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66章 153
    由于粮食问题,每三天一次的军事训练,强度上也被削弱许多。

    长枪兵之前集训时每天要在队列训练,行军训练之外做一千次合格的刺杀动作。

    现在队列训练保留,行军训练里程削减一半,而刺杀训练降到每天三百次。

    除此之外,徐世杨给他们增加了一个反骑兵训练——其实就是摆一个空心方阵,所有长枪兵弯腰据枪,枪尖倾斜向外,然后就这样一动不动直到训练结束。

    为了增加实战感觉,让长枪兵熟悉骑兵,徐世杨会亲自骑着战马,身穿札甲,对方阵做模拟冲击。

    十五屯只有他一个骑兵,而且那战马会在距离枪尖三米之外就不自觉的掉头转向,但一人一马加上闪亮的盔甲,这气势仍然让新军长枪手感到不安。

    一开始几次,徐世杨甚至能冲垮整个方阵,他不得不甩起军棍,狠狠抽这些士兵一顿,让他们用身体而不是大脑记住——面对骑兵,任何情况下,长枪兵都不能动摇。

    往返几次之后,士兵的情绪开始变得稳定,到最后,徐世杨一个人已经无法让长枪兵们产生任何情绪波动了。

    徐世杨知道,鞑子上阵不会只上一个骑兵,不过现在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更加贴近实战的训练,只有等以后坞堡展的更加强大之后再说了。

    这样的训练,同时锻炼了被编入方阵之中,站在长枪兵身后的火器兵,他们现在也能在徐世杨的压迫下,从容给手中的武器装填弹药。

    之前的两次战斗,火器兵都是只在近距离射击了一轮,随后就立刻进入白刃战。

    但有了长枪兵的配合和新式火绳枪,还是拘泥于一轮射击,会对士兵手中的火力形成一种浪费——以火绳枪的有效杀伤距离,对骑兵可以射击两轮,对步兵(如果他们不停下来用弓箭对射,而长枪兵没能挡住突击的话)甚至可以射击4、5轮(当然,火门枪仍然只能射击1轮)。

    徐世杨当然希望挥这种独特的射程优势,因此火器兵训练中增添了大量重新装填的内容,不管使用火绳枪还是火门枪,徐世杨要求每一个火器兵都要熟悉火绳枪的装填流程。

    这样也算是为未来全军换装火绳枪或燧枪做一些准备工作——宁愿人等装备也不能装备等人啊。

    由于火药紧缺,所有火器兵每三次训练,才能获得一次实弹射击的机会。

    这样的射击频率当然算不上高,实际只能让士兵们熟悉火器射击时的感觉,对提高命中率似乎没有太大帮助,不过这点火药不能省,没有经历过实弹射击训练的士兵会对自己手中的武器严重缺乏信心(要不就是信心过重),难以把握射击距离,在射程之外就乒乒乓乓把弹药打空,以至于被敌军轻易突破的战例非常多。

    三月初,徐世杨基本完成重新部署工作,带领家眷(现在只有赵珊一个人),所有新军士兵,以及医疗队人员到达新的坞堡。

    被分配在这里的民兵和家眷已经提前半个月到达了,徐世杨这次只需要直接入住。

    没有男性亲人的女性仍旧单独聚居在一个大院里,赵珊管理,她现在的任务跟容嬷嬷在十五屯时一样,因为后者需要留在原坞堡负责那边的妇女工作,因此这边就由赵珊负责。

    徐世杨并未从本家获得新建坞堡并任命坞堡主的权利,因为浮来山土匪覆灭后,类似这样三个距离不远的据点实际上都可以在一个人的掌控之下。

    但为了区分,原十五屯在内部被徐世杨称呼为151(妖五妖)堡,远赵家屯被称为152,徐世杨所在的地方就是153。

    当然,这只是一种内部称呼,即使拿到家族会议上,徐世杨也仍旧只是一个坞堡的堡主。

    由于153位置最靠西,是整个家族的西部边境,下次鞑子再来劫掠或报复,可以说是当其冲,因此徐世杨把自己的新大本营选在这里,希望能对坞堡民起到一个定心丸作用。

    徐世杨到达153堡后,在原坞堡主的私宅上升起一面纯红色军旗——徐家本身是没有旗帜的,但既然组建了新军,徐世杨认为自己不应该没有一个具备象征意义的标志。

    一开始的时候,徐世杨还想在红旗上绣个五角星,不过那样旗子就太像前世东南亚某猴的国旗了,绣五个徐世杨又不敢。

    最终,他决定干脆就是一面长方形纯红旗算了。

    三月初三,徐世杨在153堡组织了一次实战演习,对抗双方是新军的9o个士兵和由1o个侦察兵加强的2oo青壮年民兵。

    演习的目的是检验一整个冬天,新军的训练成果,并给153堡的所有人增添信心——孤悬家族势力范围之外,直面鞑子可能的报复,这里所有人都需要知道身前有一支精锐在替他们遮风挡雨。

    演习结果并不出人意料,新军士兵把两倍与己的民兵打的灰头土脸,这还是后排火枪兵以及两侧炮兵并未威的情况下。

    包括解珍解宝在内,尽管民兵的战斗力也在一个冬天的围猎中增长不少,但他们乱哄哄的阵型仍然无法对磐石一般的新军阵列构成威胁。

    到最后,连解珍都被包了布头的木棍戳中,光荣“阵亡”。

    这次演习确实起到了预想中的作用,新军碾压级的战斗力让153堡的民众有了底,趁此机会,徐二等机灵一点的新军开始在堡内引话题——到底是新军厉害还是鞑子厉害?

    在刻意引导下,堡民开始认为,至少是现在他们认为,新军确实有可能打败鞑子。

    至于流民或土匪,民兵们甚至认为根本不需要新军出手,他们自己就能应付。

    演习结束之后,新军的训练任务转交给徐大徐二负责,不出特别大的意外,徐世杨暂时不会插手训练工作了。

    因为此时,春耕开始了,徐世杨作为坞堡主,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以身作则,参与农田里的劳作。

    实际上,这才是坞堡一年中最重要的工作,一点都不能马虎。在徐家本部,即使未成年的徐家子孙都能去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徐世杨不让新军士兵参与,已经算是一个巨大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