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57章 胜利
    “注意队形!稳住!”

    徐世杨就站在第一排正中央位置大吼大叫,他的身材和耀眼的铁甲让他成为战场上令人瞩目的焦点,敌人跑着跑着就开始不自觉的向这边集中,而己方则因为统帅身先士卒,显得坚定许多。

    前排刀盾兵全都倾斜站立,左腿在前,膝盖微微弯曲,用左臂上挂着的盾牌遮住自己身体,密集的排成一排,准备接受冲击。

    他们对面,匪罗道人却悄悄退到队伍后方,他不像徐世杨那么坚信集体的力量,也不想拿自己的命去考验民兵的盾阵是否坚固。

    况且遇到事态不利,迅找机会逃跑才是土匪的行事风格。

    其他人没有他那么多小心眼,近十年来罗道人凶残的手段对他们仍有一定的威慑力,这些土匪不管不顾,出非人的嚎叫,径直撞在十五屯的盾阵上……。

    轰!

    一声巨响,原本排成直线的盾阵微微向内弯曲,却也没有断裂,徐世杨自己就是对方冲击的重点,但他身强力壮,而且穿着一身沉重的铁甲,稍稍后退两步,也就顶住了。

    对面几个土匪似乎丧失了理智,一击不中后,开始挥舞兵刃打砸徐世杨的盾牌,甚至有个家伙抬起腿踹了盾牌一脚,结果把自己撞倒了……。

    徐世杨手中缴获自鞑子的双层牛皮盾撑住了这些重击,后排民兵高举木矛,越过前排盾兵肩膀向前刺去,削尖的木矛很难直接刺死敌人,但土匪没有任何防具,挨一下仍然可能受重创。

    民兵两轮刺击,扎的土匪连连后退,向内凹陷的盾阵趁机恢复成直线,这时,第三排亲兵挤过来,火门枪透过人群缝隙,在不到一步远的距离上直接顶住前排土匪的面门开火!

    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也许是因为太过紧张,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15杆火门枪只有1o支打响,7个土匪被爆头,脑袋炸成向后飞散的碎片,红的、白的,粘稠的血肉脑浆溅了后面的土匪满头满脸。

    这恐怖的一击彻底摧毁了土匪的斗志,不知是谁喊了声:

    “败了!逃命啊!”

    随后,不管老匪还是胁从,所有人一起转身,逃离战场……。

    徐世杨闻到一股刺鼻的销烟味道,但他这个人不知怎么回事,特别喜欢这种火药燃烧的味道,上一世的时候他就喜欢过年时鞭炮爆炸后的烟味,现在更是如此,迅消逝的销烟让他兴奋无比,就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徐世杨怒吼一声,率先起反攻!

    巨大的牛皮盾从背后撞倒一个仓皇而逃的土匪,徐世杨重重一脚踏在土匪背脊上,脚下隐隐传来一阵轻微的骨骼断裂声,那土匪惨叫着挣扎,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虎牙大刀猛地一挥,惨叫声中断了。

    “杀!”

    徐世杨高举染血的大刀,对民兵大喊:

    “杀土匪!”

    “杀土匪啊!”所有民兵一起呐喊应和,战斗进入毫无危险的追击阶段,此时,即使一个手持木棍的民兵辅兵,也能轻易从背后杀死一个积年老匪,只要他能追上对方。

    白刃战开始一刻钟后,徐世松率领4屯和12屯民兵进入山寨支援,随后是徐睦江的第1屯和王勇的13屯。

    又过了两刻钟,混乱传到北门那边,孙立的部队率先突破北门,随后另外8个坞堡的部队一拥而入,正式宣告了浮来山土匪的覆灭。

    此时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可言了,即使是落草已久的所谓积年老匪,也没有一人敢于回头抵抗,所有土匪都像没头苍蝇一样乱窜,寻找并不存在的逃生之路,这其中逃得最快的就是他们的大当家。

    南北两路进攻者很快会师,此时山寨中已经涌入将近2ooo徐家民兵,把整个寨子挤得满满当当,罗道人在自己私宅附近被栾廷玉擒获。

    徐世松随后撞开作为土匪核心的定林寺大门,在里面抓获了罗道人的全部妻妾儿女。

    走投无路的土匪一片片跪地求饶,徐家军民兵把他们每十个人捆成一小群,足足捆了5o多群,分别押到晒谷场附近蹲着。

    另外还有百多个哭哭啼啼的女子,大多是匪的家眷,也有被抢来的平民(或新匪)妻女,这些人暂时没法甄别,为防止民兵军纪出现问题,也只能把她们一起关在定林寺中。

    到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徐家坞堡主们一个个趾高气昂的坐在定林寺大雄宝殿中,徐睦江皱着眉头看了看大殿上挂的“替天行道”的匾额,一挥手命人把它拆下来劈碎了当柴火烧,这才满意的坐到上中间位置。

    大家还是按在徐家的座次坐定,只是与以前相比,这次堡主们看向三位老爷的眼神都饱含着期待——他们都在等待着老爷分割这次获得的战利品。

    只有徐世杨对此很无所谓,他确实什么都缺,而且就算把浮来山之战所有缴获都给他,也同样满足不了他的胃口,既然如此,还不如表现的大方一点。

    何况,他早已经得到了优先分配战利品的许诺,这就够了。

    “咳咳!”

    家主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然后才跟个老学究一样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次大家打的都很好,一举剿灭浮来山匪贼,咱们家以后也能安稳一点了。”

    “至于缴获,到底有多少现如今还没个准数,不过能拿走的无非也就是人口和钱粮布帛,我话先放在这,不管有多少,平分15份,咱们每人拿一份,让三哥儿先挑。”

    “敢不从命!”所有堡主一起答应。

    “三哥儿,你打的最好,有什么想法?”

    “大伯,侄子对怎么分钱粮没意见。”徐世杨站起来,严肃的说:“但人口的话,侄儿想,必须把落草三年以上,手中有血债的积年老匪甄别出来,全都杀了!”

    徐家15个坞堡一共有6ooo左右男丁,这次仅仅新老土匪就抓了接近2ooo,如果全留下,土匪在徐家中的比例就太高了。

    因此,要想把这些人口变成对自己的助益,至少应该把其中充当核心的积年老匪杀光,让那些胁从无法凝聚起来才行。

    何况,积年老匪不事生产久了,留在堡里也没什么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