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43章 坞堡民兵
    听着徐二的话,徐世杨苦笑着摇了摇头。

    ‘什么叫把我的肉分给你们?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惊悚?’

    不过,徐二这小子确实机灵,他这一番宣扬,把徐世杨的小恩小惠挥到最大功效。

    ‘嗯,看起来,可以给他安排一些别的工作。’

    比如徐世杨自己不好意思出面的捧哏……,啊不,是宣传工作。

    ……

    “堡主真是个好人呢。”

    赵珊把仅有的一小块白面蒸饼放进嘴里,一边细细的咀嚼,一边小声嘟囔着。

    上一次吃蒸饼时,她的父母、兄长和弟弟都还在,转眼间已经物是人非,赵珊只有跟妹妹赵珊拼尽全力活下去。

    “他不是什么好人。”赵琳却没有那么多感慨,这个还没长大的丫头片子毫不在意的说:“就是邀买军心罢了。”

    “不过还行,这年头,也只有这种人才能活的像个人样。姐姐你答应容嬷嬷算是做对了。”

    “琳琳你!你在胡说什么!”听到这话,赵珊的脸色瞬间变得红彤彤的,就像一个熟透了的大苹果。

    “说你的婚事,姐姐。”赵琳依旧一副无所谓的语气:“如果是大周如日中天的时候,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同意姐姐你嫁给这种人的,徐世杨是盛世贼寇,乱世枭雄,你嫁给他不会幸福的。”

    “不过现在不是盛世,你嫁给这种枭雄,最起码咱们有报仇的机会。”

    赵珊放下手中的木碗,一把把瘦弱的赵琳搂在怀里:“琳琳,你不要勉强自己,你是女孩子啊……。”

    “如果我是男人,13岁已经够格战死在坞墙那边了。”赵琳推开自己的姐姐,沉声说道:“那样就不用知道女人在乱世中的下场有多悲惨。”

    “琳琳,你……。”

    “你这个坏小孩!”

    赵珊重新把她拉进怀里,双手在赵琳脑袋上乱揉,把妹妹的头都揉乱了。

    “啊啊啊,姐姐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

    一阵尖锐的哨子声响起,随后男兵那边传来徐世杨亲兵的催促:“准备出!快起来,准备出了!”

    赵珊这才放开赵琳,温柔的说:“琳琳,不要总说我,你呢?你总是想报仇,这样你将来怎么嫁人吶。”

    “快些准备吧,你忘记他定下的军律了吗?哨响三遍不到要受罚的。”

    “呀!差点忘了!快快收拾!”

    “姐姐。”

    “嗯?”

    “如果实在没有人要我,那我也嫁给他吧。”

    “啊!?”

    “姐姐你那么温柔,将来他娶了大妇有你好受的。”赵琳哼哼着说道:“咱们姐妹一起还有个照应,就是太便宜那混蛋了!”

    “你这个坏小孩,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

    ……

    人类进步的度很快。

    经过第一天的混乱之后,徐家军改变了行军方式。

    全军的战兵分成两队,分别在道路两旁荒芜的田地里行军,把中间的官道让给辎重队的骡马大车。

    官道虽然已经年久失修,路面变得坑坑洼洼,可好歹还有一条路,不至于过份磨损牲口的蹄子,也能给没有减震装置的大车稍微减轻一点负担。

    道路两边的田野早已荒芜,临近冬天的时候草木都已经枯黄,人走在上面也没有太多障碍。

    虽然只是行军队形被改进了一点,但这样安排确实让徐家军的队列变得严谨了不少——第一天那种拉长近1o里的一字长蛇阵,被缩短到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程度。

    这种情况下,被认为具备相当高战斗力的徐世杨所部就被安排在最前面,跟斗志满满的徐世松隔着官道,并排前进。

    徐世杨骑在一匹老实的过了头的驽马上,尽可能让十五屯全部民兵都能看到自己——这也是坞堡民兵的特色,他们没有大旗,鼓舞士气的最好办法,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堡主始终身先士卒,而不是把民兵当炮灰。

    实际上,这一路行来,徐世杨大概总结了一些这个时代坞堡民兵部队的特点:

    1、战斗力很弱,但其实也没有堕落到“见贼逃者为上勇,望风逃者为中勇,误听逃者为下勇”的丢人地步。

    实际上,如果是坚守坞堡,民兵的勇气还是相当充足的。

    比如赵珊、赵琳她们家的赵家屯堡,根据徐世杨从鞑子手里救出来的幸存民兵的说法,当时鞑子来的很突然,几乎完全没有预兆,几十个骑兵就呼啦啦一下子从大门口突入堡内。

    即使这样,坞堡主、坞堡主的儿子、弟弟、侄子等坞堡主要管理人员依旧鼓足勇气拼死反击,直到全员战死之后,鞑子才真正取得胜利。

    实际战果不提,至少这份保卫家园的勇气还是值得赞叹的。

    2、虽说是疲敝不堪,但稍大一点的豪强家族,手下人口其实相当多,徐家这样的莒州第一,极限动员的情况下就能出动将近4ooo人,齐省那么多州县,再加上那些只有几个坞堡的中等规模和只有1个坞堡的小规模家族以及大量流民集团……。

    如果有人能把他们全部团结起来,再有一个稳定的生产环境,仅仅齐省一地,理论实力就不在关外各路鞑子之下!

    3、坞堡民兵的组织形势,似乎与前世清末的湘军、淮军底层非常相似——军官级别都是以宗族亲缘关系为纽带联系起来的,士兵则是军官同村的佃户农民。

    这样的军队组织在上一世历史上有很长的历史,湘淮军本质上是戚继光练营的变体,而清初八旗其实也是戚大帅练营与明朝军户制度的结合——所谓牛录相当于百户,巴雅喇相当于亲兵、家丁,其他同村的底层士兵实际上就是半耕半兵的农奴。

    说句题外话,这样看起来,野猪皮给李成梁当狗的时候,学会了不少东西呢。

    这样的民兵部队,有一定的纪律基础,军官也有相当权威,如果真正组织起来,只要不遇到前世列强那种代差过大的敌人,哪怕是结硬寨打呆仗,也是个相当难缠的对手。

    如果有一个戚继光式的统帅,他们甚至能横扫同级别的所有敌人!

    当然,徐世杨最终想要的,还是对封建军队拥有代差优势的近代军队甚至现代军队。

    但在客观条件达不到的前提下,如果能利用好这些封建民团,至少站稳脚跟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