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47章 互相忌惮
    “曰刘高他娘!”

    矮脚虎王英向地上吐了一口痰,愤恨的骂道:

    “冲那么早作甚?不是说好了等徐家的兵睡着了再冲吗?”

    按几个领商定的计划,罗道人负责严守山门,刘高单独率领2oo老匪攻击徐世杨,燕顺王英率领3oo老匪负责对付徐世松。

    两伙人以三通鼓响为信号,趁着徐家军睡觉的时候一齐杀出,如果能彻底击溃徐家的大军自然更好,如果不能,至少也要尽可能削弱徐家军,让他们无力攻下任何一座山寨。

    计划的挺好,可不知道怎么地,那刘高在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徐家正在吵吵嚷嚷做饭的时候,就急不可耐的杀了出去,而且还忘了用鼓声通知燕顺王英。

    等两个匪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率领一众匪徒离开掩蔽的地方准备动进攻的时候,刘高那边突然传来两声炸雷一般的爆响,随后没多久,他们就看到那些已经冲进徐家营地的积年老匪们又全都被人赶了出来!

    刘高和他的手下,燕顺王英都很熟悉,虽说大家都是积年老匪,但人家当过正经八百的都虞侯,手下老匪也都是前大周的官兵,战斗素养和随身装备都不是他们可比,这些兵也是两人非得鼓动刘高主动出击的依仗。

    结果,居然败退的这么快!

    有人一边逃,还一边用唯恐别人听不见的大嗓门喊着:“天打五雷轰啦!快逃命啊!”

    天打五雷轰?

    有这么夸张?

    是刚才那两声炸雷一样的声响吗?

    王英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落草多年,伤天害理的事不知道干了多少,如果天上真的有神仙,给他个五雷轰顶的待遇似乎也不算冤枉。

    虽说他也有多攒点银子,到时候找搜小船逃到江南,再找个灵验点的寺院,捐上一大笔香火钱,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想法,可现在毕竟还不到时候,天上的雷部正神可未必知道他有这种想法啊!

    要是现在徐家有个能通鬼神的人物,请动天上神仙落雷劈死自己,那岂不是亏大了?

    “四哥,咱们……,怎么办?”王英小心翼翼的问燕顺,声音小的仿佛是怕头顶有什么人能听到。

    “这个……。”燕顺迟疑了一阵,王英想得到的,这个拜把子兄长自然也想得到,而且,他也很怕雷部正神不管不顾直接朝自己脑门上扔炸雷。

    “那徐家有妖法,咱们今天没准备黑狗、妇人,不可力敌啊!”燕顺小声回答:“而且,看这样子,就算天上不再落雷了,刘高那厮也已经完了!”

    浮来山5个掌柜,罗道人兵力最多,刘高手下的兵战力最强,其他三人只能抱团取暖。

    现在三人已经死了一个,最强的刘高也是一照面就被对方一个坞堡打崩了,而对方可是有15个坞堡的!

    这样看来,似乎浮来山已经守不住了啊……。

    “哥哥的意思是……。”王英远远地瞥了一眼至今仍然未能集结完毕的徐世松所部。

    “那徐家人丁不旺。”燕顺说道:“咱们投过去,怎么说不得给个堡主当当?跟在山上也不差多少。”

    “对对对!”王英赶紧点头同意:“俺早就厌烦刘高那厮了!再说那徐家是读书人家,出过两位进士,天上文曲星下凡,咱们投过去也算弃暗投明!”

    这心迹表露的很刻意,似乎是专门说给天上神仙听的。

    ……

    “不准逃!快过来列阵!你小子想去哪?拿起你的武器快过来!”

    徐世松大呼小叫的命令自己手下的士兵准备迎战,可那些民兵怎么也集结不起来,不断有人惊叫着从自己身边跑过,他不得不把这些没头苍蝇一个个拽回来。

    但伸手范围之外的人,他就没办法了,除了他自己之外,他坞堡里只有几个管家之类的人物还算是有些权威,但那些老头腿脚不便,安排耕种收租之类的工作还凑合,不可能叫他们来打仗。

    此外就是仅有的一个家丁头子,可以勉强充当基层军官使用,但那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缺乏基层军士官体系带来的后果,就是燕顺王英都站在5o步外快一刻钟了,徐世松的手下仍然未能集结起来。

    看着不远处两个惊慌失措的民兵直接撞了个满怀,徐世松冷汗直流,现在这种情况,别说对方是积年老匪,就是冲过来一群新匪胁从,他的民兵也就崩了。

    “快去叫俺爹派援兵过来!”徐世松悄悄对家丁头子说:“咱们这撑不住了!”

    “少爷,别等援军了,俺护着你先跑吧!”家丁头子咬牙说道:“后面的坞堡现在也乱着呢,一时半会根本上不来!”

    “胡闹!俺跑了现在就全完了!”徐世松总算没有彻底昏头,他也知道,如果他的4屯就此垮了,土匪长驱直入追下去,溃兵很可能会翻卷后面所有坞堡,那他就是全家的罪人了!

    对一个坚信自己就是下一任家主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不可想象的大错,徐世松宁愿战死在这里,也不愿意因为自己而导致家族陷入危机。

    “少爷,你不走俺也不走!咱们还有人,不定就挡住了!”家丁头子的命运跟徐世松是连在一起的,这种时刻,他也爆出一股悍勇之气。

    “好,咱们就挡在这里,只要两刻钟,家主肯定就派兵过来了!”

    “少爷,土匪来了!”家丁头子指向徐世松的背后。

    徐家长房长子猛地转身,提起长刀准备厮杀一番,却现,土匪大队并未扑上来攻击。

    向自己走来的,只有一个臂长腰阔的大汉,土匪大队还留在5o步外列阵。

    “咋回事?他咋一个人来了?”家丁头子疑惑的说。

    徐家军野战能力很水,但毕竟人多,如果对方真的只过来一个人,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按乃浮来山四掌柜,锦毛虎燕顺是也!”燕顺停在徐世松营地前1o步开外的地方,大声吼道:“前面是徐家哪位堡主?”

    “俺就是徐家长房嫡长子,四屯堡主徐世松!”

    输人不输阵,何况现在还没输呢。

    “哎呀,原来是大公子来了!”那燕顺夸张的大叫起来:“小人久仰徐家大公子威名,既是大公子亲临,小人情愿率全寨相投!”

    “啊?”徐世松忍不住惊叫出声。

    啥意思啊这是?这就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