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59章 汤隆1
    搞定了徐世松,就相当于搞定了徐家其他堡主。

    长房三房都可以按统一标准执行,火药供给就是二十斤,他们怎么分配让大伯三叔他们自己去头疼吧。

    至于二房这边,自从上次父子两人开诚布公的谈话以后,徐睦河就不会给他施加额外的压力了。

    至于栾廷玉、孙立那些二房系堡主,可以推老爹出来当挡箭牌。

    当然,火药的产量还得加大,新的火器、更多的火器以及现在还没找到机会使用,但毫无技术门槛的简易爆炸装置(万人敌之类),都需要大量火药支撑,如果还是一个月三十斤,恐怕连训练都无法保障。

    “得跟公孙胜加担子,我现在应该可以获得全家族的相关材料,增加学徒人手的话,产量应该能提高。”

    在徐世杨的坚持下,上次堡内会议之后,公孙胜掌管的火药作坊就开始分解火药制造工序。

    而且,即使没有那么多原材料,每个工序也要配备双份的学徒工。

    当时公孙胜还为此过牢骚,现在他应该赞叹徐世杨的“高瞻远瞩”了。

    “唉……,还是缺人啊!”徐世杨唉声叹气道:“要是能有双倍的熟练工人,而不是让人不放心的学徒,产量还能再翻一番。”

    事实不会因为抱怨而改变,缺人就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自己静下心来培训,另外就是努力搜寻现有能用的人才。

    所以这一次,徐世杨一点都不客气,仗着自己先挑战利品的机会,把浮来山俘虏中所有工匠和工匠家属全部打包,一个都没给旁人留下。

    甚至,徐世杨还压制自己内心的好恶,保留了几个有手艺的积年老匪。

    比如:

    “此人名叫汤隆,江湖诨号金钱豹子,打得一手好铁,在刘高山寨中专管打造军器兵刃……。”

    处决匪和老匪的前一天晚上,公孙胜悄悄来找徐世杨,给他推荐了个“人才”。

    “铁匠?”

    “是,听说是前西军军器监出身。”

    “带来见我。”

    十几年前,大周在江北还能维持统治的时候,西军就是大周边军中战斗力最强的一支,其中军器监提供的,仅次于京城禁军的精良装备起了很大作用——实际上,西军溃散后,许多武器铠甲流落到关外,仍然被鞑子们视为贵重的资产。

    一个出身西军军器监的工匠,如果是真的,那可就是个值得惊讶的惊喜了。

    不一会儿,公孙胜带来了被五花大绑的汤隆,徐世杨仔细看了看,这家伙身高比自己矮一头,但肌肉虬结,横着看几乎有徐世杨两个宽,显得十分壮实。

    脸庞黝黑,还留着络腮胡子,跟电视剧里的张飞似得——看起来脾气也像,至少很臭屁,都被抓住了,还是梗着脑袋不正眼看徐世杨。

    “听说你是西军的人?”徐世杨好奇的问。

    “哼!”不理人。

    “我看不像。”徐世杨摇摇头,小声对站在一旁的公孙胜说道:“西军乃大周最强边军,据说比禁军都强,里面肯定都是真正的好汉,怎么会沦落到浮来山来给土匪打下手?”

    “肯定是吹牛。”

    “你这鸟贼!”汤隆忍不住大骂道:“爷爷就是西军出身!爷爷就是好汉!”

    “呵呵,西军出身的被我手下一群民兵打败?还有脸说什么好汉……。”

    事实摆在眼前,汤隆也没法反驳,这小子瞪着一对牛眼,恶狠狠的看着徐世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怪不得打不过鞑子呢,所谓最强边军都是你这种孬种,打得过鞑子才怪。”徐世杨一脸的不屑。

    “胡扯胡扯胡扯!”汤隆猛地向徐世杨撞过来,刚到近前,又被公孙胜一脚踹了回去。

    这道人能自己从崂山走到莒州,手上功夫着实不弱。

    “俺们不怕鞑子!俺们西军没有孬种!”

    没法跟徐世杨较劲,那黑脸壮汉就跟个小孩子似得在地上打滚,变滚还边哭叫:

    “要不是鸟文官瞎指使,俺们西军怎么会败!俺们都快灭了党项蛮子了!俺们不是孬种!”

    徐世杨就是在故意气他,十年前,西军败的确实有些冤枉。

    当时,辽东正处在两个强权的交替过程当中——一个是半游牧半农耕的契丹,一个是半游牧半渔猎的女真,两伙鞑子正在争夺辽东的主导权,而草原鞑靼正处在统一战争决战的前夜,暂时谁都没法腾出手来抢劫大周。

    趁此机会,大周派出精锐西军,动对西北党项的进攻,意图收复银、夏地区,这里是重要的产马地,如果能够成功,对提升周军的战斗力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一开始的进攻非常顺利,西军不愧是大周第一强军,他们甚至一度打到党项人的都附近。

    但随后,局势风云突变,辽东战争以令人瞠目结舌的度决出了胜负,女真消灭契丹政权,控制了整个辽东,随后他们就大举入关,开启抢劫中原的旅途。

    包含禁军在内的其他周军,面对女真人全面溃败,这个时候,皇帝派遣一位位高权重的文官(就是当朝宰相,主和派领袖),前往西北,调动正在准备与党项人决战的西军,准备把这只最具战斗力的部队转派到燕赵战场,抵挡女真人的攻势。

    那为文官很好的完成了他的使命——所有反对撤军的声音全都被压制住了(据说当时杀了不少不愿撤军的将领)。

    但文官没什么军事经验,并不清楚敌前撤退对一只封建社会的军队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党项人不断纠缠和追击下,撤退最终变成了一场溃败,大周朝最能打的部队就这样被浪费掉了……。

    最终,女真人横扫整个长江以北地区,数以百万计的汉人百姓被杀,差不多同样数目的人口被掠为奴。

    本位面与靖康之耻略微不同的是,大周皇帝非常善于长跑,嗅觉也还算灵敏,女真人还没到京城,他就带着皇亲国戚们一溜烟跑到江南享福去了。

    另外一点不同之处是,草原上的内战也在这时结束,统一后的鞑靼人动针对女真人的攻势。

    刚刚成立的女真大金政权,不得已之下又把大部分战利品吐了出来,金军主力返回辽东防守老家,与鞑靼人在金鞑交接的地方激烈互殴。

    这让大周,不,准确的说,是让大周朝廷逃过了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