船队的信使运气好,没被倭寇拦住,顺利到达本家。

    徐世杨眼前这位,是徐家三位老爷派出来召集各坞堡主集结,准备救援日照港的。

    以上就是事情的大概经过,之后徐世杨专门询问了几个他所关心的问题:

    第一,为啥倭寇以前没有攻击过日照港?

    原因很简单,北方人都穷,日照港说到底只是一个私港,停泊在这里的,不是齐省那些贫穷坞堡好不容易攒下的小船,就是仅仅在这里歇脚的过客。

    不管是汉人海盗还是扶桑倭子,以前对日照港这样打下来也捞不到什么油水的地方兴趣不大,反而他们自己也喜欢在这种无法无天的港口歇脚。

    第二,既然如此,为什么这次会来这么多倭寇围攻日照港?

    日照私港的主人对此也很奇怪,他抓住几个倭子活口问了一下,得到的答案是:徐睦泽在泉州万花楼跟人争风吃醋,当场掏出金子冒充豪富,打人脸来着……。

    之后,倭子的坐探就顶上徐家船队了,他们得知徐家购买大量粮食,花出去不少金银珠宝(大部分是徐世杨的战利品)。

    所以,倭寇误以为日照港深藏不露,是块大肥肉而不是以往认定的鸡肋。

    之后自然就引来大队倭寇做这一笔了。

    好在倭寇似乎是想一网打尽,并没有在海上干掉徐家船队,只是稍微试探一下斤两,因此货物和船都还没被抢走。

    只是,如果不赶紧救援,这些东西怕就到不了徐家各位堡主手里了。

    “大老爷有令,各家三丁抽一,各自准备十日行粮,立刻去一屯集合。”

    信使偷偷开眼看了一下徐世杨的脸色,这位小堡主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闹出很大动静,几乎整个齐省西南各州县都知道,徐家十五屯拼命胡闹,把之前攒下的家底都快吃空了。

    如今正是农忙,抽调如此多的人丁和粮食去外县打仗,本就是让人极为不满的事。

    而这个小堡主,能不能拿出这么多行粮都是个大问题。

    “二老爷知道少爷您这有困难。”来自二屯的信使低眉顺目的说:“他老人家让小的跟您说,二屯可以替您出5日行粮。”

    “哦?”徐世杨惊讶的问:“我三丁抽一是3oo多兵,父亲给五日行粮?”

    “是。”信使回答:“只是……。”

    “只是什么?”

    信使小声说道:“只是,夫人闹的厉害,二老爷也很烦闷。”

    哈,这种后院消息他也能知道?别逗了,肯定是自己老爹故意让信使这么说的。

    徐世杨微笑的等待着,等信使传达自家老爹的要求。

    果然,要求随后就到。

    “二老爷说,这次五少爷要跟三少爷您一起出征,给您做个赞画,而且您要在这次大战中拔得头功。”

    所谓五少爷就是徐世杨的同父异母弟弟徐世柳,一个今年才刚刚13岁的孩子,那个信使口中闹的老爹不得安宁的夫人的亲生儿子。

    所谓赞画,在大周其实是辅佐、谋划的意思。

    显然,徐睦河对自己长子的战斗力很有信心(也难怪,看起来徐世杨打土匪打鞑子都赢得很轻松),因此打算利用徐世杨的战斗力,给最疼爱的次子做个宣传。

    他似乎想把徐世杨对外的形象固定成猛张飞那种样子,而让次子做一个诸葛一样的智将——毕竟,按父子两人上次的规划,徐世柳的未来在江南,他要去江南读书,考取功名,并在那里安安稳稳定居做官。

    江南文风极盛,宣扬徐世柳的智慧,对他在江南站稳脚跟有很大的好处。

    ‘呵呵,这是老爹跟我要定金来了。’

    徐世杨在心里讪笑一声,略有些无奈的对信使说:

    “你明天早晨先行回去,告诉父亲,我答应了,让五弟早些做好准备,我率军随后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