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61章 公审
    “见到你之前,我倒是确实想看看西军的人到底啥样。”

    徐世杨摇摇头,失望的说:

    “看到你之后,我觉得你这样的孬种还是别来带坏我的兵为好,所以我不想要你了,你明天跟着那些老匪一起去死好了。”

    “三郎,还是给他个机会吧。”公孙胜在一旁装模作样的劝道:“明天他死了,见到那些西军的同僚该怎么说?”

    “他的同僚问他:‘汤隆你咋才来啊?你打败鞑子了吗?’”这蔫坏的道士背对着汤隆,拼命忍着笑说:“他该怎么答啊?难道说:‘俺当土匪,被咱汉人的民兵抓住砍了’?”

    徐世杨清楚的看到,汤隆浑身冷汗直流,甚至在微微抖,显然公孙胜的玩笑之言让他感到真正的恐惧。

    还有羞耻心,那就还有救。

    徐世杨想了半天,转头对汤隆说:

    “你是土匪,而且还是积年老匪。”

    “别跟我说什么你从未下山劫掠过,我不信,所以你欠我们,你欠莒州所有深受土匪其害的老百姓很多很多!”

    “你死不足惜,但公孙胜说你有造兵刃的手艺,死了可惜,我暂且信他,再给个机会。”

    “你负责按我的要求给我打造兵器,我要去打鞑子!如果你能干好,就当你给老百姓赎罪了,你的小命就先留着。要是你做不到,那就早点说,我立刻送你去见你那些西军同僚,你去跟他们解释你因为啥死的吧。”

    “成成成!”汤隆赶紧答应下来:“俺先给你打造兵刃,等你再去打鞑子,叫上俺,俺去砍几个鞑子级,死了也有脸去见那些兄弟!”

    他自认为不怕死,但公孙胜刚才说中了他心中最恐惧的一环——之后如何面对那些战死在沙场上的西军同袍们。

    徐世杨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这混蛋,怕死人,却不怕活人,他投靠徐世杨的目的只是为了死后有脸去见那些战死的西军将士,而不是对深受土匪荼毒的莒州老百姓抱有愧疚……。

    话又说回来了,这个时代,包括徐世杨自己在内,谁会对老百姓抱有什么愧疚之情?

    难道坞堡对下面的农民很好吗?

    普通的坞堡民,与其说是农民,不如说是农奴,绝大多数坞堡主,其所作所为也不比土匪和鞑子强到哪去。

    想到这里,徐世杨突然感觉有些意兴阑珊,也许,他的心还不太适应这个残酷的世界吧。

    “把他带下去。”徐世杨对公孙胜说:“回去之后我再给他安排任务,试试他的手艺。”

    “俺能不能讨个饶?”自己暂时不用死,汤隆似乎也放下心来,有些得寸进尺的说道:“刘虞候的寨子里还有几个西军老兄弟,能不能饶了他们?”

    “他们有什么技术?”徐世杨问。

    “都是能打敢拼的好汉子!”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徐世杨冷笑道:“他们是土匪,我不需要能打敢拼的土匪。凡老匪,又不是工匠的,明日一律处决。”

    “他们这样死了太可惜了,能不能让他们给俺打下手?”

    “不行,我从我的坞堡里给你挑学徒。”

    汤隆低下头,过了好半天,他才继续说道:“那……,那能不能把刘虞候的儿子留下?”

    “只留小儿子就成,要不是刘虞候,俺早就饿死了,俺欠他的。”汤隆急急解释道:“那孩子才5岁,他确实没下山劫掠过!”

    “他死了。”徐世杨平静的回答。

    “啊?”

    “你那天夜里是收仓库的?你那里被其他老匪围攻了对吧?你觉得那些人会放过刘高的私宅?”

    徐世杨的话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过来的,让汤隆感觉特不真实。

    “刘高的妻妾子女都被折磨死了,被你们同一个山寨的土匪。”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好汉,一群杂碎而已。”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

    第二天,徐世杨搞了个公审大会。

    一开始,那些新匪胁从和被劫掠来的女子还沉默着不敢多说什么。

    徐世杨从自己手下中找了几个机灵点的,冒充被土匪裹挟来的新匪上台,声泪俱下的控诉一些土匪罪行,下面围观的人居然也没看出毛病来。

    其实他们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只是那些罪行的受害者早就死了,台上的积年老匪们也没法反驳,台下的人也知道他们绝对干的出那些罪行,因此也不去怀疑。

    有人开了头,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下面的人意识到徐家是真的要为他们做主,逐渐变得积极起来。

    随着一个个被裹挟来的新匪和他们的家眷上台,一桩桩土匪那令人指的罪行被揭露,现场的气氛很快变得万分狂热。

    如果不是民兵拉起警戒线拦着,那些保守欺凌的人恐怕能直接把台上的匪们活撕了。

    就连一开始来看热闹的徐家堡主们,听到一个个凄惨的故事后,也变得动容,有人受不了那些悲剧,中途离场。

    坚持到底的人,包括徐世松在内,都变得义愤填膺。

    “不要说了!”

    徐家长房嫡长子一蹦三尺高:

    “这些土匪都是该千刀万剐的货色!快快把他们全杀了!”

    “杀了!杀了!杀了!”

    现场的人一起呐喊起来,徐家民兵如此,浮来山被裹挟的新匪以及家眷们也是如此。

    这喊声直冲云霄,气势惊人,太上的积年老匪甚至有被吓尿了的,还有人已经瘫软的站都站不起来了。

    终于,负责宣读判决的公孙胜站到台上,大声宣布:“匪罗富贵,燕顺以下三十七人,腰斩弃市!其余二百二十九人,斩!”

    “好!!!”

    ……

    “好!!!”

    徐世杨没有去审判现场,他跟从老匪中挑出来的几个工匠一起,隔着一条街倾听现场的声音。

    当叫好声响起的时候,徐世杨转身紧紧盯着这些匪徒说道:

    “你们都是老匪,本来应该跟他们一起在台上接受审判,然后去死。”

    “我也特别想这样对待你们,现在我是忍着万分恶心给你们一个机会。”

    “你们给我打造兵器,我要拿来清扫土匪、鞑子,以及其他一些人渣,这也算你们对百姓的赎罪。”

    “记住,你们要赎罪!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