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45章 互啄
    刘高始终觉得,挨这波轻箭,不是因为对手现自己了。否则徐家军就不敢安营,而是应该凭借人数优势,尝试包围自己。

    可下面的土匪跟他的看法不太一样,人人都知道,能轻松飞出5o步还有杀伤力的战弓铁箭,价格相当昂贵,如果敌人真的没现他们,应该不至于随便向这边漫无目的的抛射轻箭。

    侦察队射出第一轮的时候,土匪们还只是吃了一惊,毕竟那8只锐头轻箭没能伤到任何一人。

    但等侦察队第二次张弓搭箭,土匪们再也忍不住了,不知是谁了一声喊,在刘高还没反应过来,下达命令之前,就窜出隐蔽的树林,向徐家军的营地冲过去。

    有人带头,剩下的人理所当然的也跟着起冲锋,这反而把刘高这个真正的领落在了后面。

    “你们这群小崽子,谁让你们冲的!”浮来山二当家气急败坏的大叫着:“快回来!不是,快列阵!”

    刘高感觉自己都被这群混蛋气糊涂了,作为前正规军军官,虽然只是品级很低的都虞侯,但怎么也算是见识过真正的战争应该是什么摸样。

    他很清楚,无论个体战斗力再怎么强,如果不列阵,那就称不上军队。

    见到敌人一声喊,然后就一拥而上的,那是流民或土匪,能被5oo强兵追着上万人砍的那一种。

    他倒是忘了,现在他的那些前官军手下,确实就是土匪。

    落草这么多年,他只是好吃好喝的供养这些安身立命的本钱,却没能组织起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训练。

    毕竟,这2oo积年老匪,原本来自完全不同的编制,而且还是溃兵。

    这伙人是周军被鞑子打垮后,不得已汇聚到他这当时最高级别军官身边的,虽说以刘高为,可他也没法真正意义上控制这个混乱的武装集团。

    更要命的是,落草这几年,刘高为了加强自己在这伙溃兵中的权威,不断通过一些阴险手段,除掉了溃兵中的基层军官和稍微有点权威的人才……。

    于是,原本计划好的夜间近距离突袭,迅演化成现在这种样子,完全看不出眼前这伙所谓的积年老匪有什么出常人的军事经验。

    ……

    徐世杨正在准备开饭,为了显示官兵一致,他很刻意的选择了打饭队伍的中间位置排队。

    前面的民兵倒是想把位置让给他,不过都被他拒绝了。

    可惜,刚刚轮到他,就听到营地外面传来一阵土匪的怪叫声。

    徐世杨愣了一秒钟,随后把手中的木碗重重一放,抽出缴获自鞑子的虎牙大刀,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其他人比他反应稍微慢了一点,不过也很快跟了上来——先是徐大、徐二等正在维持食物放纪律的战士,然后是公孙胜和其他没有任务的亲兵,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向前方跑去。

    因为曾经成功偷袭过鞑子的弓子铺,徐世杨对类似的情况还算警惕,至少他没有大意到插根树枝就算扎营的地步。

    布置营盘的时候,他下令把大量尖头木枪(这是徐世杨目前唯一不缺的武器)倒着斜插进土里,围着整个营地形成一道简易栅栏。

    这种简易到极致的工事拦不住任何强大的对手,但对野兽和不那么坚定的敌人,还是能起到一定阻碍效果的。

    ……

    土匪们冲出来的时候,菜鸟侦察兵们被吓了一大跳,很多人听到土匪奇怪的嚎叫,忍不住松开紧绷的手指,把轻箭射了出去。

    有人带头,剩下的人也不等命令,直接射击。

    未能拉满弓的情况下,8支轻箭依旧一无所获,只是吓了土匪一跳而已。

    只有反应过来的解珍解宝兄弟,表现出了应有的战斗力,他们默不作声,直接抽出重箭对冲到近前的土匪平射。

    蓬、蓬、蓬,如同弹棉花一般的弓弦震动声中,两个人,两张弓,瞬间射出1o箭!

    解珍知道柳叶状的重箭对无甲敌人的杀伤力十分可怖,不需要专门攻击要害,因此主要瞄准面积更大的躯干。

    解宝则像是要炫技一般,直射对方面门。

    这种目标的选择造成命中率有了些许差距,解珍5箭中4,解宝5箭中2。

    6个积年老匪软绵绵的倒下,其中3人当场死亡,剩下的也失去了战斗力。

    这次及时的反击让土匪们迟疑了片刻,有人拿出弓箭,对坞堡民兵还击几箭,不过他们的弓箭保养不善,射出来的羽箭没什么威力,被侦察兵手中的圆盾轻松挡住。

    十五屯的民兵开始在亲兵的指挥下,在栅栏后面按计划列阵——最前面的是是手持斧头、镰刀的近战兵,中间是手持3米左右木矛的民兵,最后是开始装填子药的亲兵。

    刘高现己方手中的弓箭对敌人威胁不大,眼前的民兵居然有大量盾牌,虽然看起来就很简陋,但不用多想,只要有这种东西,就能提高士兵的安全感。

    而且,那些在他想象中本应该迅崩溃,甚至炸营的民兵居然以极快的度(相对来说)开始列阵!

    刘高开始有些后悔,也许他当初应该坚持必须守城?

    不过既然已经来了,总不能说声“对不起找错人了”就撤退。

    土匪头子只能寄希望于民兵现在的结阵行为只是虚张声势,一旦进入白刃战,他手下那些曾经的大周官兵,现在的积年老匪能很快击溃民兵,然后再驱赶他们席卷剩下的坞堡兵。

    “冲!冲过去砍死他们!”

    刘高等着通红的双眼大声吼道:

    “先冲过去的赏一个小娘!落在最后的,老子挖他的心肝!”

    毕竟是丰年吃粮荒年吃人活过来的积年老匪,有一股子悍勇。在奖赏的许诺和领残酷的手段刺激下,几个悍匪带头,所有人一起出非人的嚎叫,不管不顾的向十五屯的栅栏撞过来!

    最后十几步距离转瞬即逝,随着“嗷”的一声呐喊,汹涌的土匪人潮撞开单薄的栅栏,涌入民兵营地!

    土匪中有人刹不住脚步,被削尖的木枪直接扎死,有人不小心被绊倒,匆忙之间又下意识的伸手拽倒了身边的同伴,土匪气势汹汹的架势迅陷入混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