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64章 冬季1
    徐世杨当然是有野心的,而且他也从未掩饰过他的野心。

    因此,他手下所有人都得为他的野心服务,不管是诱导还是强迫,都得跟上,不服不要玩。

    按以往的时间表,进入冬天之后,如果没有战争,北方的坞堡民就会进入猫冬状态,啥也不干,什么也不管,老老实实在草屋里躺着,以便尽可能减少热量消耗。

    但徐世杨不允许十五屯堡民们这样做,他就像是后世的资本家,对手下闲的没事干深恶痛绝。

    新军和新等级宣布实施之后,徐世杨允许全堡休息三天,期间他按计划纳赵珊为妾,这三天也就成了他的第一个“婚假”。

    三天一过,徐世杨就像是被抽了一鞭子的驴,大声吆喝着要求全堡民众都动起来,开始按照他的要求工作。

    工匠们自然各司其职,李木匠,不,现在应该称呼他为李下士,负责统筹分配各组工匠的任务,同时监管木工工作。

    汤隆另外开出一个工坊,专门制造火绳枪,他没有藏私的资格,因此徐世杨在火绳枪工坊里一口气安排了十个学徒,除了制造火绳枪之外,闲暇之余他们也可以打造一些农具和冷兵器。

    考虑到自家火枪兵的年龄和营养所带来的较差的身体素质,徐世杨设计的火绳枪是一种口径15毫米(上下浮动1毫米),枪管长99o毫米(与口径比约为1比66),火枪总长132o毫米(1比88)的“轻型”武器。

    这个数据基本是地球历史上,拿破仑时代法军主战装备查尔维尔1777燧枪的同比缩小(口径17毫米,枪管长1137毫米,全枪长151o毫米),枪重不足4公斤(1777式4.4公斤),理论上,一个成年男子可以不依靠支架,从容使用这种武器。

    口径小带来了另外一个战术优势——与需要支架的大口径火绳枪不同,徐世杨的小枪可以安装套筒式刺刀(就是一块三角铁),对不可靠的长矛兵来说,火绳枪的刺刀和火门枪的塞口式矛头也算一种必要的冷兵器补充。

    另外,等未来板簧之类的构件成熟,这些火绳枪可以迅改造成燧枪,对节约军火产能有一定的好处。

    但这种武器也有很多麻烦:第一是口径太小,枪管不好制造;第二是标准化要求比火门枪提高了一个台阶。

    这两个麻烦让汤隆非常头疼,消耗工时比火门枪成倍增加,他曾经向徐世杨抱怨,如果这工作交给张铁匠,他三个月都未必能生产出一根合格的枪管,但在他这里,徐世杨居然要求每个月生产2支合格的火枪,这未免太强人所难了。

    这话说的有道理,于是徐世杨在他眼前挂上一根“胡萝卜”,他告诉汤隆,如果半年内能提供1o支合格的火绳枪,就算他赎清了自己的罪孽。

    如果汤隆能在半年内把1o个学徒都带出徒,那么他将获得下士军衔,并拥有参军打仗的资格。

    前途永远是有能力有野心的家伙最看重的东西,很多时候没有之一,因此汤隆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转身返回工坊叮叮当当干活去了。

    与汤隆相比,原本十五屯唯一的铁匠老张最近的日子就过得不怎么顺心了。

    他本来没什么野心,甚至以前还不喜欢参加徐世杨的坞堡内部高层会议,不过等属于十五屯的铁匠越来越多,他真的不用参加会议之后,张铁匠反而变得惶恐不安起来。

    打下浮来山,徐世杨得到了3户铁匠,加上汤隆和之前本家来的另外一户,张铁匠在堡内的地位落到了极低的水平。

    等各人等级公布,现有工匠中,只有李木匠获得了中士军衔,待遇方面,冬天加班时期在食堂吃饭,他可以获得每天粗粮管饱、一份野菜汤,每十天吃一次肉的待遇。

    而张铁匠只是普通的新兵,别的坞堡猫冬的时候加班干活,也只能获得一份糊口的杂粮而已。

    这种待遇上的差别,让张铁匠眼红,而李木匠地位的上升,让他的两个儿子变得心思活络起来——两个小崽子都到了该说亲的年纪了,以往作为坞堡唯一的铁匠,他们并不愁找不到好媳妇,但现在……。

    倒不是说铁匠儿子会娶不起老婆,只是,继续这样下去,张铁匠的儿子恐怕只能随便娶个流民女子了。

    最终,在疼孩子的老伴和儿子们隐约的埋怨声中,张铁匠主动找到徐世杨,成为十五屯汤隆之后,第二个愿意带徒弟的铁匠。

    徐世杨自然对此表示欢迎,他正好需要一户正常的铁匠当做标杆,刺激其他人努力工作。

    只是,在真正干出成绩来之前,徐世杨还不能提升他的军衔——一共只有15级,不能滥。

    张铁匠依旧是新兵的资格,负责为火绳枪打造套筒刺刀和火门枪的塞式枪尖。

    只是徐世杨暗中答应他,一有功绩,就把他或他的长子提升为下士。另外,如果工作干得好,徐世杨就从家境较为宽裕的老堡民家中给他的两个儿子介绍能生养的好婆娘。

    徐世杨自然不会只盯着工匠,十五屯的其他人也在徐世杨的催促下进入紧张的工作状态。

    女人负责把缴获的布匹做成衣裳,缴获的破衣裳做成补丁,实在不成样子的也要做成袋子。

    除此之外还要负责去集体食堂帮忙,容嬷嬷负责按照徐世杨指定的标准,严格给参与冬季工作的人员准备伙食——一切都按级别,最低级的新兵每天只有两顿稀饭,老兵就能获得一干一稀和几根腌萝卜,下士每天有两顿干饭,每十天还有机会吃到肉。

    更高级的军官自然有更好的伙食,比如徐世杨,甚至每天都有一个肉菜。

    徐世杨领了食物,就直接在食堂跟所有人一起吃饭,十五屯兵民都被徐世杨碗里精致的食物馋的直流口水,而在他的安排下,徐大徐二也趁此机会悄悄宣扬一个理论:

    只要好好干,徐世杨的今天就是大家的明天。

    于是,所有人都充满了干劲(何况冬天去工作可以吃集体食堂,节省自家粮食)。

    普通民兵被安排去围猎,冬天荒野里有很多饿急了眼出来找食的野物,他们将是民兵的主要目标。

    对徐世杨来说,打猎对民兵来说也算一种训练,何况猎物的皮子和肉对坞堡的经济也能起到一点补充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