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52章 炮灰1
    徐世杨在知道燕顺王英已经率众投降后,忍了好久才没提议把他们全杀了。

    他最终说服自己的理由是:我当时没把俘虏的鞑子全杀光,现在杀主动投降的土匪,未免太过厚此薄彼。

    当然,这不意味着徐世杨会放过这些吃人的混蛋,这不,现在到了燕顺王英他们必须为自己的小命与以前的大掌柜性命相搏的时候了。

    “这样对待降军降将,真的好吗?以后这名声要是传出去,那个好汉还敢降啊?”

    徐世柏已经无话可说,不过他的亲舅舅(在封建时代,舅舅跟侄子的利益基本是一致的)张强却还想挣扎一下。

    毕竟,在他们眼里,徐世杨是嫡子党的一员。

    “哎呀,其实对我来说,他们不降反而轻松一点。”

    徐世杨大言不惭的吹嘘着:

    “我早说了,咱家一起上,能灭鞑子一个猛安,这不,昨日我一个坞堡灭了刘高,兄长也是一个坞堡,招降了燕顺王英。”

    “他们为啥降啊?还不是因为畏惧兄长的军威?如果不降,刘高就是他们的下场!我这已经是很仁慈的给他们机会了,要知道,按大周律……。”

    “三哥儿说得对。”徐睦河赞同道:“我徐家是大周子民,那燕顺王英不过是盗匪,按大周律当弃市。现在还让他们活着就不错了,不要想着跟我家堡主一个待遇。”

    徐世杨微笑着坐下,对自己的话被打断并不在意。

    自家老爹这样做,是担心自己这次风头出的太过,引起长房的不满?

    其实没必要,要是长房能因此知耻而后勇,努力练兵,对自己未来的计划反而有好处。

    毕竟徐家其他坞堡,就算暂时不是我军,最少也算是友军。

    “就按照三哥儿说的,叫那燕顺王英去做准备!”

    这时,家主站出来,做最后决定:

    “让他们轮番攻打,后天天黑之前,定要拿下浮来山!”

    ……

    “一群白痴!”

    罗道人站在山寨墙头,双拳重重砸在城垛上。

    站在他的位置放眼望去,山寨四周到处是密密麻麻的徐家军士兵,看起来足足有5、6千人之多。

    一些被俘的新匪胁从,正在徐家士兵的看守下制作土袋,还有些人正在砍伐木材,似乎是想做些攻城用的器具。

    罗道人知道,这些人,之所以现在还没来攻打寨门,只是因为大战之后需要歇息少许,并做些准备。

    一旦准备好,下一击必然是极其难以抵挡的。

    毕竟,徐家已经可以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自己这边了。

    这都怪刘高,还有燕顺王英那几个白痴!

    “一群白痴!”

    罗道人又骂了一句,他到现在还没能想明白,三个领带着5oo积年老匪去夜袭徐家,怎么反而被人破了寨门?

    而且是三个山寨一夜之间都破了!

    是那徐家太强,还是刘高燕顺王英他们太弱?

    罗道人焦急万分,却实在想不出任何应对的办法。

    如果刘高他们只是战败,逃回他们自己的山寨,最起码还能牵制一下徐家,或者拖延一点时间,多消耗一下徐家的军粮。

    如果徐家不熟悉浮来山的地形,罗道人也有办法拖上十天半个月。

    可现在,这两项优势都不存在了。

    该怎么办?

    “真是一群白痴!”

    罗道人的双拳又一次重重砸在城垛上,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山寨可能守不住了。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一个亲信老匪跑过来,惊慌失措的大声喊着:“徐家进攻啦!”

    “什么?这么快?”罗道人抬头看看远方,没错啊,徐家还在按部就班的制作土袋并砍伐木材,似乎还没准备好,怎么这就进攻了?

    “是燕头领和王头领!”那亲信老匪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叫着:“他俩投了徐家!现在反过来攻打山寨来啦!”

    罗道人只觉得脑门嗡的一声,眼前一切景物都模糊了……。

    “忘恩负义的贼!”

    他凄厉的嚎叫着,倒是忘了自己也是贼。

    ……

    王英现在的感觉并不比罗道人舒服。

    他带着手下7o几个老匪,被栾廷玉的八屯民兵压着向前,逐渐逼近罗道人的山寨。

    现在这伙人手里只有一个短柄锄头——除了作为头领的王英还保留着自己的腰刀之外,其他人惯用的武器都已经被徐家收缴了。

    用这种东西去攻打足有一丈五高的山寨寨墙,王英的心都凉了。

    “当家的,这徐家是想借大当家的手杀咱们!”一个亲信边走边凑到王英的身边,小声说道。

    “老子知道!”王英黑着个脸答道。

    这还用说?徐家连那种简易的木盾都没给他们一面,一副要他们拼死的样子。

    “当家的想想办法吧,咱们真这样冲过去,可就死定了!”

    “老子知道!”还是一样的回答,完全没听出来他有什么办法。

    “当家的,不如等咱们过去了,直接降了大当家的吧?”

    “放p!”这一次,亲信总算得到一个不一样的回答了。

    “当家的,咱别管后面的兄弟了,先保住自己的命要紧!”

    亲信还以为王英是舍不得被当成人质扣在徐家营地里的一半老弟兄,如果他们叛而复降,那些人必然会被徐家全部斩。

    “你懂个p!再投降才是十死无生!”

    王英低声咒骂道:

    “再投降大当家能信任咱们?还不是给他当垫脚?那跟现在有啥区别?”

    “再说,这浮来山守不住了!再降一次,徐家进了寨子,不杀大当家也得杀咱们!”

    “那咋办啊?”亲信急道。

    “如今只有拼死杀一回了!”王英咬牙切齿的说:“那徐家总不至于真让咱们拼光!那样以后谁还敢降他们!”

    话是这么说,似乎也很有道理,不过王英老是感觉心里惴惴不安,那徐家能请动雷部正神,真的会在意别人降不降他们?

    而且,现在身边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

    自打投降以后,四哥燕顺就和他分开安置了,连这次进攻,也是燕顺攻北墙,他攻南墙,不攻进去,两人互相之间都看不见。

    “狗曰的!”王英忍不住低声骂道:“徐家啥时候变得这么强,这么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