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51章 杀
    徐家并未直接进攻罗道人的山寨,徐睦江、徐睦河下令先清点其他土匪山寨里储备的粮草。

    两位老爷老成持重(或者说,仍旧对罗道人有些畏惧),指望通过围困削弱罗道人的实力。

    十一月初七早晨,徐睦江在刘高的私宅中开了个简短的会议,向徐家所有参战的堡主通告了之前战斗所缴获的粮草数目。

    由于进展比之前最大胆的设想还要顺利,到目前为止,除了罗道人的山寨以外,浮来山其他所有寨子里的存粮都落入徐家军手中。因此,从绝对数量上来看,缴获的粮食足够徐家军敞开吃半年之久。

    但是,他们同时抓获了大量土匪和其家眷(还有直接整体投降的燕顺王英所部),男女老少加起来足足七、八千人之多,比徐家军这次出兵的人数还要多不少。

    除非徐家想要把这几千人全都杀了,否则最低限度的粮食供应一定要有,而且必须维持到下次收获。

    这样来看,他们实际获得的粮食盈利就很少了,甚至有可能是亏损的。

    徐睦江对此忧心忡忡,之前的战斗胜利并未提高徐家军的持续战斗能力,如果他们保留那些俘虏,那么接下来,徐家军还有3到4天的时间,解决徐道人的山寨,之后,不管胜负如何,必须撤军,各回各家。

    “大老爷,新抓来的那些匪眷,一天只给一碗稀饭就行了。”前家丁头子王勇建议道:“这样能省下些吃食。”

    “我本来也没打算给他们吃干饭!”徐睦江没好气的回答:“可这马上就要下雪了,肚里没油水,根本撑不过去,不打破罗道人的山寨,他们也没法出去打猎挖野菜,那还不如痛快点现在就杀了他们!”

    “姐夫,那不如就杀了吧。”

    徐家大老爷爱妾的弟弟之一,第5屯堡主张坚轻佻的建议道:“先把女子分了,各自派人送回家去,再把老弱都杀了,剩下能帮我们打仗的青壮,少吃一点也能撑过去……。”

    “你给我闭嘴!”不等他说完,徐睦江就怒吼着打断他:“谁允许你叫我姐夫的!”

    从封建伦理上来说,妾不算妻子,妾的亲人也不是夫家的亲戚,妾和妾的亲人对夫家来说,更像是某种意义上的下仆。

    徐家是因为成年的男丁太少,不得已才重用这些多少还有点关系的“外人”,不过,张坚张强这类人,确实没资格称呼徐睦江为姐夫。

    至少在公开场合不行,否则那就是摆明了要跟徐世松为敌。

    “听听你出的这馊主意!分了女子,杀了老弱,留下青壮?你是嫌徐道人手下太少,要给他送一些兵过去是吧!?”

    张坚十分畏惧徐睦江,被他一顿训斥,立刻畏畏缩缩不敢说话了。

    徐睦江还要再骂,徐睦河不得不劝道:“兄长,还是先说眼下的战事吧。”

    家主这才放过张坚,只是临了,还狠狠的命令道:“打完这一仗,回去领家法!”

    其实,他这是保护张坚张强,与徐睦河那种正妻去世后再娶不同,这俩不知轻重的混蛋的姐姐确确实实只是一个妾,胡乱叫姐夫,一定会引起徐世松和他母亲的敌视,而在这种纷争中,徐睦江只能站在真正的妻儿一边,不以他自己的喜好转移。

    徐睦江喘了两口粗气,暂且放过张坚那傻瓜,转而问徐睦河:“二弟觉得现下的战事如何?”

    “我觉得,先不要管粮草的事,毕竟现在咱们已是赢了大半,继续打下去就是了,如果实在拿不下那罗道人,咱们再去考虑粮食的问题也不迟。”

    徐睦江点点头,这话有道理。

    浮来山的情况跟徐家差不多,那罗道人山寨中有最多的积年老匪和新匪胁从,自然也有山上最大的仓库,打确实是不好打,但也不能说一定打不下来。

    如果还能跟之前一样顺利攻克这个山寨,里面一定还能抢到不少粮食,到那时候再去计算盈余还是亏本比较好。

    “那接下来该怎么打?”

    这话一出口,长房、三房的人都看向徐世松,二房的人都看向徐世杨。

    这俩小子是此次出兵最积极的,也是目前为止功劳最大的。徐世松招降了燕顺王英,徐世杨打垮了刘高的主力并一夜之间攻克其山寨。

    在堡主们眼里,说到具体战斗该怎么打,这两人才是专家。

    不过,跟二房的人一样,徐世松自己也在看向徐世杨。

    徐家的长房嫡长子虽然暴躁,却并非没有自知之明,昨天土匪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的兵根本没能集结起来,要是燕顺王英没有投降,他根本撑不了多长时间。

    那俩匪对他说什么久仰大名,徐世松是一点不信,他有什么大名可以对外宣扬,让人久仰?就因为他是徐家的长房嫡长子?要是这个身份真这样管用,浮来山哪来的胆子年年向整个徐家勒索粮食棉衣?

    倒是他这个拿到坞堡刚一年的三弟,恐怕真有些能唬人的名声。

    毕竟他真的灭过鞑子一个谋克,而昨日又很快击溃了刘高的偷袭。

    那燕顺王英之所以要投降,只能是因为他们害怕徐世杨。

    徐世杨等了一会,现徐世松确实没有先说话的意思,只好轻轻咳嗽一声,率先说道:

    “其实,事情很简单,那燕顺王英不是说降了吗?总不能他们轻飘飘一句降了,家里就给他们堡主当,跟咱们平起平坐。这样我可不服。”

    “他们降了,只能说是饶他们一命,想要保住财产人口,他们至少应该表示一下吧?”

    “三弟的意思是,让他俩当先锋?”徐世松眼神一亮,激动的问。

    “对,我想大哥也想到这一点了。”徐世杨不动声色的恭维他一下,这才接着说道:“那些新匪胁从之前没啥罪孽,饶了就饶了吧。但燕顺王英手下的积年老匪,不能就这么算了。”

    “要是那些老匪趁机再投了罗道人怎么办?”徐世柏看不惯两个嫡子表演兄友弟恭,忍不住大声质问道:“这不是给那罗道人增兵吗?”

    “把所有老匪分成四个大队,每队再分成1o个人的小队,让他们轮番攻城,一人投降杀小队剩下9人,1个小队投降杀大队剩下的全部小队,一个大队投降就把剩下的积年老匪都砍了。”

    徐世杨笑着说:

    “他们若是降了,咱家反而能省下些粮食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