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60章 汤隆2
    这些陈年往事都是徐世杨的老爹告诉他的。

    其实,就是因为大周最强的西军覆灭,徐家两位老爷才认为大周气数已尽,没有跟着朝廷迁往江南,而是返回莒州老家,准备投靠女真鞑子,做大金的从龙之臣。

    女真人文化水平低劣,整体上还处在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度的过程当中,对自信的汉族文人来说,其实大金比大周更让人舒心一些——大周的官员一级压一级,层层叠叠,人事关系极为复杂。

    在大周当官,还要应付各种考核,还有言官牵制,还要考虑民望等等等等,而在大金,那帮子野人只要你能供给他们金银女子等好东西,对你如何治理地方丝毫不关心。

    这其实就是一种包税人制度,只要给鞑子按时足额交税,包税人就是地方上的土皇帝,为所欲为。

    这就是地方豪绅的天堂——前世那些在蒙元手里尝到包税人制度甜头的汉族地主,曾经因此而觉得明朝管的太严,“与民争利”。

    徐家在莒州也是“乡贤”,自然很向往这种交税之后,可以自己关上门做土皇帝的日子(不明白这有多舒服的读者可以搜一搜现在阿三北方邦一些地主的生活),如果不是女真鞑子当时一心向南突击,根本没理会穷乡僻壤的莒州,徐睦江、徐睦河的从龙大业恐怕就真的成了。

    那样,在这个位面的后世,徐家恐怕就会成为著名汉奸家族吧?

    嗯,也不一定,毕竟洪承畴、施琅们都能在电视剧中理直气壮的大言不惭什么紫气东来呢。

    值得徐世杨这个一心妨碍民族团结的愤青庆幸的是,不管因为什么,徐家最终没能当成汉奸,他在这个世界上不用上演大义灭亲的戏码。

    甚至,徐世杨完全可以腆着脸,在汤隆面前宣扬自己的功绩。

    “起来吧,这么大的男人,跟个孩子一样在地上打滚,还哭,丢不丢人。”徐世杨坐在太师椅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

    “谁哭了!俺没哭!”

    即使被捆的跟个大闸蟹一样,汤隆仍能一扭腰,直接从地上蹦起来。

    只是那张大花猫似的脸,实在让人难以对他的身手表示赞赏。

    太违和了。

    “你可以杀了俺,但你不能说俺们西军孬种!”汤隆梗着脖子犟,看起来他确实对西军有很深的感情。

    “想死还不容易?党项人能杀掉西军大半,我杀你一个区区小兵更不在话下。”

    徐世杨冷冷的说:

    “你们西军不是孬种?你们败了,别强调客观理由,你们败了就是败了,而且是被鞑子中最弱的党项人打败了!你们不是孬种谁是孬种?”

    汤隆张大嘴想要解释,但徐世杨没给他这个机会。

    他接着说:“你这西军余孽不思报国,被党项鞑子打败就跑到莒州地界上当土匪,你不是孬种谁是孬种?怎么,打不过鞑子,就拿自家老百姓出气?”

    “不是……。”提到他自己,汤隆一下子泄了气,他懦懦的小声说:“俺想去江南,只是路上没吃食了,刘虞候说领俺们找个生路,俺就跟着他上山了……。”

    “俺也没作恶!”说到这里,汤隆的声音略微大了一点:“这次刘虞候下山跟你们打仗,俺就没去,只是留守仓库!”

    “没作恶你能吃成这般模样?”徐世杨不屑的说:“你知不知道山下的农民长啥样?知不知道他们吃啥?”

    “那都是别人抢来的!俺都没抢过!俺就是给他们打造些兵刃!”

    “跟给党项人打造兵刃,让他们杀光你们西军一样。”

    一句话就把汤隆堵了回去,论嘴炮,这个时代的人离出身网络时代的徐世杨差的远呢。

    “哼,还说不是孬种。”徐世杨摇摇头,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要是我有当初西军那么多的兵马,那么好的兵刃,绝对能先灭了党项,再回头灭了女真!那才真真当得起赞一声‘好汉’!”

    “吹牛!”

    “呵呵,你不信?”

    徐世杨跟公孙胜相视一笑,后者对汤隆说:

    “这位就是我徐家的雏虎,十五屯堡主徐世杨!”

    “俺知道你,吹得挺响亮。”汤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他们说你灭了一个谋克的鞑子,你真敢认?就凭你手下那些农民?”

    徐世杨也不多做解释,踉蹡一声抽出从海呼里那里缴获的大刀,手一挥插在汤隆眼前。

    “你是打造兵刃的,认识这个吗?”

    汤隆仔细一看,顿时瞪大了双眼:“这……,这是?”

    “鞑子谋克用的虎牙大刀,上面还刻着铭文。”徐世杨淡淡的说:“这把刀上一个主人的脑袋现在还挂在我坞堡的墙上呢。”

    其实早就取下来扔了,否则臭气熏天的,有碍观瞻。

    “你真的灭过鞑子?”汤隆惊讶的大叫。

    “不然你以为他们今年为啥退得这么早?”公孙胜插话道:“是俺们堡主灭了他们一个谋克,鞑子不得不退!”

    “一个谋克而已。”徐世杨依旧是那副平淡的语气,仿佛用一个坞堡灭一个谋克真的是小事一桩:“算他们逃得快,以后我见他们一次就灭一次!”

    汤隆已经被震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世上,还真有用民兵灭鞑子的猛人啊?要知道,这不仅仅是农民打正规军的问题,还得能用步卒打赢骑兵!

    “所以我说你是孬种,你们西军是孬种。”

    徐世杨把大刀收回刀鞘呢,嘴上依旧得势不饶人:

    “你说你们不是?怎么证明?我手下一帮民兵用木棍都能打赢鞑子,你们穿着铁甲,拿着强弓劲弩,却让最弱的鞑子打得全军覆灭,你们不是孬种谁是孬种?”

    “俺……,俺……。”

    汤隆长着大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在真实的战绩面前,一切解释都是苍白的。

    徐世杨已经证明了,他确实有资格鄙视汤隆、西军、甚至是如今大周朝绝大多数人。

    汤隆突然觉得,自己真的真的很羡慕徐世杨,可以这样理直气壮的鄙视别人。

    “你刚才说,你缺好兵刃?”

    “俺会打造兵刃,俺给你打造兵刃,下次鞑子再来,俺给你当前锋!”汤隆大声说道:“俺证明给你看,俺们西军不是孬种。”

    “不要。”

    徐世杨斩钉截铁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