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56章 破寨3
    这种改进型木炮被徐世杨戏称为“3斤大炮马克2型”,民兵不知道马克是啥意思,就简单的把它称呼为大木炮,只用麻绳加固的简易型木炮则被称为小木炮。

    后者主要射石制霰弹,用来对付敌军的集团冲锋,而前者主要用来对付有坚固防护的目标,或者水平较低的敌人城池——比如罗道人的山寨大门。

    第一门大木炮被直接架设在盾车上,炮口从盾车护板中间的炮窗伸出,指向前方。

    在盾车的掩护下,亲兵推着这辆特殊造型的“装甲炮车”接近到距离土匪寨门只有1o步的距离上。

    “开火!”

    一个亲兵把夹着火绳的木叉凑近炮门……。

    轰!

    一声巨响,白烟腾起,三斤重的铁质弹丸以闪电般的度飞出炮膛,瞬间越过短短距离,直接砸在木制寨门上!

    随着一阵卡擦卡擦的木材爆裂声,大门中央被炮弹击穿,插在上面的粗大门闩被直接命中,变成一片向后飞散的碎木渣。

    那些尖锐的木渣像是箭簇一样危险,站在门后准备顶住寨门的土匪无不惨叫着摔倒在地。

    已经用不着第二门炮了,因为大门已经洞开,再也无法形成阻碍。

    “弓箭手射箭!压制城头!”徐世杨下达一连串命令:“步兵随我进攻!”

    “一二一!整队!”

    解珍解宝率领8个侦察兵开始向寨墙抛射轻箭,他们之前的战斗表现并不好,既没能侦察到刘高的埋伏(徐世杨已经知道那天刘高为啥突然冲出来了,真是个美丽的误会,却不能指望还有第二次),也没能挡住土匪冲进栅栏,甚至两轮轻箭都没射伤任何一个土匪。

    除了解珍解宝两人射术表现出众以外,他们本质就是一小队身体还算强壮,装备相对精良的普通民兵。

    不过,这就够了,身强力壮,意味着他们可以在解珍解宝两个专家的指导下安全拉开战弓,把轻箭射到并不算高的寨墙上去。

    在盾车的掩护下,这种安全如训练场一样的射击环境很容易提高他们的成绩——至少在第三轮轻箭飞出去的时候,箭簇已经可以扎在土匪架起的悬户上,而不是像阿三的导弹一样布朗运动了。

    再加上解珍解宝的精确射击以及刚才那一炮的震慑,十个人十张弓(2个高手8个菜鸟)居然也能压的土匪缩在悬户后面不敢露头!

    没有最具威胁的滚石攻击,徐世杨大胆的率领战兵队向洞开的寨门前进,他本人依旧走在最前列,也不管身上晃眼的札甲就是敌人最好的射击目标,把自己小命直接压在不靠谱的侦察兵射术以及铁甲的防护力上。

    当当两声轻响,两支羽箭射中徐世杨,其中一枚石制箭簇砸在他的头盔上,直接碎成细小的沙硕,另一支是铁箭,但同样没能击穿他身上的甲叶。

    由于突击距离近,土匪的攻击窗口很短,徐世杨只挨了这两次不痛不痒的攻击,顺利走进门洞。

    其他民兵跟着他,昂挺胸一排排突入土匪山寨——被罗道人寄予厚望,让徐睦江万分头疼的寨墙就此告破。

    不过战斗还远未到结束的时候,一个强壮的老匪突然从门洞上方站起,高举一块大石头,就要向下扔。

    早已做好准备的解珍一箭命中他的咽喉,这个土匪和他的石块一起跌落墙下,正正砸在后排一个民兵头上,那民兵一身不吭,面条一样瘫软在地上。

    虽然很像,但毕竟不是真正的近代军队,另一个民兵不自觉的停住脚步,伸出手来想要把自己的邻居从石头下面拉出来,队列后方顿时产生了一阵小小的混乱。

    幸好一个亲兵疾走两步跟上来,一棍子抽在民兵胳膊上,这个半大孩子恶狠狠的吼道:“不准停!继续前进!”

    民兵忍不住颤抖一下,战前一个多月的队列训练,他挨的军棍极多,已经对这玩意产生了一种条件反射式的畏惧。

    他赶紧直起腰,听着徐世杨的口令,快跑两步跟上队列。

    眼前乍亮,队伍已经越过门洞,进入山寨内部。

    这里的建筑格局跟十五屯没有太大区别,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草棚木屋,偶尔见到几座夯土院子,就算是奢华的建筑物了。

    正前方传来一阵杂乱的吼叫,徐世杨抬头一看,现一群面色凶恶的土匪正跟在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身后,向这边快赶来,两边的建筑物中还不断有土匪钻出,挥舞杂色兵器混进对面的人群中。

    不用说,那领头的一定就是罗道人了。

    这匪现北门聚集的明显是徐家军主力后,就率领5o个老匪,2oo个胁从向那里增援,刚刚到地方没多久,南门这边就有人急急赶来,说南门这边守不住了。

    当时罗道人气的差点斩了报信的土匪,南门这边的防御是他几年来一直重点关注的要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他的得意之作,怎么可能一次攻击就被突破?

    徐家军是民兵又不是鞑子军!

    但信使就在眼前,哭哭啼啼的诅咒誓说南门快要失手了,也由不得他不信,于是只好又率领一半土匪返回,结果刚一到地方,他居然就看到徐家军真真的越过寨门,冲到面前来了!

    这徐家啥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前面是徐家哪位堡主?可否出来说话!”罗道人还想按江湖规矩,战前先跟对方领搭个话,这样就算战败了,双方一般也会摆个惺惺相惜的样子,给留一条后路。

    而徐世杨对此的回答是:“一二一!立正!整队!准备接敌!”

    以罗道人的视角来看,徐家军从行军队形转变为战斗队形的度快的惊人,而且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

    “曰!也不怕坏了规矩!”

    罗道人大骂一声:

    “兄弟们!这徐家是来咱们山寨抢粮食娘们的!没了粮食女人,咱们还怎么过!今天后退的都杀头!儿子下油锅!婆娘女儿分给其他兄弟!不想死的,跟老子上!”

    跟在罗道人身边的,都是大周在江北还有统治力的时候,就已经落草的老匪,多少还有点悍勇之气,听到匪的鼓动,一个个孤苦狼嚎,怪叫着向徐世杨直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