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67章 粮食
    “开耕喽!”

    一声悠长的吆喝响彻天地,徐世杨当下挥舞彩鞭,轻轻抽在一头犍牛背上,那强壮的耕牛哞的叫了一声,在赵珊的牵引下缓步向前。

    徐世杨跟在后面,扶着沉重的木犁在地上劈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村民们高声欢呼,各自回到自家的份地里,开始一年的劳作。

    昨天刚刚下了一场春雨,此时地里的土很黏,给徐世杨的工作平添了不少麻烦,好在徐世杨也不是第一次下地,小的时候,他需要跟在大人后面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十四岁满,成了半丁之后,徐世杨就开始像个真正的壮丁那样扶犁耕地——徐世杨需要用这种方式打磨自己的身体,乱世之中,好的体质是安身立命的本钱。

    几年下来,田地里各种沉重的农活对徐世杨来说已经算不上多么痛苦了,何况农人们就是喜欢春雨,在农田里打滚了一辈子的老人们都说今年开耕就有雨,是个丰收的好兆头。

    而丰收,不仅是农人一年到头最大的愿望,也是徐世杨继续执行今后展计划的重要保障。

    ……

    这个世界的坞堡,看起来更像是某种形势的军屯。

    按照江北通行的规则,堡主给农民家庭分配一些土地,让他们耕作,收割之后,堡主会拿走堡民收入的6成或7成——几乎没有5成的情况,如果有,那个人一定能得到堡民的感恩戴德。

    徐世杨之前,十五屯堡主是一个叫做徐睦泽的书生,这个人的爷爷和徐世杨的曾祖是亲兄弟,是如今已经成为徐家主干的徐睦江、徐睦河、徐睦海三兄弟的旁系血亲。

    当时,徐睦泽在十五屯实行的是七三分比例,堡主收走七成。

    一年前徐世杨接管了十五屯,徐睦泽转到二房船队做了个账房(虽然一共只有两条鸟船),现在居住在南边不远的日照附近。

    而去年徐世杨执行的税率是六四分,作为坞堡主,他比之前徐睦泽的年收入少了大约15o石左右。

    而且,徐世杨去年参与过一次攻击流民的行动,人口增加数百,这些人对去年的农耕没什么帮助,却消耗了十五屯不少的口粮。

    打鞑子的时候,徐世杨抢回一些粮食和猪羊,算是有了一些补贴。

    打浮来山又补贴不少,但人口同样增长很快,再加上一整个冬天,全坞堡的人就没闲着,还得养1oo个训练强度很大的职业士兵……。

    所有因素加起来,徐世杨手中的存粮已经接近最低警戒线了。

    不过,他对此倒是并不特别担心,因为家族的船队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出前往江南,那里粮食便宜,即使留出给船队自己的利润空间,徐世杨准备的金银财帛也能换回大约一千石粮食。

    这些粮食足以让十五屯所有人一起吃到秋收。

    当然,去年徐世杨让出的一成收获,再加上整个冬天大家都在吃食堂,各家各户都还有些余粮,徐世杨的粮库也没彻底干涸,所有这些全部加起来,徐世杨的家底在江北坞堡中已经算是非常丰厚了。

    在地里忙碌了一整天,夜间,徐世杨端坐在炕上,面前摆一个小木桌,点着油灯在自己视若珍宝的小本子上撰写着什么。

    百业凋零并非说笑,江北的造纸业早就崩溃很长时间了,现在整个齐省都未必还能找得出一个造纸工坊,他手里这些纸张,都是托家里船队从江南买来的,无论价格还是稀有程度,都值得徐世杨仔细对待。

    赵珊走进屋里,在小桌上摆了一杯粗茶,然后伸手拨弄灯芯,让油灯变得明亮一些。

    “夫君,该休息了,明天还有农活呢。”

    “是啊,明天还有农活,每样工作都很重要。”徐世杨头也不抬的说:“所以只能牺牲休息,毕竟时间不等人啊。”

    “夫君在写些什么?”赵珊半跪在徐世杨背后,双手轻轻的给他捏着肩膀。

    “刚刚想到的重要工作,对前一段时间工作的总结,对未来的规划。”徐世杨并不瞒她,甚至还把桌上的本子递给自家妾侍:“你不是识字吗?想知道就自己看看吧。”

    赵珊赵琳都识字,在这个时代,算是十分难得,实际上,这也是徐世杨愿意纳赵珊为妾的重要原因之一——他坚持认为,亲生母亲对孩子的启蒙教育非常重要,一个文盲是很难教育出优秀儿女的。

    赵珊接过徐世杨的笔记本,翻看两页,上面记载的似乎是坞堡里存粮变化的情况,满是徐世杨明(剽窃)的数字。

    刚刚过去的冬天里,赵珊跟徐世杨学过一些数学上的知识,她本身有底子,人也很聪慧,学的还算不错,因此很快搞清楚笔记本记载的结果。

    “按照夫君记载的数字,今年存粮好像还是够的?”

    “你得结合后面的消耗看,之前我们有打猎获得的野物补充,最近一个月围猎已经停止了,以后粮食消耗度会加快。”

    徐世杨说:

    “现在的情况是,粮船不回来,我们的余粮只是勉强支撑,任何大一点的额外消耗都不能有。”

    “也就是说,虽然我练了一只新军,但现在即使有警,他们也没法出动,只能呆在153这里防守。”

    赵珊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现在能有什么警讯?夫君盼着粮船回来,是不是想要打仗?”

    徐世杨好战的名声也算是传开了,作为枕边人,赵珊自然更清楚自己夫君始终在寻找下一个值得一战的目标。

    否则他也不至于整个冬天把新军操练到如此程度。

    “现在是乱世啊,娘子。”徐世杨笑着说:“谁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会跳出一伙什么样的敌人?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更何况,我们汉人的苦难,是从辽东战败开始的,想要复兴,就必须重新在战场上打回来。”

    徐世杨看着赵珊把笔记本仔仔细细收好,轻轻吹灭油灯。

    “夫君跟琳琳说的一样呢。”

    “嗯?”徐世杨问:“什么一样?”

    “要想过好日子,我们吃过的败仗必须打回来。”赵珊回答:“琳琳也是这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